悠悠书盟 > 大明流匪 > 第二百三十九章 宴请

第二百三十九章 宴请

  “燧发步枪有了,要是再有骑兵燧发枪就好了。”许学武对一旁的赵武说道。

  他在骑兵队待过,刚刚调任到护卫队,做护卫队的副队长,看到燧发步枪,马上想到这种燧发枪也可以配备给骑兵队。

  虎字旗的骑兵队中,大部分骑手根本不会骑射,而训练骑射不是一时半会儿可以训练出来,反倒是火铳,容易上手,连上一个月便可以熟练的使用,最适合骑兵队的骑手用。

  赵武说道“放心吧,既然燧发步枪都出来了,相信骑兵用的燧发枪也很快研制出来,到时不仅是骑兵队,咱们也有机会用上。”

  他们这些护卫队的人,也全都是骑兵,对于骑铳这种东西自然也都感兴趣。

  造铳坊与炮场只隔了一堵墙,从造铳坊偏门绕过去便是炮场。

  刘恒只带李树衡和郑铁,还有护卫队的人来到炮场。

  炮场只有侯大富一个造炮师,其余的都是造炮学徒,跟随侯大富身边学习如何造炮。

  如今炮场只有三种火炮,一种是虎蹲炮,第二种是小佛朗机炮,最后一种是大佛郎机炮。

  这三种火炮除了最开始铸造时困难,如今有了铁炮模,几天就能造出一门虎蹲炮,一个月可以造出四门佛朗机炮。

  炮场另一边是炮手训练的场地,虎字旗不缺少火炮,平常炮手训练都在炮场实战演练,同时也可以对新造出的火炮进行检验。

  刘恒这一次来炮场是来见郑潮,并没有在炮场多停留,直接带上郑潮去了炮场的一间空闲房间里。

  一同进入房间的还有李树衡和郑铁,赵武作为护卫队长也在屋中。

  许学武带着其余的护卫守在门外。

  房间里。

  坐在座位上的刘恒看向郑潮说道“海船已经准备好,在天津码头,是郑千户的船,两天后你带人随车队运一批精铁去往天津码头乘船,先去倭国,然后再去澳门和福建。”

  郑朝问道“属下这次出海需要带多少人一同去?”

  “你觉得多少人合适?”刘恒反问。

  郑潮想了一下说道“咱们虎字旗的人大多都没乘坐过海船,人去太多没有多大用处,不如就让一个小队的战兵跟随属下一起出海,在船上也不算显眼。”

  “可以。”刘恒说道,“我身边的郑铁给你做副手,他随你一起出海,当然,一切还是以你为主,他只是协助你。”

  “是。”郑潮答应一声。

  对于多一个副手,他毫不意外。

  出了海便远离虎字旗的控制,船上带了不少精铁,自然要派一位信得过的人跟着才会放心,而郑铁能成为护卫队长,是大当家的心腹之人,派去跟着出海也最合适。

  刘恒扭头看向李树衡,笑着说道“银子给他吧!”

  李树衡手伸进怀里,掏出一叠会票,说道“这是两万两银子的会票,到了南方可以到钱庄换成银子,希望你不要辜负大当家的嘱托。”

  赵武走过来,接过一叠会票,拿给郑潮。

  郑潮拿到手里,小心的收了起来,说道“海上有很多大明船只,这种会票很多人都认,直接拿会票就能当银子用,不需要去钱庄兑换。”

  “海上的事情你比较熟悉,一切由你拿主意。”刘恒说道,“这一次出海,红毛鬼使用的那种野战火炮的铸炮师,还有番薯和土豆的种子,都要弄回来,如果再能弄来更多的种子就更好了。”

  “大当家放心,红毛鬼爱财,只要银子给够了,不愁他们不跟咱们上船回来,而且跑海的人认识的人多,只要有银子,总有办法弄到红毛鬼的铸炮师。”郑潮拍着胸脯保证道。

  刘恒点点头,又道“这次去倭国,最好可以和倭国那边的势力拉上关系,虎字旗以后还要继续和倭国那边打交道,灵丘的铁,会源源不断通过天津运到倭国去。”

  郑潮想了一下,说道“倭国和咱们大明现在一样,实行禁海,要想和倭国长久做生意,需要通过李爷才行。”

  “李爷?”刘恒一皱眉头。

  郑潮解释道“李爷是海上有名的大海商,不管是红番鬼还是弗朗机人,都要给李爷面子,也只有李爷的船,才能随意进出倭国的九州岛。”

  刘恒眼睛一亮,追问道“你说的李爷是不是李旦?有办法和他联系上吗?”

  郑潮面露惊讶,道“大当家也认识李爷?”

  刘恒微微一摇头,说道“不认识,只是听过此人的名字,知道此人在海上被佛郎机人称为甲必丹。”

  “海上的势力当属李爷最强。”郑潮说道,“可惜属下跑海时地位太低,李爷那样的大人物属下根本没资格认识。”

  刘恒面露失望。

  心知李旦这个人在这个时代确实厉害,就连几年之后,天启年间的澎湖之战,红番鬼战败后转至台湾,都是由李旦亲自到澎湖协调,可见此人威势之强盛。

  刘恒交代完出海的事情,便带人离开,临走前告诉郑潮出海的事情暂时保密,对外只说他们随车队去天津。

  ……………………

  “贾师爷,可就差你了。”杨广煜迎了上去。

  贾师爷笑着解释道“县尊大人今日公务要忙,我这个师爷也只能留下来,一会儿我自罚三杯,算是赔罪。”

  他被杨广煜领着,坐在雅间最上首的座位上。

  坐在另一边的户房主事笑道“人到齐了,这回该开席了吧,我肚子里的酒虫可都勾上来了,一会儿我一定要好好陪贾师爷喝上几杯。”

  说着,他看向另一边的杨广煜。

  “哈哈,好,一会儿咱俩一定要好好喝上几杯。”贾师爷笑着说。

  杨广煜朝在座的两个人一拱手,说道“二位稍后片刻,在下去通知伙计上菜。”

  说完,他转身离开雅间。

  待他人一走,户房主事低声说道“师爷可知这一次杨书吏把咱们请到这里吃饭所谓何事?”

  贾师爷一摆手,道“对此我也奇怪,平日里我和杨书吏只是点头的交情,今日却宴请我来赴宴,想来是有事相求。”

  户房主事说道“就怕这事不好办呀!”

  贾师爷眉头一皱,道“何以见得?”

  户房主事说道“前不久来财赌坊的事情师爷可曾听说?”

看过《大明流匪》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