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大明流匪 > 第三百三十五章 暗潮涌动

第三百三十五章 暗潮涌动

  能拿出一千多两银子,就为了对付一家大同的商号,有这么大手笔的宣府商人,也就那么几家。

  “将来等虎字旗这股巨匪被剿,还会另有好处。”王成笑眯眯的用指尖点了两下桌面。

  桌上一张汇票一张房契,加起来有一千多两银子,他不信对方不动心。

  别看柳炳元在大同做了一任巡按,权势颇重,可也只待半年多,不过得了几千两的好处,远远比不上巡抚和总兵这样的一方大员。

  “敢问王大人,这两样东西是谁送来的?”柳炳元这一次没有把东西推回去。

  心中猜想着晋商之中的哪一位会有这么大手笔,一出手就是一千多两。

  王成端起酒盅,笑着说道:“范记商会。”

  说完,他一饮而尽,喝掉酒盅里面的酒。

  柳炳元手指按在最上面的房契上面,说道:“我只听说过范记,不曾听闻宣府大同一带有范家商会,敢问是哪一家?”

  王成解释道:“范记商会刚成立不久,节安兄不知道也正常,这个范记商会的会长是范家的范永斗,许多晋商都加入其中,在宣府一带也算是颇有实力了,”

  “原来如此。”柳炳元点了点头。

  之前他在大同做巡按,对宣府晋商的事情不甚了解,只是知道几家规模比较大的宣府晋商,想来这个范记商会是刚新成立不久的商会,不知道也实属正常。

  “节安兄,你只要上一本奏折,说明大同有巨匪的事情,这价值一千多两的东西,就归节安兄你了。”王成笑着用手指了指桌上的那两张纸。

  虎字旗不过是大同一家商号,他相信,有这价值一千多两银子的东西在,柳炳元不会拒绝这样的好事。

  换作是他,有人给他一千两银子,只需要奏上一本关于大同有匪患的折子,这样的好事他一定同意。

  柳炳元手指轻轻敲打那两只纸上,犹豫了半晌,最终用手指夹起桌上的两张纸,折好塞进袖口里。

  见到这一幕,王成笑了起来,便道:“节安兄,你我共饮一杯。”

  柳炳元并没有去碰酒盅,而是说道:“喝酒的事情先不急,听我把话说完。”

  王成只好放下手里的酒盅。

  “将来虎字旗被剿,我要虎字旗本身的三成好处,只要范家同意,我便会上奏本。”柳炳元朝王成竖起三根手指。

  听到这话的王成眉头拧了起来,说道:“三成太多了,范家那边恐怕不会答应。”

  “看来王大人做不了这个主,那就让能做主的人去我府上。”柳炳元站起身,一拱手,道,“多谢王大人的款待,告辞了。”

  说完,他转身直接走了。

  留在座位上的王成脸色阴沉起来,端起桌上的酒盅,猛地喝了下去。

  他没想到一千多两银子的好处都没能填满柳炳元的胃口,还惦记着虎字旗本身的好处,这让他感觉自己被范家的人给骗了。

  原本他只以为虎字旗就是一个普通的商号,只不过被范家盯上,现在看来,这个虎字旗肯定还有其它事情,不然柳炳元不会张口就要三成好处。

  ………………

  离开了王成府宅,柳炳元乘坐马车直接回到自己府中。

  “让田幕僚和陈幕僚来我书房。”柳炳元对自己府里的下人吩咐了一句,自己朝跨院走去。

  时间不长,田陈两位幕僚来到书房里。

  “大人。”田幕僚说道,“不知大人这么晚召我们过来是不是出了什么事?”

  他们两个跟随柳炳元一起回到京城,暂时还住在柳府。

  如今他们两个幕僚正谋求帮柳炳元外放地方,都察院虽然很不错,可是不成左右都御史,权利终究不大,没有在地方上实利多。

  “宣府的范家想要对付大同的虎字旗。”

  柳炳元把自己和王成见面后的事情,说给自己的两个幕僚听。

  田幕僚眉头皱了起来,说道:“范家在宣府,虎字旗在大同,据我所知,两家应该还有着不少合作,范家怎么会突然要对虎字旗动手,实在是奇怪。”

  原本,他和陈幕僚一起,想要把虎字旗的事情弄成柳炳元的进身之阶,这样柳炳元就算不能外放地方,起码在六部之中也会有个合适的位置,可范家这么一动,彻底打乱了他们的计划。

  “这是范家通过王成找上本官的,这是范家给本官的好处。”说着,柳炳元把那张五百两会票和一张房契拿了出来。

  “看来范家动了真格的,不然不会这么大手笔,一出手就是上千两。”田幕僚看着两张纸张,喉结蠕动了一下。

  感觉还是做官好。

  他陪柳炳元去大同上任,半年多下来,他收到的好处也不过只有三百多两,可范家只是让自家东主上一本奏折,便拿出了一千多两银子的好处。

  陈幕僚开口说道:“范家能够找到老爷您,也会找上其他人,都察院有不少宣府大同出身的御史,这些人都有可能被范家用银子买通,到那时,虎字旗的事情肯定会闹的人尽皆知。”

  柳炳元点点头,说道:“我也是想到了这一点,才收下范家的东西,并且提出要虎字旗本身的三成好处。”

  “太多了,范家恐怕不会答应。”陈幕僚皱起眉头。

  一旁的田幕僚说道:“如今大人您不再是大同巡按,三成好处肯定拿不到,但一成到可以试试,毕竟大人您还是山西道的御史。”

  陈幕僚说道:“听说虎字旗有着金山银海,每日都日进斗金,就算是一成好处,也是一笔不小的数目。”

  “看来也只能如此了,只是可惜了这一次外放的机会,因为范家就这么丢了。”柳炳元叹了口气。

  离京做了一任大同巡按,他才知道去地方上做官的甜头,怪不得那么多京官都想要外放。

  只要到了地方,哪怕什么都不用做,就会有人把银子送进门,随便找个由头,也能赚上不少的银子。

  以他现在都察院七品御史,又做过一任大同巡按,外放地方,起码也是五品知府,一任下来,几万两好处总是有的。

  “那也未必。”田幕僚忽然说道。

  柳炳元不解的看向田幕僚。

看过《大明流匪》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