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大明流匪 > 第三百零四章 炮厂要人

第三百零四章 炮厂要人

  “维托里诺大人,炮厂外面有一个叫尼古拉人想要见您。”

  正用刀叉和盘子里的肉做斗争的佛郎机人抬起头,眉头一蹙,道:“尼古拉是谁?我不记得炮厂有叫尼古拉的铸炮师。”

  仆人恭敬的说道:“他叫尼古拉郑,明国人,上一次黄程带他参加过维托里诺大人您举办的宴会。”

  “原来是那个明国小子,黄程带他一起来的?”维托里诺问向面前的仆人。

  仆人回答道:“不,只有尼古拉一个人,那位明国的商人黄程并没有来。”

  “没看我正忙着吗?不见。”说罢,维托里诺用叉子插起一块切割好的肉块放进嘴里咀嚼。

  仆人站在房门前没有动,嘴上说道:“尼古拉说他是来送维托里诺大人您银子的。”

  “给我送银子?”维托里诺停下手中的动作,想了一下,说道,“你把他带过来吧!”

  “是。”

  仆人从房间里退了出来,掂了掂手心里的一两碎银子,这才朝炮厂大门走去。

  时间不长,郑一官在那位仆人的带领下,来到了维托里诺的房间。

  “小子见过维托里诺大人。”郑一官朝坐在桌子后面的佛郎机人一施礼。

  维托里诺放下手里的刀叉,拿起一旁的干布擦了擦嘴头,说道:“听我的仆人说,你要给我银子?”

  郑一官嘴角忍不住抽了两下。

  虽然知道眼前这个佛郎机人贪财吝啬,但对于对方如此直白的开口要银子,还是有些不适应。

  没有等到回应,维托里诺脸一沉,不满道:“难道你骗了我的仆人,你根本就不是来给我送银子的!”

  郑一官往前跨出一步,解释道:“维托里诺大人误会了,小子确实是来送银子的。”

  听到这话,维托里诺脸色好了许多,说道:“银子呢?现在可以给我了。”

  郑一官搓了搓手,笑着说道:“维托里诺大人还请耐心一些,银子肯定会有,而我这次来见维托里诺大人,是为了要带走炮厂的一名铸炮师。”

  “不行,我佛郎机人的铸炮师不能够离开炮厂。”维托里诺晃了晃满脸胡须的大脑袋。

  “一百两。”郑一官伸出一根手指。

  维托里诺目光迟疑了一下,旋即摇了摇头。

  一直关注维托里诺神情的郑一官,笑着伸出两根手指,说道:“二百两。”

  “这……”维托里诺犹豫了一下,问道,“你想要带走炮厂的哪一位铸炮师?”

  “路易斯。”郑一官说道,“他是我的朋友。”

  维托里诺一脸为难的说道:“他不行,路易斯是炮厂最优秀的铸炮师,炮厂离不开他。”

  对于这些话,郑一官半个字都不信。

  他在香山澳这么久,又跟着路易斯他们这些佛郎机人学葡萄牙语,所以对于炮厂的情况再清楚不过。

  路易斯是炮厂的铸炮师没错,但绝不是炮厂最优秀的铸炮师,不然他也不会提出带走路易斯,因为炮厂最优秀的铸炮师,他根本带不走,维托里诺也不会让人带走。

  “三百两。”郑一官说道,“如若维托里诺大人同意,我现在就可以把路易斯带走,若是不同意,此事作罢,维托里诺大人当做我从没有来过。”

  维托里诺眉头一皱,说道:“尼古拉你要明白,路易斯他可是炮厂最优秀的铸炮师。”

  嘴上这么说,心中却希望眼前的尼古拉多加一些银子,因为这些银子最后都将属于他一个人。

  郑一官这一次没有加价,而是摇着头说道:“既然维托里诺大人不同意,那此事就此作罢,小子告辞了。”

  说完,他拱了拱手,转身往身后的屋门走去。

  维托里诺哪里肯让三百两银子从眼前这么飞走,急忙从桌子后面站起来,喊道:“亲爱的尼古拉,我们还是可以再商量一下的。”

  郑一官停下脚步,缓缓转过身,说道:“三百两,维托里诺大人要是同意,银子我马上奉上。”

  “尼古拉,你知道的,路易斯是一位优秀的铸炮师,他创造的价值绝不止三百两,所以……”维托里诺用舌头舔了舔嘴唇。

  两个人都明白,这个动作是什么意思。

  郑一官眉头一拧。

  他早就知道维托里诺的贪婪,没想到三百两银子还不知足。

  维托里诺继续说道:“三百两银子对于路易斯来说太少了一些,与他的价值不符,尼古拉你要知道,一位优秀的铸炮师是多么的难得。”

  “抱歉维托里诺大人,看来我们的合作无法进行下去了。”郑一官失望的一摊双手。

  他知道自己在加银子也不会让眼前的这个家伙满足。

  “不,不不。”维托里诺双手摆了摆,说道,“四百两,我同意路易斯跟你离开。”

  郑一官摇了摇头,说道:“看来我们无法在银子上面达成共识,只能抱歉了。”

  说完,他迈步往外走去。

  眼瞅快要走到门槛前,维托里诺急忙喊道:“三百五十两,只要三百五十两你就可以带走路易斯。”

  郑一官收回正要迈出去的那条腿,回转过身,说道:“我可以拿出三百五十两,但我要多带走一个人。”

  “谁?”维托里诺警惕的看着郑一官。

  “西芒。”

  “七百两,只要七百两他们俩个你都可以带走。”

  “不,只有三百五十两,西芒他不是铸炮师。”

  “可他是一位优秀的炮手,炮厂里最厉害的炮手,我可以保证,我的炮厂里没有比他更厉害的炮手了。”

  “再厉害也没用,他不是铸炮师,只是个炮手,而且还是一位雇佣兵。”郑一官似笑非笑的看向面前的维托里诺。

  “呃……”维托里诺语气一噎,旋即说道,“五百两,绝不能再少了。”

  郑一官嘴角一勾,露出一抹讥讽,说道:“维托里诺大人你恐怕忘了,西芒只是炮厂的炮手,而且他还是雇佣兵,我可以不用花一两银子,便把他带走。”

  维托里诺脸色变了几变。

  郑一官继续说道:“三百五十两,我带走这两个人,维多利诺大人要是不愿意放人,那就算了,我再去其它地方找铸炮师,比如吕宋那里。”

  维托里诺知道三百五十两银子已经是极限了,再继续加价下去,这笔银子有可能就不属于他了。

  想到这里,他马上换上一副笑脸,说道:“尼古拉,你说服了我,只要银子留下,他们两个你尽管带走。”

  郑一官偷偷松了一口气。

  人生的第一个五百两,就这样赚到手了。

看过《大明流匪》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