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大明流匪 > 第二百五十二章 李怀信的亲兵到来

第二百五十二章 李怀信的亲兵到来

  车队白天走在草原上,虎字旗的张三叉变着花样弄吃食,今天喝肉汤,明日吃肉馒头,每一天都不缺肉吃。

  老五带着马队时不时会抓一些野味回来,张三叉便让人起升火堆烤黄羊,烤野兔,一连几天虎字旗的人都吃的满嘴流油。

  对于范家那边,张三叉每次都会送过一点,不多,保持三人的量,而且每一次都让人大张旗鼓的给王齐福送过去。

  作为范家积年老掌柜,王齐福哪怕明知道那个张三叉是故意的,可他也没有办法。

  范家的商队,伙计路上吃的干粮只有饼子,想要吃肉,只能等到了归化城,那里的蒙古贵人会分给他们一些肉吃,以往范家来草原上皆是如此,随车队来草原的范家伙计也都早已经习惯。

  可这一次不同,虎字旗的人自己携带了不少肉食,每天换着花样吃,这让每顿只能吃干饼子的范家伙计心中不满。

  同样是做事的伙计,虎字旗的人天天吃肉,他们范家的伙计却顿顿啃饼子,心中哪里能平衡。

  许多车队里的范家伙计开始说着一些不满的话,做事也没有以前那般认真,半个时辰能做完的事情,总要磨蹭一个时辰才行。

  王齐福几次找到张三叉,希望虎字旗这边能够收敛一点,或是分给范家那边一点肉食。

  不过,每一次都被张三叉随便找个理由推脱掉,弄得王齐福不满到了极点。

  后来,他也让范家伙计去打野味,黄羊群未必每天都能碰上,野草下面野兔和野鸡总藏着不少,只可惜范家的伙计干干活还行,去打野味哪里比得上虎字旗的马队,费半天劲,只抓回来两只兔子,根本不够范家这些伙计分食。

  入夜。

  老五坐在张三叉跟前,低声说道:“事情办得怎么样了?我听范家那边的人说,再过几天就到大黑河,过了大黑河,最多两天就能到归化城。”

  张三叉手里抱着大茶缸,笑着说道:“放心吧,现在就等车队到归化城了。”

  “那就好。”老五停顿了一下,又道,“来之前大当家说灵丘那边不稳,让咱们来到草原后小心一些,别让范家勾结北虏害了咱们。”

  张三叉郑重的点了点头,说道:“真遇到你说的那种事,我和我的这个中队肯定是跑不了,到时我们会尽量拖延一些时间,你们马队一定要想办法逃回去。”

  “放心,还没到那个地步,大当家只是交代咱们小心一些。”老五说道,“灵丘那边就算有什么事情,有虎字旗几千兵马在,没什么解决不了的。”

  “嗯,相信大当家能够解决。”张三叉满怀信心的说道,“咱们虎字旗能有今天,是大当家带着兄弟们一步一步走出来的,要是没有大当家,不要说过上今天这样的日子,恐怕性命早都丢了。”

  老五没有接话。

  他来虎字旗的时候,虎字旗已经在灵丘站稳脚跟,很多事情他并没有亲身经历过,都是从虎字旗那些老人口里听到的。

  从这些虎字旗的老人口中,他能听出这些人对刘恒的信服,他也知道刘恒真的有本事,不然也不会是石云虎率领的人全都覆灭,而刘恒带领的虎字旗越发壮大。

  ………………

  徐家庄。

  刘恒坐在偏厅里喝茶。

  如今两支关系到虎字旗未来的队伍都已经上路,一支北上去了草原,一支南下去了海上。

  北上的队伍去了土默特草原,最晚一个月就能回来,而去往海上的队伍,没有几个月半年的时间,很难回到徐家庄。

  刘恒知道,他现在要做的事情,便是等这两支队伍带回的消息,哪怕任何一方带回好消息,虎字旗便有了一条真正的出路。

  “大当家,新平堡李参将派亲兵来见您。”许学武从外面走进来禀报。

  刘恒放下手里的盖碗茶,淡笑一声,道:“风雨欲来风满楼,看来李参将那头坐不住了,让他进来吧!”

  许学武退了出去。

  站在一旁的赵武说道:“大当家你是说要下雨了?那敢情好,咱们这里已经好几个月没有下雨了,再不下雨,地里的秧苗都旱死了。”

  刘恒无奈的笑了笑,抬手一指赵武,道:“以后每晚,你都跟着赵先生读书认字。”

  听到这话,赵武脸一苦,道:“属下都认识快一千个字了,赵先生都说属下可以自己读书了,而且属下是大当家身边的护卫,绝不能轻易离开。”

  刘恒想了一下,说道:“不去赵先生那边也行,以后没事的时候,你自己要主动多看看书。”

  “是,属下遵命。”赵武苦着脸应了一声。

  读书识字对他们这些半路出家的人来说,哪有手里的刀把子过瘾。

  就在这个时候,许学武走了进来,说道:“大当家,李参将的亲兵带到。”

  他往一旁站了站,一道身影从他身后走出来,单膝跪倒在地上,说道:“小的见过刘东主。”

  刘恒抬眼看过去,认出此人是李怀信身边的一名亲兵,便问道:“你家大人让你来我这里,有何事?”

  “回刘东主的话。”那亲兵说道,“我家大人说大同出了变故,有人要对刘东主不利,特命小的来送信。”

  说着,他从怀里掏出一封皱皱巴巴的信来。

  许学武拿过信,走到刘恒近前,双手递了过去。

  刘恒接到手里,并没有急着看,而是对许学武说道:“先带这位兄弟下去休息。”

  那亲兵跟在许学武身后,从屋中退了出来。

  边上的赵武,端起刘恒手边的盖碗,交给下面的人去换一杯新茶。

  刘恒撕开信封,抽出里面的信纸看了起来。

  看完,随手放在一旁,另一只手手指一下一下敲打座椅扶手。

  这时候,赵武端着下面的人送上来的新茶,轻轻放在刘恒手边。

  做了这么长时间的护卫,他知道刘恒的习惯,比如像现在,便是在思考事情,最好不要去打扰。

  莫约一刻钟,刘恒对赵武说道:“请李副司长过来。”

  “是。”赵武答应一声。

  这事用不着他这个护卫队长亲自去办,交代手下的一名护卫,去请李树衡。

  平常李树衡都留在徐家庄。

  如今虎头寨山上只留有马队和一部分战兵,曾经用来议事的山神庙也已经改成功烈堂,用来供奉为虎字旗战死的战兵灵位,享受虎字旗的香火。

  徐家庄成为了虎字旗的大本营。

看过《大明流匪》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