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大明流匪 > 第二百五十四章 大同府

第二百五十四章 大同府

  参将府的一名亲兵来到后衙禀报道:“大人,酒菜已经备好,可以用饭了。”

  李怀信看向刘恒,笑着说道:“刘东主,请!”

  “大人请!”刘恒站起身抬手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两个人并肩往外走去。

  来到偏厅,酒菜已经摆上桌,边上站着几名伺候用饭的丫鬟。

  刘恒和李怀信分宾主落座,两个人身后的丫鬟走上前,拿起酒壶给两个人一人斟满一杯酒。

  “你们几个人都下去吧!”李怀信对身边的丫鬟说了一句。

  “是。”几名丫鬟施了个万福,倒退几步,从偏厅里退了出去。

  屋中只剩下李怀信和刘恒,还有许学武与两名参将府的亲兵。

  李怀信突然压低声音说道:“这次的事情背后主使之人是灵丘守备黄安,他是副总兵的人,如今副总兵和总兵大人明争暗斗的厉害,而我是总兵大人的人,你也能算半个总兵大人的人。”

  刘恒眉头一蹙,说道:“大人的意思是说,这一次虎字旗的事情,完全是因为副总兵想要对付总兵大人,而我虎字旗是城门失火,成了被殃及的池鱼?”

  “也对,也不对。”李怀信端起酒杯喝了一口,放下后,说道,“你虎字旗霸占东山铁场,又守着徐家庄这样一处财源广进的地方,偏偏黄安这个灵丘守备什么都吃不到,他能甘心?”

  “归根结底钱帛都人心,让人眼红,才招来这场祸事。”

  刘恒犹豫了一下,说道:“黄守备上任之初,草民也准备了一份厚礼,可惜这位黄守备的胃口太大,恐怕我虎字旗填不满。”

  “有李副总兵在,他胃口自然大了。”李怀信嘴角露出一抹讥讽。

  刘恒目光不解的看向李怀信。

  只听李怀信继续说道:“他这个守备是走的李开阳这个副总兵的关系,如今总兵大人在任大同总兵也不少年,李开阳正上下活动,想要让兵部那边把总兵大人调走,而他好接任总兵的位子。”

  说着,他伸手去拿酒杯,却发现里面已经空了。

  边上的刘恒拿起酒壶,给李怀信斟满一杯酒。

  抓起酒杯,李怀信喝了一口,继续说道:“如今李开阳上下活动打点,需要不少银子,黄安是他的人,看到你这一处财源,他怎会放过,自然要敲骨吸髓吃干抹净,况且你的底子并非那么干净。”

  刘恒皱起眉头,手里拿起酒杯喝了一口。

  “这回知道黄安为何几次三番想要对付你了吧。”李怀信拿起筷子,夹了一口菜放进嘴里。

  刘恒说道:“要是这么说,总兵大人应该帮虎字旗度过难关才对,不然等虎字旗一倒,产业都被黄安拿走,最后的银子全都会被用来对付总兵大人。”

  李怀信拿起酒壶给自己和刘恒分别倒了一杯酒,说道:“你以为总兵大人上次为何帮你,那一万两银子就算你不给,总兵大人也能自己去拿,各中意味刘东主你应该能想明白。”

  听他这么一提醒,刘恒后背浮起一层冷汗。

  之前他只想着收买总兵府,却忘记了,以总兵府的能力,完全可以整个吞下虎字旗这块肥肉。

  “后怕了吧!”李怀信见刘恒变得难看的脸色,笑着的说了一句。

  “确实有些后怕。”刘恒没有隐瞒自己心中所想。

  同时他也在心中提醒自己,虽说虎字旗和李怀信一直以来合作不错,可总兵大人才是李怀信的前途,而虎字旗只能算是钱途而已。

  李怀信喝了口酒,说道:“这次的事情牵扯上了巡抚大人,总兵大人不会为了你去得罪巡抚大人。”

  “这么说总兵大人不会再管虎字旗的事情了?”刘恒皱起眉头。

  他知道,一位副总兵出手,要是官面上没有更强力的人出面把事情压下去,等待虎字旗的只有两条路,要么造反,要么逃离。

  “要不然我怎么说总兵大人不会见你,就算你拿去五千两银子,我也不敢保证总兵大人会见你。”李怀信叹了口气。

  他是自家人自家事,自己与虎字旗之间的关系,牵扯的太深,李开阳作为副总兵,肯定不会放过他这个灵丘出来的参将,所以他现在只能和虎字旗站在一条绳上,一个倒霉,另一个也不会好到哪里去。

  “就真的一点办法也没有?”刘恒这个时候才感觉到想要把虎字旗发展壮大有多困难。

  背后没有官面上的大人物撑腰,虎字旗能平安发展这一年,已经是极限了,就算没有黄安这件事,以后也会有李安张安,总之,虎字旗就是一块肥肉,谁都想吃一口。

  李怀信脸色变得郑重,说道:“如果总兵大人答应见你,一定要利用总兵大人和李开阳之间的不合,抓住这一点,说不定还能有希望。”

  刘恒手里抓着酒杯,没有接话。

  这件事已经牵扯到巡抚,单凭一个李开阳根本不足以让一位总兵冒险。

  ……………………

  第二天天一亮,李怀信和刘恒带着人赶去大同。

  新平堡距离大同府比灵丘要近不少,清晨离开新平堡,不到一天,一行人便来到了大同府的永泰门外。

  洪武年间,徐达依旧城重建的大同城,呈方形,城墙一圈周围十几里,高四丈多的包砖城墙,设有四门。

  作为防备北虏的重镇,大同城四个城门都有瓮城,吊桥,城壕,四角有角楼,城防上可以说是固若金汤。

  刘恒跟在李怀信身边一同进城。

  因为李怀信的关系,他们并没有像普通百姓和商户那般,受到城门守卫兵士的刁难。

  一行人穿过瓮城,只见赵武等在南门内。

  “东家。”赵武快走几步,迎了上来。

  骑在马背上的刘恒问道:“东西都带来了?”

  “带来了,在车上。”赵武回身用手指了一下身后的马车。

  刘恒看了一眼马车,旋即说道:“让马车跟在队伍后面。”

  “是。”赵武应了一声,回过头对赶车的车夫说道,“跟上。”

  街上的行人很多,自然不能在城内策马奔行,只能随着人流一点点往总兵府赶去。

  小半个时辰后,李怀信在总兵府门外勒住缰绳,从马背上跳了下来,将缰绳递给身边的亲兵。

  来到刘恒跟前,他说道:“刘东主,本将去见总兵大人,至于总兵大人会不会见你,本将不敢保证。”

  “有劳大人了。”刘恒拱了拱手,旋即对一旁的赵武说道,“礼单给我。”

  赵武走上前,从怀里掏出礼单双手奉给刘恒。

  刘恒接过礼单,转手递向李怀信。

  李怀信知道这份礼单是五千两纹银,用来求得见总兵大人一面,便接了过来。

看过《大明流匪》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