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大明流匪 > 第二百九十一章 高粱酒

第二百九十一章 高粱酒

  草原上的老五和张三叉刚刚从大黑河离开,刘恒带着赵宇图来到了虎头寨后山上。

  虎头寨后山,有一座被青砖垒出来的大院。

  院子正门口有虎字旗战兵值哨,院子里面设置了几个角楼,上面同样有战兵值哨,而院墙的四周,不时有巡逻队伍巡逻。

  时不时有酒香从院子里面飘出来。

  “如今咱们酒坊酿制的高粱酒销量如何了”刘恒问向身旁的赵宇图。

  眼前的院子是虎字旗年后修建的,如今虎字旗不缺银子,修建房屋和院子不在使用土砖,全部改成了现烧的青砖。

  虎头寨后山空地极多,新建的酒坊便安置在虎头寨后山。

  山上不缺少闲置的空地,收拾平坦后,直接用青砖垒上一圈围墙,里面开始建造房屋,这么一座院子,比得上几个酒坊加在一起那么大。

  “自打咱们虎字旗的酒拿到徐家庄去卖,才两个多月的时间,都有山东的行商过来买酒,还问咱们的骡马行能不能帮他们把酒送去山东,多给银子都行。”说话时,赵宇图一脸喜色。

  虎字旗不缺银子,缺的都是大笔银子,之前送去巡抚衙门和总兵府的一万两银子,已经是想尽办法才勉强凑齐。

  如今的虎字旗战兵两千多人,铁场还有不少矿工要养活,马队的二百多骑手连同战马,每天光人吃马嚼就是一笔不小的开销。

  兵器局的几个工坊,每一个都一直往里面砸银子,自生火铳刚定型,又开始研究骑铳,每一样都需要银子。

  因为缺银子的关系,直到现在虎字旗也没有大批量列装自生火铳,只把自生火铳配备给少量的战兵队伍。

  炮场的火炮还在不停的铸造,虽然已经限制数量,可每天训练消耗的火药和铁弹铅子,都是一笔笔银子。

  郑铁又带走了不少铁器,走了这么久一分银子都没有送回来。

  作为后勤局司局长的赵宇图,这几个月被银子逼的,胡子都快揪光了。

  还好有东山铁场和徐家庄两处来银子的地方,能够源源不断给虎字旗带来收益,勉强维持住了局面。

  要是虎字旗再出现一次大笔银子开销,他都不知道从哪个地方筹补了。

  刘恒打量了一眼酒坊外墙,说道“再添一个中队战兵过来,保证外墙这里时刻有人巡逻,防备酒坊里的酿酒师傅和学徒与外面的人私通,流传出咱们的酿酒工艺。”

  “应该不会有人来虎头寨吧”赵宇图犹豫着说道,“自打这里被咱们占据,连附近的猎户和砍柴的人都很少来虎头寨了。”

  “那是因为以前没有这个酒坊。”刘恒说道,“咱们虎字旗刚开始卖酒,注意咱们的人不多,等将来日子一长,被有心人弄清楚咱们酒坊的利润,到时少不了来打酒坊的主意的人。”

  赵宇图不解道“咱们自己的利润,别人怎么算的出来,除非出了内鬼,把酒坊里的事情外传出去。”

  刘恒摆了摆手,说道“不需要内鬼,只要关注一下咱们收了多少高粱,就能看出一些东西,而且虎头寨后山的酒坊是新酒窖,旁人酿出来的高粱酒酸涩难喝,咱们的高粱酒却像烧刀子一样,还要更烈,味道也更香醇,要是没有人惦记咱们的酿酒工艺和配方才不正常。”

  “谁能想到普通的高粱酿酒,只要弃了第一锅,就能出这么好的酒。”赵宇图感叹了一句。

  刘恒笑了笑。

  大明各地都有高粱酒,都是一样的酸涩难喝,平常只有苦大力才会花上一个铜板要上一碗解解馋。

  如今虎字旗也酿制高粱酒,可因为工艺的关系,化腐朽为神奇,让难以下咽的高粱酒,一下子变成了佳酿。

  虽然味道上还比不过那些老字号的酒坊,可虎字旗酿的高粱酒足够烈,足够香醇,适合北方的人口味,而且高粱酿酒成本也低。

  那些有历史年头和名气大的好酒,光粮食上就需要优中选优,精中选精,稍差一些,酿制出来的酒口味就会变差。

  虎字旗的高粱酒,口味上可能比那些名酒差一些,但因为是高粱酿制,中间的利润比那些名酒大多了,价格上也没有那么贵,受众面广,尤其是依靠草原,北虏最爱这种烈酒。

  赵宇图说道“可惜郑铁他们带走了大批铁器出海,要是把这些铁器就近发卖出去,酒坊还能扩大一倍。”

  刘恒笑着说道“咱们酒坊的酿酒工艺只能做到暂时保密,说不定什么时候就被别人研究出来,所以酒坊带来的收益无法长远,而郑铁他们却能为虎字旗打开海上的销路,这才是长久的买卖。”

  “属下明白。”赵宇图说道“只是酒坊这里才两个多月,便已经为虎字旗带来几万两银子的收益,如今宣大还有太原的不少行商来徐家庄,就是为了买咱们的酒拿回去卖。”

  刘恒说道“高粱酒的酿制工艺太简单,就算咱们保密,早晚也会被人发现,虎字旗想要真正赚来大笔银子,还是要把目标放在北虏和海上。”

  赵宇图理解的点了点头,随即说道“北虏到是喜欢烈酒,咱们的酒够烈,一定能赢得北虏喜欢,可惜草原上的商路还没有打通,不然可以直接卖给北虏。”

  “不急。”刘恒说道,“咱们派去草原上的人算算日子也快回来了,说不定能带回来好消息。”

  “希望如此。”赵宇图感叹道,“咱们虎字旗要是也能够贩私盐,哪里还用得着去和北虏打交道,坐在灵丘就把银子赚了。”

  刘恒神色一正,说道“私盐咱们不能碰,起码现在不能碰,如今大同贩卖私盐的人,不是代王府的人,就是将门的人,以虎字旗的实力冒然把手伸进去,那才是真的找死。”

  虎字旗之所以有今天,完全是因为灵丘是个小地方,又有私人铁场,给了虎字旗发展的机会。

  即便如此,他也刻意不去碰那些来银子快的生意,因为这些生意背后的背景,根本不是虎字旗能够招惹的,不然以虎字旗的实力,和他脑海里的知识,私盐的生意他完全可以做大。

  但他敢肯定,如果他敢去碰私盐,惹来的就不是一位副总兵,而是整个大同将门,连同代王府在内,大半个大同官场都会容不下虎字旗。

  到时候不要说给巡抚和总兵送上一万两银子,就算把整个虎字旗所有来钱路子都双手奉上,也没有人能救得了他和虎字旗。

看过《大明流匪》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