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大明流匪 > 第二百五十八章 蒙古甲骑

第二百五十八章 蒙古甲骑

  虎字旗战兵中队依靠大车,熟练的结战阵,把没头苍蝇一样乱跑的范家伙计直接护在队伍中间。

  炮组的炮手跳上四轮大车,抽出外侧的车板,四门虎蹲炮的炮口从大车上露了出来,炮口对准远处蒙古甲骑。

  那些范家伙计惊慌失措的连跑,几次险些冲击到虎字旗的战阵。

  张三叉脸一沉,对一旁的潘毅说道:“带上你的小队,不管你用什么办法,让这些人都安静下来。”

  他手中所指的方向,正是那些范家伙计。

  潘毅招来自己的战兵小队,朝范家伙计压了过去。

  “蹲下,蹲下,所有人抱头蹲下。”潘毅冲着范家伙计大声叫喊。

  在他身后,一个小队三十多人的火铳手,手持火铳朝范家伙计围了过来。

  有范家伙计听到声音,急忙蹲在地上,还有一些人因为害怕而暂时失去理智,只想着逃离车队,躲那些蒙古甲骑远远地,所以几次三番朝虎字旗战兵冲过去。

  最后还有一部分范家伙计根本不把虎字旗的命令当做一回事,想要从虎字旗的战阵里冲出去。

  对于这种没有听从命令蹲下的人,潘毅丝毫没有客气,举起手中的火铳,朝一个朝他这个方向跑过来的范家伙计砸了过去,跟着又补了一脚,踹翻在地上。

  与此同时,其他火铳手也没闲着,用手里的火铳尾部朝那些还站立的范家伙计砸了过去。

  一番连砸带打,一个个范家伙计被打醒,不敢再和虎字旗战兵对着干,老老实实蹲在了地上。

  潘毅留下一支伍队看押这些范家伙计,以防这些人再次冲击虎字旗的战阵,而他自己带着其余的火铳手回到战阵里。

  王齐福不知道什么时候凑到了张三叉的跟前,脸色难看的说道:“你的人是不是下手太重了,你要记清楚,你们不过是范家请来的镖师护卫。”

  张三叉目光盯着靠近过来的蒙古甲骑,头都没回的说道:“这么做正是为了更好的护卫你们范家车队。”

  “你……”王齐福张了张嘴,想要说对方强词夺理,可看到虎字旗整齐的战阵,却怎么也说不出口。

  “去通知炮组,不到最后一刻不要轻易开炮。”张三叉对身旁的一人说道。

  那人跑向稍远一些的炮组去传达命令。

  “什么?你们有炮!”王齐福一惊。

  目光随之看过去,这才注意到,虎字旗自己带来的十辆四轮大车中,其中四辆大车上面都装着炮,一共有四门炮。

  “不就是炮么,别这么激动。”张三叉不以为然的说。

  王齐福脸色铁青的道:“快把你们的炮都收起来,万一伤到蒙古人,咱们谁也别想再活着回大明。”

  “那就要看那些北虏崽子想要干嘛了。”张三叉阴鸷的双眼盯向远处的蒙古甲兵。

  那些蒙古甲兵真要敢冲击他们战阵,他不介意好好教训一下这些蒙古人,他们虎字旗可没有范家商队的人那么软弱可欺。

  蒙古甲骑快靠近车队的时候,突然分出两支队伍,成弧线从两侧朝车队围过来,靠近百步外的时候,蒙古甲骑围绕着车队纵马疾驰。

  不少马背上的蒙古甲骑嘴里发出怪叫,手上拿着骑弓,时不时射出一支羽箭,射向车队,然后传来蒙古人的哈哈大笑声。

  这些蒙古甲骑都在百步之外射箭,手里拿的骑弓都是软弓,箭矢杀伤射程不过几十步远,而这些蒙古甲骑也并非真要射杀范家车队里的人,所以大部分箭矢都落到距离车队六十步外的地方。

  一丛丛箭矢像是矮丛一样,不少箭矢的羽尾发出微微的颤动。

  车队周围的虎字旗战兵中队,一支支火铳的火绳被点燃,所有火铳手平端火铳,瞄向远处的蒙古甲骑。

  “队长,这些蒙古人也太嚣张了,要不要打他们一下。”潘毅看向张三叉说。

  他是大同人,大同是边镇,许多大同人的祖辈都和北虏有血仇,双方的仇恨延续了几代人。

  “千万不要动手。”边上的王齐福一惊,急忙劝说道,“这些甲骑一看就是台吉身边的亲卫,能养活这么多甲骑的台吉,一定是位大台吉,杀了大台吉的人,咱们都要死在草原上。”

  说到后面的时候,他声音中夹杂着颤抖。

  他来草原不止一次,一些眼力还是有的,一看这些蒙古甲骑人人穿甲,身上佩刀佩弓,只有台吉身边那种完全脱产的亲卫,才会佩戴如此齐整。

  “这些大台吉身边的亲卫,看上去也不怎么样。”张三叉用手搓了搓自己的下巴。

  虽说这些蒙古甲骑人人穿甲,但绝大部分都是皮甲,还有明人那种棉甲,铁甲根本没有几件。

  尤其这些蒙古甲骑手中的软弓,还没有他们虎字旗火铳打放的远,几十步外就已经无力了,这样的蒙古骑兵,在战场上碰到他们虎字旗马队,只有被屠杀一个下场。

  “可不能这么说。”王齐福紧张的说道,“这些都是蒙古人的精锐,就连咱们大明精锐的夜不收都奈何不了人家。”

  听到这话,张三叉对此嗤之以鼻。

  他们虎字旗骑队里就有夜不收出身的骑手,对于大明夜不收的情况他也算了解一二。

  夜不收虽然比普通的营兵稍好一些,可也没强出多少,很多时候连填饱一家人肚子都困难,身上穿着传了几代人的棉甲,上面早就锈迹斑斑,里面的铁片都剩不了几片,兵器也都残破的厉害。

  再看眼前的蒙古甲骑,一个个体型壮硕,圆脸上不缺横肉,可见平时吃的就不错,而且台吉身边的亲卫不需要做普通蒙古人的活计,就像大明的亲兵家丁,平常没事就是训练。

  这种台吉身边的亲卫,不该和夜不收比较,应该和大明那些亲兵家丁相比较才对。

  “队长,动不动手,有炮组配合,属下保证能干翻他们。”潘毅舌尖舔了一下起皮的嘴唇。

  “张队长,千万不要冲动啊!”王齐福吓得脸色都变了。

  在灵丘时,虎字旗的人敢杀大明的守备营兵,他不认为现在这些虎字旗的人就不敢杀蒙古甲骑了。

  动手之后不管结果如何,只要蒙古甲骑中出现死伤,他们范家的人恐怕都要跟着虎字旗的人陪葬。

看过《大明流匪》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