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大明流匪 > 第二百四十章 守备大人的人

第二百四十章 守备大人的人

  贾师爷眉头一簇,食指按在桌上,说道“来财赌坊的事情我到听说过,如今凶手已经缉拿归案,莫非这些凶手和杨书吏有关系?”

  “那倒不会。”户房主事一摆手,旋即又道,“但我听说来财赌坊背后之人就是咱们这位杨书吏,现在赌坊换了主家,咱们这位杨书吏已经断了赌坊上的份子钱。”

  “这么说他是为了来财赌坊的事情请的咱们?”贾师爷眉头拧在了一起。

  换做来财赌坊是别人吃下,以他的身份,只要开口,总会给一些面子,可如今来财赌坊是虎字旗的产业,他这个师爷的面子在别处行,但在虎字旗那里可就不好用了。

  户房主事拿起茶壶,往杯里倒茶,嘴上说道“喝茶,一会儿杨书吏回来看他怎么说,咱们呀,该吃吃,该喝喝。”

  说着,他把刚倒完茶水的茶杯推到贾师爷跟前。

  端起茶杯,贾师爷喝了一口,放下茶杯,不解道“既然你都猜到他的想法,为何还要来赴宴?这顿酒席可不好吃。”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有人请吃酒,不吃白不吃!”户房主事咧嘴一笑。

  这时候,雅间帘子撩开,杨广煜从外面走了进来,笑着说道“这家的白肉不错,二位一会儿可要尝尝。”

  待他坐回桌前,酒楼伙计端着托盘来到雅间,一盘盘一碟碟菜肴摆放在桌上,最后放下两壶酒,这才退了出去。

  杨广煜拿起酒壶,分别给贾师爷和户房主事一人斟满一杯,最后一举酒杯,说道“二位,咱们碰一个。”

  “对,先碰一个。”户房主事放下筷子,举起酒杯。

  贾师爷也举起了酒杯,和另外两个人在酒菜上空碰了一下,拿回嘴边抿了一口,放在一旁。

  “来,尝尝这个白肉,味道很不错。”杨广煜热情的招呼着。

  户房主事拿起筷子夹起一块,放在身前的碟子里蘸了蘸配好的调料,随后送进嘴里吃起来。

  咽下去后,他用手一指桌上的白肉,对贾师爷说道“快尝尝,味道确实不错。”

  贾师爷拿起筷子夹了一块,吃完,点点头,道“味道很正,想不到咱们灵丘还有酒楼的白肉做的这么好。”

  “二位若是喜欢吃,回去的时候我让伙计备上两份,给二位送到府里。”杨广煜笑着说。

  贾师爷一摆手,说道“我就算了,这种大荤,初吃还可以,吃多了就会感到油腻。”

  “贾师爷不要,给我准备一份,走的时候我带回去。”户房主事嘴里含着一块吃到半截白肉说道。

  杨广煜笑着说道“回头我跟伙计说,让他们多准备一份白肉。”

  说着,他看向贾师爷,说道“这家酒楼的酒不错,贾师爷可要多喝两杯。”

  贾师爷点点头。

  奈何心中不安,端起酒杯只抿了一口。

  杨广煜端起酒杯,说道“这次请二位来,是兄弟我有事相求,还请两位哥哥能给兄弟这个面子。”

  听到这话,贾师爷眉头一拧。

  另一边的户房主事端起举杯喝了一口,放下酒杯后说道“杨书吏见外了,你我在一个衙门里共事,说什么求不求的,只要是能办的事,兄弟我绝不推辞。”

  “兄弟我在这里多谢了。”杨广煜朝他拱了拱手,旋即看向贾师爷又道,“也多谢贾师爷了。”

  贾师爷脸一沉。

  他还什么都没答应,可听杨广煜的话里面,似乎认定他已经答应什么了一样。

  不过,他没有马上翻脸,想要听听杨广煜把他们找来到底为了何事,是不是真如户房那位说的那样,为了来财赌坊的事情。

  杨广煜继续说道“二位对虎字旗怎么看?”

  说到正题,户房主事坐正了身子,伸出去的筷子也收了回来。

  贾师爷两根手指扣在酒杯上,开口说道“杨书吏有什么话不妨直说。”

  杨广煜看了看贾师爷,也看了看户房主事,这才说道“想必就算我不说,二位也清楚虎字旗的底细,只不过因为一些原因,才得以洗白了身份,在咱们灵丘又是开铁场,又是弄骡马行,甚至几个城外的庄子都被他们用巧取豪夺的手段弄到自己手中,但终究逃不过一个匪字。”

  说到这里,他停了下来,看了同桌的另外两个人。

  贾师爷和户房主事没有接话。

  杨广煜又道“以往他们在城外也就算了,如今手伸进了城里,断了不少人财路,想必二位也都损失不小吧!”

  “我是个粗人,杨书吏不妨直说,用不着拐弯抹角。”户房主事开口说道。

  “那我就直说了。”杨广煜说道,“虎字旗手里掌握东山铁场,又有骡马行的生意,徐家庄也是一个聚宝盆,二位看着这么大一块肥肉就不眼馋吗?”

  坐在上首座位上的贾师爷手一抖,犹豫着说道“你,你要对付虎字旗?”

  杨广煜微微一摇头,说道“不是我,是咱们。”

  说着,他手指在他们三个人身上打了个圈,意思是他们三个人。

  户房主事认真的看了杨广煜一眼,沉声道“眼馋又能如何,凭咱们三个人根本动不了虎字旗,而且今天这番话要是传出去,相信不出三天,咱们三个人的尸体就出现在城外的水沟里。”

  杨广煜笑道“光凭咱们三个人肯定不行,可要加上守备府呢?”

  说完,他笑眯眯的看着同桌上的另外两个人。

  贾师爷抓在酒杯上的手一颤,杯中酒出现一道波纹。

  “这么说杨书吏你是带守备府那位大人出面,请我和贾师爷吃这顿饭?”户房主事看向杨广煜。

  杨广煜没有否认,反倒劝说道“实不相瞒,守备大人早就知晓虎字旗的底细,只是苦于没有确凿证据。若是二位愿意合作,将来虎字旗一除,自然少不了二位的好处。”

  户房主事面露沉思。

  “杨书吏找错人了,在下恐怕帮不了守备大人。”贾师爷站起身道,“衙门里还有不少公务,就先告辞了。”

  说完,他离开座位,朝外面走去。

  坐在座位上的杨广煜开口说道“贾师爷就甘心一辈子做一位师爷?”

  贾师爷掀开帘子的手忽然停了下来。

看过《大明流匪》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