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大明流匪 > 第二百五十三章 赶往新平堡

第二百五十三章 赶往新平堡

  李树衡住在徐家庄单独的院子里,离刘恒所在偏厅的院子不远,很快便来到了偏厅。

  “树衡哥,你看看这封信,李参将派人刚送来的。”刘恒一见到李树衡,直接把那封信递了过去。

  李树衡拿起信,走到一旁的座位前坐下。

  信里面的内容并不长,很快他便看完,重新把信装好,搁在一旁,他道:“想不到徐家的人已经去了巡抚衙门。”

  说话的时候,他语气中夹杂着一丝担忧。

  刘恒把盖碗从嘴边拿开,说道:“我准备去大同,拜见一下大同总兵。”

  “会不会太冒险了。”李树衡皱起眉头,道,“何况总兵那里也未必会见你。”

  刘恒说道:“这一点我想好了,直接去总兵府肯定见不到人,所以我准备让李怀信出面引荐,再准备一份五千两白银的礼单,想必还是能够见到总兵大人一面。”

  李树衡说道:“不如我换去吧,赵宇图去也行,你是咱们虎字旗的主心骨,你绝不能出现意外。”

  刘恒微微摇了摇头说道,“这事你们谁去都不行,只能我去,我才是虎字旗背后的东主,换做是你们去见总兵大人,那虎字旗才是真的完了。”

  李树衡也不傻,略微一想便明白刘恒的意思。

  虎字旗不过是一家商人的产业,一个商人想要见一镇总兵本就不易,如今求上门去,东主却不出面,只派下面人的去,极容易惹来总兵大人的不快,从而得罪一镇总兵。

  他明白,这事确实只能刘恒出面。

  想到这里,他说道:“回头我就让人去准备银子。”

  刘恒说道:“五千两不够,先准备出一万两。”

  李树衡点点头,又道:“你这边什么时候去大同?”

  “事情不宜拖延太久,我想即刻就动身。”刘恒说道,“我会先去一趟新平堡,然后从新平堡再去大同,银子不用跟着我一起走,交给赵武押去大同,那边有谍报司的人,会把银子安置好。”

  “那我现在就去准备银子。”李树衡站起身。

  刘恒点了点头。

  等李树衡离开后,赵武说道:“大当家,还是让属下护送你去新平堡,押送银子去大同的事情不如交给许学武去办。”

  刘恒看向赵武,说道,“你和谍报司的人熟悉,所以由你押送银子去大同我更放心,许学武跟我一同去新平堡。”

  “是。”许学武先一步应声。

  赵武只好说道:“属下遵命。”

  “收拾一下,咱们准备出发。”刘恒对许学武说,旋即又看向赵武,说道,“等李副司长那边的银子准备好,你带人直接押送去大同。”

  “是。”赵武双腿立正,答应一声。

  许学武离开偏厅,去备马和准备干粮。

  同时还要为李怀信派来的亲兵准备一匹新马,对方骑乘的那匹马已经不适合赶路,强行赶路的话只能跑废掉。

  好在虎字旗现在并不缺马,只缺大量的战马。

  赵武需要等李树衡那边准备好银子才能上路,而且与刘恒他们所走的方向也不同。

  出了徐家庄,刘恒带人直接走广灵。

  路上途径阳原和天成卫,一路策马疾驰,换马不换人,直到转天傍晚,才赶到新平堡。

  赵武带着银子直接去大同,走的是广灵,广昌,路程要比去新平堡近不少,不过车上拉着银子,速度上跟骑马比不了。

  天黑之前,刘恒来到新平堡,在李怀信亲兵带领下,直接来到参将府。

  李怀信从参将府守卫那里得知刘恒从灵丘赶过来,到了参将府,脚步匆匆的从内衙里面迎了出来。

  “草民见过参将大人。”一见面刘恒当即施礼。

  李怀信伸手去搀扶,笑着说道:“你我之间用不着行如此大礼。”

  刘恒还没来得及拜下去,便被李怀信用手托住手臂,无法在拜下去。

  “刘东主这一身风尘仆仆,想必还没用晚饭吧!”李怀信说道,“本将这就差人去准备酒菜。”

  “草民一切听从参将大人安排。”刘恒双手抱拳施礼。

  “你我用不着这么见外。”李怀信一摆手,然后说道,“走,先到后衙喝茶。”

  两个人一路来到后衙。

  参将府的下人送上来两杯热茶,分别放在李怀信和刘恒的手边。

  “你们先出去吧!”李怀信朝身边的亲兵挥了挥手,示意对方出去。

  刘恒扭过头,朝许学武点头示意了一下。

  许学武和参将府的亲兵一同离开了后衙,不过没有走远,而是守在后衙的门外。

  后衙只剩下李怀信和刘恒两个人。

  这时候,就听李怀信说道:“想必刘东主已经看了信上的内容,可否有决断?”

  “难得参将大人在此危难时刻还记挂着草民。”刘恒微微欠了欠身。

  李怀信说道:“别说这些没用的,就算我不帮你,这件事背后之人也不会放过我,如今咱们两个算是拴在一条绳上,虎字旗倒了,我的下场也不会好到哪去。”

  自家人知自家事,他知道自己能坐上这个参将,虎字旗背后出了不少力气,如今有人针对虎字旗,自然也不会放过他,一个参将的位置,足够让很多人动心。

  见李怀信说的这么直接,刘恒没有和他继续虚与委蛇下去,开门见山的说道:“我需要见总兵大人!”

  “很难。”李怀信说道,“在总兵大人眼里,你不过是个商人,如今徐家的人又去了巡抚衙门告你的状,总兵大人更不会见你。”

  “我给总兵府那边准备了五千两银子。”说完,刘恒端起茶杯,抿了一口茶。

  李怀信眉头挤在一起,沉吟片刻后,道:“我试试吧,不敢保证总兵大人一定会见你。”

  “那就有劳参将大人了。”刘恒放下茶杯,朝李怀信一拱手。

  李怀信说道:“这事不仅是在帮你,也是帮我,不过光总兵大人一个人恐怕不够,现在事情已经牵扯到了巡抚大人那里。”

  “除了总兵大人的五千两,我还另外备下了五千两。”刘恒语气平淡的说。

  “嘶!”李怀信吸了口凉气,道,“虎字旗如今到底有多少银子,之前就给了总兵大人一万两,现如今又拿出一万两,都说你虎字旗有金山银海,我看也差不多。”

  刘恒笑了笑。

  金山银海他没有,但他和一般的明人商人不一样,从来不把金银藏在地窖里,而是全都花出去。

  可以说虎字旗确实不缺银子,但是现银却并不多。

看过《大明流匪》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