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大明流匪 > 第三百三十九章 伏击

第三百三十九章 伏击

  札木合一脸急色的来到了汗帐外,求见大汗。

  等待在汗帐外的他一脸焦急之色,来回的在汗帐外走来走去。

  很快,大汗身边的亲卫通知他进去。

  札木合朝卜石兔汗行完礼,急切的说道:“大汗,出事了,板升城的素囊台吉要对虎字旗的车队下手。”

  卜石兔汗脸一沉,道:“素囊真是好大的胆子,连本汗的客人都敢动手。”

  “还请大汗发兵,保护虎字旗的车队安全离开草原,属下愿意为先锋。”札木合请战。

  卜石兔汗阴沉着脸说道:“素囊派出了多少兵马?”

  札木合回答道:“属下听说素囊台吉没有直接派兵,而是让马匪去伏击虎字旗车队。”

  “这样啊!”卜石兔汗脸色的怒色稍霁。

  若是素囊派了大军去袭击虎字旗的车队,这是对他大汗权威的挑衅,可只派去了一些马匪,那情况又是不同。

  札木合说道:“大汗,还请速速派兵,晚了的话,虎字旗的车队就会遭到伏击。”

  “既然是马匪袭击虎字旗车队,那我们什么也不用做。”卜石兔汗说道,“虎字旗的东主选择来草原上行商,若是连一些马匪都收拾不了,那还有什么用,不如重新换个明国商人合作。”

  “大汗……”

  “好了,不必说了,就这样决定了。”卜石兔汗拿起自己的纯金酒杯,喝了一口酒,旋即又道,“虎字旗的这个酒还是很不错的,以后可以让他们多送来一些。”

  札木合颓然。

  大汗已经决定的事情,他没有任何办法,只能寄希望于虎字旗能够凭借自己的力量打退马匪,不过,对此他并不看好。

  ……………………

  素囊坐在自己的大帐里,喝着明国产的茶叶泡出来的茶水。

  他尤为喜欢明国人的绿茶,看着好看,闻着也香,喝起来轻轻柔柔,十分的舒心。

  喝完了杯子里面的茶水,他吐出嘴里的一片茶叶,这才对站在下面的窝仑阔说道:“事情都安排妥当了?”

  窝仑阔说道:“已经安排好了,动手的是屠腊那支马匪队伍,总共二百多人,比起虎字旗车队的那三百多人,人数上少了一些,但都是骑兵,在草原上,虎字旗的那几百步卒只有被屠这一个下场。”

  “事情办的不错。”素囊满意的点点头。

  对于虎字旗来草原上行商,他是欢迎的,明国人能够带来明国的货物,让他的部落和牧民日子过得更好,可是虎字旗千不该万不该,不该帮着卜石兔和那木儿,这让他心中十分的不满。

  当年他祖母还活着的时候,要不是那木儿带着众多台吉逼迫他祖母嫁给卜石兔,如今青城的汗帐里,住的人应该是他,而不是卜石兔这个没用的废物。

  自打明国收紧马市这一年多,他的部族通过与范家的合作,手下牧民们的日子越来越好,已经有不少在草原上生活不下去的小部落加入了他的部族,使他的实力越发壮大。

  可虎字旗的出现,打破了这个状态。

  有了这个虎字旗,将来卜石兔和亲近卜石兔的台吉,都将会从明国商队那里获得好处。

  这让他的优势不在,而与卜石兔合作的虎字旗,成了他的眼中刺肉中钉。

  “台吉,还有一事。”窝仑阔说道,“范家和一些明国的汉商,也联络了一些马匪,想要对虎字旗的车队进行伏击。”

  素囊说道:“这么说伏击虎字旗车队的不止是咱们派去的那支马匪队伍?”

  窝仑阔点点头,道:“算是屠腊一伙人,总共有三百多马匪。”

  素囊冷笑道:“汉狗就是汉狗,从他们的官员到商人,只知道内斗。不过这样也好,他们自己内斗,削弱的是他们的实力。”

  说这话的时候,他却没有想过,因为他祖母三娘子的几次内斗,土默特早已经对右翼失去了控制,使得大小部落四分五裂。

  “台吉说的是。”窝仑阔赞同道。

  ……………………

  天已经擦黑,屠腊带着自己的二百多马匪队伍还在赶路,和他走在一起的,还有几支马匪队伍。

  马蹄阵阵,踏破了傍晚的宁静,所过之处,惊起了藏在草里的野兔和野鸡一些野物。

  当天色完全黑下来,终于赶到了虎字旗车队的必经之路上,屠腊才让队伍休息。

  屠沙作为屠腊手底下的大将,来到了屠腊的篝火堆跟前,低声说道:“大当家,这个虎字旗会不会是上一次咱们在草原上遇到的那支队伍,若真是那支队伍,这次的事情恐怕不太好办了。”

  屠腊眉头一蹙,说道:“你说的也不无这种可能,不过这事是素囊安排下来的,容不得我去拒绝。”

  作为草原上纵横多年的马匪,唯一一次吃瘪便是在一支汉人的车队上。

  对方的车队挂着一个黑色的虎字令旗,人人手持火铳,而且这些火铳不是明国军中那种质量残破的鸟铳,而是真正用精铁打造的良铳。

  这样的火铳,很少出现打不响或是炸膛,火铳手们又训练有素,五六十步距离成排打放,就算是骑兵也会出现不小的折损。

  对方还有车阵,火铳手躲在车阵后面,足以保证自身的安全。

  最让他这个积年马匪心惊的是,对方的骑兵尤为厉害。

  准确的说,对方骑兵在骑术上远远不如他和他手下的马匪,可对方的骑兵人人穿了一身护住身体要害的铁甲铁盔,手里的马刀全都是精铁打造。

  同样是对砍一刀,对方的骑兵因为铁甲的保护,丝毫事情没有,他们马匪一方的人却丢了性命。

  一场马战下来,死伤最多的是他们这些马术精良的马匪。

  这支挂有黑色虎字令旗的车队给了他极为深刻的印象,如果在草原上碰上,他绝不愿意去主动招惹。

  和一般商队遇到马匪后的表现不同,这支挂有虎字令旗的车队在草原上不仅能战,而且很强,这让他想起了当年蓟镇的戚家军。

  “真要是那支车队咱们怎么办?窝仑阔派来的人说对方有好几百人,单凭咱们这点人根本吃不下来,弄不好磕了牙,把自己赔进去。”屠沙担心的说道。

  屠腊想了一下,说道:“等见到就知道是不是那支车队了,如果真的是那支车队,可以让其他的马匪打头阵,赢了,咱们顺势吃下整支车队,输了,咱们也没必要为了素囊的一个命令让兄弟们丢了性命。”

  “我明白了。”屠沙郑重的点点头。

看过《大明流匪》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