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大明流匪 > 第二百七十七章 许胖子的选择

第二百七十七章 许胖子的选择

  PS:感谢花笑云的打赏

  几名东山商会理事,看向跪在地上的邢主事的目光都变得不善起来。

  刘恒说道:“肯定有人会觉得这次的事情没有这么严重,就算倒霉也只是我虎字旗一家倒霉,你们依然还是东山商会理事,可以依靠东山商会大把的赚银子。”

  许胖子和杨俞前两个人脸上露出一抹尴尬。

  他们心中确实是这样想的。

  以前他们就是东山的铁场主,就算通匪也算不到他们的头上。

  刘恒继续说道:“如果这里面只有灵丘守备一人要对付我虎字旗,你们确实还有机会留在东山商会做你们的理事,可这次的事情背后有大同副总兵参与,真等我虎字旗一倒,你们就等着跟着一起抄家灭族吧!”

  “没,没那么严重吧!”杨俞前犹豫着说。

  一旁的王朔臣冷笑道:“你们也不想想,刘东主是东山商会会长,他要是被官府认为是匪,咱们这些在东山商会的理事,还有那些股东,有一个算一个,谁能跑得了通匪的罪名?”

  所有东山商会理事一时间都不言语了,不过他们看向邢主事的目光越发不善起来。

  “王理事说的在理。”李立东开口说道,“诸位都和官府打过交道,那些当官的到底是一个什么德行,相信大家心里都清楚,你们觉得那些当官的会放过咱们吗?”

  没有人回应李立东的话。

  安静了好一会儿,杨俞前脸色铁青着的说道:“该杀!”

  说话时,他狠狠的瞪了跪在地上的邢主事一眼。

  “对,该杀,这样的人不能留。”

  “为了他自己的前途,牺牲咱们全家老小的性命,这样的人确实该死。”

  几个东山商会理事咬牙切齿的说,一个个恨不得现在就拿刀砍了邢主事。

  刘恒目光落在许胖子身上,说道:“许理事,你觉得你这个姻亲该不该杀?”

  “这……”许胖子面露犹豫之色。

  换作旁人,他肯定希望杀了,可邢主事怎么说也是他许家姻亲,又是户房主事,真要死了,对他许家没有任何好处。

  “救我啊!亲家,你一定要救救我,我发誓我再也不敢了。”见这么多人都要杀他,邢主事一脸慌乱,一个劲的求许胖子救他。

  王朔臣开口说道:“许理事,你不能因为他和你家是姻亲,就把我们这些人置于险地。”

  “对,此人不能留,谁知道他下次会怎么害大家。”李立东附和道。

  “没有下次,绝没有下次,我保证没有下次了,真的,我发誓,绝不会有下一次,不然让我不得好死。”邢主事举起手来发誓。

  许胖子露出不忍,看向刘恒说道:“刘东主,你看他也发誓了,是不是绕过他一次,我可以保证,绝对没有下次了。”

  周围几个东山商会理事脸色都变得难看起来,包括以前跟许家关系最好的杨俞前和李立东两个人。

  邢主事的事,已经不只是虎字旗一家的事情,更牵连到了他们,包括东山商会的那些小股东们。

  刘恒稍作犹豫,便道:“好,我可以留他一命。”

  “谢谢刘东主不杀之恩,谢谢刘东主不杀之恩。”邢主事急忙给刘恒磕头,暗自松一口气。

  王朔臣急忙说道:“刘东主,不能放过他呀,不然以后会有更多的人去学他。”

  “邢主事完全没有顾忌过咱们东山商会的人死活,所以绝不能轻易放过他。”杨俞前出声附和。

  站在一旁的李立东认同的点了点头。

  许胖子担心刘恒反悔,赶紧朝刘恒一拱手,说道:“多谢刘东主给在下这个面子。”

  “等等,我的话还没有说完。”刘恒抬手一拦许胖子的话头。

  跪在地上磕头的邢主事停了下来,担心的看向刘恒。

  许胖子愣了一下,说道:“刘东主请说。”

  刘恒说道:“我可以放了邢主事,但他和他的家人必须离开大同。”

  许胖子犹豫了一下,最后点了点头,说道:“可以,我带他答应这个条件。”

  “第二,”刘恒说道,“既然许理事你想要保住邢主事性命,为了补偿东山商会的其他人,你理事位子取消,不仅如此,你在东山商会的份额,也会换成银子给你,从此东山商会和你再无任何关系。”

  “这……”许胖子一惊。

  如今东山商会管理的铁场几乎是金山银海,源源不断为许家带来收益,份额要是换成了银子,以后许家和东山铁场将再无瓜葛,许家也不可能在东山铁场上分到一个铜子。

  边上几个东山商会理事,听到这话后,目光变得火热起来。

  如今的东山铁场,掌握了徐家铁场的虎字旗份额最多,第二多的就是许胖子,如果许胖子的份额从东山商会剥离出去,就算虎字旗吃了大头,他们这些理事也能跟着分到点边边角角,将来每年到手的银子会变得更多。

  刘恒说道:“许理事,想好了没有,是留下你在东山商会的份额,还是留下邢主事的性命?”

  “亲家,你要救我呀,千万要救我呀!”跪在地上的邢主事苦苦哀求。

  “刘东主,能不能……”

  许胖子话还没有说完,刘恒语气淡漠的说道:“你只有这两个选择。”

  “亲家,咱们是姻亲,咱们是一家人,一定要救我呀!”邢主事哀求声不断。

  要不是旁边有虎字旗战兵按住了他,恐怕他会爬到许胖子脚边去哀求。

  就在这时,马云九走了过来,来到刘恒跟前,说道:“大当家,人抓回来了,已经押到校场,正被咱们的人看押。”

  刘恒点点头,旋即笑着说道:“这种事情交给其他人办就好,用不着你这个骑兵队大队长亲自跑一趟。”

  马云九说道:“马队现在除了训练也没有其它事情可做,这次外出抓人,也算让马队的骑手找了点事情做。”

  刘恒笑道:“你们马队这回可是抢了外情局的活,杨远回来后要是知道这事,一定会去找你算账。”

  “哈哈,那就让他尽管来找我。”马云九笑着说。

  刘恒回转过身,面对许胖子说道:“许理事,决定好了没有?我的人已经准备要动手了。”

  跪在地上的邢主事脸色一白,急忙哀求道:“亲家救我,亲家,现在只有你才能救我了,求你看在一家人的份上,救救我吧!”

  “我……”许胖子张了张嘴,最后目光落在邢主事身上,说道,“当初我就劝过你,可是你……唉,算了,自己选择的路,那就自己去面对吧!”

  在东山商会份额和邢主事性命之间,他选择了东山商会的份额。

  其他几位东山商会理事,目露失望之色。

  邢主事瘫坐在地上,目光变得呆滞,也不再去哀求旁人,因为他知道不会有人救他

  “押下去。”刘恒一挥手。

  两名虎字旗战兵架起邢主事,直接拖走。

看过《大明流匪》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