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大明流匪 > 第三百二十六章 我是蒙古人

第三百二十六章 我是蒙古人

  “虎字旗”

  赵老太爷眉头一拧,说道“你们就是那个想要来草原上行商的虎字旗”

  “正是。”李树衡笑着说。

  凉亭里的侍女拿起一颗剥好的葡萄喂进赵老太爷嘴里。

  赵老太爷嘴里咀嚼几下,把葡萄籽吐在另一边侍女的掌心上。

  他道“我听说过你们虎字旗,是来草原上行商的明国商人,不知来我府上做什么茶水凉了。”

  边上侍女接过盖碗,退了下去。

  李树衡说道“听闻赵家是蒙古汉商之首,在下这一次来,是希望能够和赵家合作。”

  “合作”赵老太爷眉头一蹙,道,“你要怎么合作”

  李树衡说道“我虎字旗会在草原各处开设商铺,板升城这里的商铺,希望能够和赵老太爷,还有板升城的汉商们合作,是入股,还是从我们手中拿货都可以,如果直接拿货,价钱上会比商铺卖给牧民的低很多。”

  蒙古人只会放牧,种不好地,所以种地和经商的事情都是由来到蒙古生活的汉人去做。

  在蒙古的汉商有不少,虽然不是每一位都有板升城赵家这样的实力,可加起来也是一股不小的势力。

  虎字旗来到草原上经商,打通商道,开设商铺,等于再挖这些蒙古汉商的利益,这些人未必能成什么事,但能够坏事。

  他这一次来板升城,就是希望能够和蒙古汉商合作,而眼前的赵老太爷,便是板升城汉商的头面人物。

  “哼”

  赵老太爷冷哼一声,道“简直是胡闹,你们明国人怎么可以在我们蒙古人的地方开设商铺,大汗和台吉们是不会同意的,你们走吧,老朽不会和你们虎字旗合作。”

  刚一说出合作的事情,赵老太爷直接开口赶人,并且对虎字旗在草原上开设商铺的事情表示不满。

  站在凉亭外的李树衡眉头一皱。

  他没想到这位赵老太爷听到他们虎字旗在草原上开设商铺会这么激动,而且这位赵老太爷的话也让他心中不舒服。

  这位赵老太爷虽说人在板升城住了几十年,可终究是汉人,但话里话外的意思,明显把自己当成一个蒙古人,简直是数典忘祖,忘了自己祖宗是谁了。

  “二位,请吧”边上的赵府下人沉着脸对李树衡和谭再旺说。

  李树衡朝凉亭里的赵老太爷一拱手,说道“我虎字旗在草原上开设商铺一事,已经经过大汗和诸位台吉的准许,所以这一点上请赵老太爷放心。”

  赵老太爷坐正身子,第一次拿正眼打量李树衡。

  “你是说你们已经得到了我们大汗和台吉的准许,答应你们虎字旗在草原上开设商铺”

  “正是。”李树衡说道。

  赵老太爷说道“虽然我不知道大汗为什么要允许你们在草原上开设商铺,但大汗自有大汗的考量,可我赵家,是不会跟你们合作的。”

  “这是为何”李树衡眉头一蹙。

  赵老太爷说道“我赵家一连几十年都为大汗和台吉们做事,老朽更是被俺答汗亲自召见过,你们这些汉人来草原上,只是为了赚取我们牧民的财富,所以老朽是不会帮你们的。”

  “赵老太爷,你别忘了,你也是汉人。”边上的谭再旺忍不住说了一句。

  “胡说。”赵老太爷脸一沉,冷冷的说道,“老朽以前是汉人,可几十年前就被俺答汗赐予为蒙古人,所以不要用汉人来侮辱老朽。”

  当初俺答汗扶持了一批汉商为自己赚取财富,赵家便是其中的头面人物,而赵家的人也被俺答汗亲口赐予为蒙古人。

  可惜赵氏一族在蒙古人眼中仍然是汉人,并不被瞧得起,只是因为赵家一直能为蒙古贵人们赚来财富,所以地位上比那些穷苦牧民要强一些,为此,赵家沾沾自喜,一直以蒙古人自居。

  “既然赵老太爷不愿意,那在下就不打搅了,告辞。”李树衡拱了拱手,转身离开。

  赵府下人领着两个人沿原路返回。

  站在赵家大门外,谭再旺朝着赵府大门方向狠狠的啐了一口,骂道“什么东西,连自己祖宗都不认了,呸。”

  李树衡的脸色也十分难看。

  来之前,他本以为赵家是汉人,又是蒙古汉商的头面人物,有很大机会可以一起合作,而且还是这种对双方都有利的合作方式,只要赵家的主事之人不傻,都不应该会拒绝这样的好事。

  谁知赵家的老太爷是这般模样,连自己汉人的身份都不承认了,时刻以自己是蒙古人自居,对他们虎字旗更是横加指责。

  “走吧”李树衡翻身上马。

  一旁的谭再旺说道“副司长,咱们去哪”

  李树衡想了一下,说道“既然赵家不愿意合作,相信总有汉商愿意与咱们合作的,我就不信所有的汉商都如此目光短浅。”

  “除了赵家外,板升城这里比较有实力的汉商只剩下张,王,黄三家,咱们去哪一家”谭再旺问道。

  “先去张家。”李树衡说道,“去完张家再去另外两家。”

  “是。”谭再旺答应一声。

  “当家的,真的要去白城”

  说话的是一位妇人,年纪三十开外,头上戴着一支木钗,脸上露出担忧之色。

  院子里的一名汉子点点头,说道“已经跟另外几家商量好了,争取下雪之前从白城赶回来。”

  妇人担心的说道,“到白城那么远的路,这一路上多是马匪狼群,太危险了。”

  汉子笑道“放心吧,这一趟去白城,几家加起来有不少人,一般的马匪奈何不得我们。”

  “唉”妇人叹了一口气,旋即又道,“都怪那个虎字旗,来草原行商也就算了,还要开什么商铺,这不是把咱们家往绝路上逼吗”

  话语中,妇人对虎字旗带着浓浓的怨恨。

  那汉子苦笑道“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大汗和诸位台吉都同意了,咱家这种给蒙古人做事的汉商,只能逆来顺受,还好另外几家都跟我的想法一样,趁虎字旗的商铺还没有开起来,大家先去白城那边打开新的商道,虽然危险一点,但好歹能让家里的人填饱肚子,不用挨饿。”

  许多草原上的汉商是从明国边关附近弄来粮食棉布一类的东西,运到青城或是板升城发卖,从中赚取利润。

  虽然不如那些直接从明国过来的走私商人赚取的多,可也够他们一家老小生活了。

  虎字旗的车队一来,又是开商铺,又是直接多牧民发卖货物,一辆辆大车携带的货物远比一般的明国走私商人要多,这让许多蒙古汉商心头蒙上了一层阴霾。

看过《大明流匪》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