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大明流匪 > 第二百四十一章 许诺好处

第二百四十一章 许诺好处

  见贾师爷停在雅间门口,杨广煜笑了笑,知道自己搔到了对方的痒处,便道“衙门里的事情虽多,却也不急这一顿饭的时间,贾师爷不如吃完这顿酒再回衙门。”

  贾师爷迈出去的脚步收了回来,转过身,说道“守备大人是什么意思?”

  杨广煜笑着说道“贾师爷你也是有功名的人,本事又不差,何必一辈子给人做师爷,相信只要有人愿意替贾师爷你出面活动,做一个佐杂官还是没多大问题的。”

  户房主事举起酒杯,说道“贾师爷,咱俩还没有喝上几杯,不如留下再喝几杯。”

  他的话算是给了贾师爷台阶下。

  就听贾师爷笑道“既然如此,我就留下再喝几杯,还有这白肉,味道确实不错,一会儿在添上一份。”

  “贾师爷要是喜欢,走的时候我让伙计多准备一份。”杨广煜笑着说。

  “好,一定要给我备一份。”贾师爷脸色柔和许多。

  三个人都清楚,重点不是白肉,而是贾师爷不再抵触杨广煜说的那件事。

  杨广煜举起酒杯,敬了另外两个人一杯后,说道“听说许东主如今在东山商会做一个普通的理事?”

  说话时,他看向户房主事。

  就听户房主事说道“自打东山商会成立,我那位亲家就是东山商会的理事。”

  “可惜了。”杨广煜惋惜的摇了摇头。

  “此话怎讲?”户房主事皱起眉头,目光看向杨广煜。

  杨广煜说道“当初徐有财还在,那时东山的铁场里,除了徐家,当属许家铁场最大,如今徐有财病故,徐家彻底倒下,东山商会的会长应该是许东主才对,怎么也轮不上虎字旗的刘恒。”

  户房主事自然不会被杨广煜一句话蛊惑,所以没有接话,只是端起酒杯抿了一口。

  杨广煜又道“徐家庄本是徐家产业,后来被虎字旗巧取豪夺弄到手中,不然如今徐家庄的一切,理应属于徐家的才对。”

  一旁的贾师爷开口说道“徐家庄是徐有财那个不孝儿子欠下赌债,抵兑给了吉庆赌坊,算不得虎字旗巧取豪夺。”

  这事是经他手办理的地契转让,自然清楚是怎么一回事。

  谁知,杨广煜听到后,一摆手,说道“吉庆赌坊是虎字旗的产业,徐大公子就算再蠢,也不会把自家的庄子抵给虎字旗,要不是虎字旗用一些见不得光的手段,哪能这么轻易的拿下徐家在城外的几处庄子。”

  这一次贾师爷没有接话。

  吉庆赌坊是近几天才被人知道是虎字旗产业,当初很多人都以为吉庆赌坊背后是石捕头的关系,徐家大公子就更不可能知道吉庆赌坊和虎字旗的关系了。

  可杨广煜不管有心还是无意,认定徐家庄的事情是虎字旗设计巧取豪夺,不管是真是假,他觉得自己没必要因为一件过去的事情和杨广煜争论。

  见贾师爷不再说话,杨广煜扭头看向户房主事,说道“将来虎字旗一倒,东山商会自然不可能让刘恒在做会长,到时候许东主可是东山商会会长的不二人选。”

  户房主事轻轻转动手里的酒杯,面露沉思。

  杨广煜没有去催,而是拿起酒杯,和贾师爷碰了碰杯,喝了一口酒。

  许久,户房主事说道“杨兄弟你能保证我那亲家坐上东山商会会长的位子?”

  杨广煜笑道“有守备大人出面,谁还敢阻拦不成?”

  “杨书吏别忘了,还有县令郭大人在。”贾师爷提醒道。

  “哈哈。”杨广煜笑道,“虎字旗一倒,莫非二位还以为咱们那位郭县令能继续留在灵丘继续做他的县令?”

  户房主事沉声说道“郭县令和虎字旗牵连甚深,而且灵丘境内出现这样一股巨匪,郭县令作为一县父母,难辞其咎,弄不好会直接下狱。”

  “如若不是郭斌昌的不作为,又岂能容虎字旗逍遥到现在,将来郭斌昌若是丢官下狱,也是他罪有应得。”杨广煜直呼灵丘县令的名讳。

  户房主事和贾师爷都没有接话。

  两个人不像杨广煜,已经彻底投靠守备府。

  贾师爷迟疑了一下,才说道“守备大人也不过是四品武将,佐杂官虽然官位不高,可也是文官。”

  听到这话,杨广煜自然明白贾师爷是什么意思。

  不过,没等他开口解释,就听户房主事说道“上一任李守备带营兵去虎头寨清剿虎字旗,明面上是得胜归来,可谁都知道吃了一个大败仗,如今的虎字旗兵马更多,实力更强,单凭守备府的那些营兵恐怕不是对手。”

  “我知道二位担心什么……”杨广煜说道,“守备大营的营兵自然不是虎字旗对手,不过守备大人背后有咱们大同副总兵李大人撑腰,可以借来边军,虎字旗就算再厉害,还能打赢了边军不成?”

  说到这里,他看向贾师爷,说道“副总兵李大人还有一个身份,二位恐怕还不太清楚,陕西兵备道李大人是李副总兵的亲叔伯。”

  贾师爷眼前一亮。

  如果真有这层关系,自己真有可能做上一任佐杂官,哪怕大同没有合适的位置,也能去陕西。

  户房主事呼吸急促起来。

  守备府背后是大同副总兵,赢面已然极大,将来虎字旗一倒,东山商会会长归了自己亲家,东山铁场这样的聚宝盆,自己随便吃上一口都满嘴流油。

  两个人的表情都落入杨广煜眼中,他道“二位,考虑的怎么样?要不要与守备大人合作?”

  户房主事强压下心中同意的念头,说道“事关重大,还需要跟我那亲家商量一下,还请杨兄弟转告守备大人,容我两天时间。”

  本打算直接同意的贾师爷,见户房主事没有立即同意,改了主意,说道“也容我回去考虑一下,两天后给杨书吏你答复。”

  两个人都没有立即答应,杨广煜却丝毫不恼。

  他能看出来,眼前的两个人在心中已然同意,只是表现的矜持一些,才没有立刻答应。

  杨广煜笑眯眯的道“那我就等二位的答复了。”

  “最迟两天,我一定给杨书吏一个答复。”户房主事郑重的说。

  “好,我等二位的好消息。”杨广煜举起酒杯,说道,“预祝二位早日升官发财。”

  升官指的贾师爷,发财是在说户房主事。

  贾师爷和户房主事举起酒杯,三个人互相碰了一下,这一次都喝干了杯中酒。

看过《大明流匪》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