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大明流匪 > 第三百五十五章 怀疑(中秋快乐)

第三百五十五章 怀疑(中秋快乐)

  “大人,看来这个年轻人在虎字旗的地位应该很高,身边的护卫看上去比咱们之前见过的骑兵还要精悍,而且门外的那些守卫都朝他行礼。”

  瘦脸锦衣卫低声说着,目光始终看在从门里走出来的那一行人身上。

  一名锦衣卫突然开口说道:“何止是高呀!那个年轻人应该就是虎字旗的东主刘恒。”

  “你怎么知道的?”锦衣卫百户目光猛然看了过去。

  那锦衣卫说道:“虽然隔着远了一点,但我隐约的听到守在门外的那些守卫喊东主,除了虎字旗的东主,我想不出还有什么人能够自由进出这个所谓的禁区。”

  锦衣卫百户看向马背上的年轻人,完全没想到虎字旗这么大的基业,居然是这样一个年轻人在掌管。

  “他要是刘恒,那也太年轻了一点吧!会不会背后另有其人。”瘦脸锦衣卫说道。

  他的话,也说出其他几位锦衣卫的心声。

  他们实在无法相信,这样一个年轻人,做下了虎字旗这样大的一份基业,手底下更是一群精兵悍将。

  “有没有可能,虎字旗是他祖辈创下的基业,他只是继承下来。”一旁的锦衣卫小声说道。

  若是继承的基业,就没有那么让人惊诧了,如今大明的皇帝,才十几岁,比这个刘恒看上去小多了,只因为投了个好胎,坐上了皇位,成为了大明最尊贵的人。

  锦衣卫百户说道:“虎字旗确实是他白手创建,就是不知道他的背后有没有人指使,如果有的话,一定是官府中人,而且地位不低。”

  来之前,他已经了解过这个虎字旗,知道虎字旗才崛起一年多的时间,他更偏向于刘恒背后有个老谋深算的官府中人操控,而这个刘恒只是推到台前的靶子。

  刘恒骑马从守卫那里离开,经过路边几个锦衣卫身前,突然停了下来。

  “你们是逃荒过来的?”

  瘦脸锦衣卫佝偻着身子,小心翼翼的说道:“对,对,俺们都是逃荒来到的这里,听说这边招募做活的人,就过来了,没想到这里的守卫不让俺们进去,说是什么禁区。”

  “这里是虎字旗的禁区,外人不让靠近。”刘恒扬起手里的马鞭一指身后的炮场,旋即又道,“前面那个村子招铁匠学徒,管吃管住,每个月还有工钱拿,不愿意做,还可以去种地,李家那边招种地的人,东山铁场也招募矿工。”

  瘦脸锦衣卫连连点头说道:“是,是,是,刚才那个守卫也是那么说,俺们几个正准备去前面那个村子,看看能不能找到活干。”

  “在灵丘这里,只要肯卖力,你们就饿不着,好好干。”

  刘恒一扬马鞭,策马离开,朝远处疾驰而去。

  等人走远,瘦脸锦衣卫连连拍着自己的胸脯,心有余悸的说道:“他娘的,老子险些以为让人认出来了。”

  “谁说不是呢!”边上的一名锦衣卫附和了一句,脑门上全是冷汗。

  “都小心点,这里不比京城。”

  锦衣卫百户嘱咐了其他人一句,刚刚他的后背也全都湿透,几乎就要忍不住动手了。

  远处,赵武骑马跟在刘恒身后半个马身的位置,说道:“大当家,刚刚那几个人口音是北直隶那边的人,破衣里裹带着家伙,一看就不像流民,要不要抓起来审问一下?”

  “不必了,有外情局的人盯着,出不了什么事。”刘恒对赵武说了一句。

  刚从炮场出来,他便见到两个有些面熟的青壮汉子朝他做了一个外情局特有的手势,那时候他便知道路边的几个人是被外情局盯上的目标。

  为此,他特意靠近过去说了几句话。

  发现这几个人,虽然穿了一身流民那种脏破的衣服,可一个个都是身形壮硕,脸上也看不到流民特有的那种菜色。

  要说这几个人是流民,他根本不相信。

  不过,有外情局的人盯着,相信就算他放任不管这些人,外情局的人也会把人牢牢盯住,而且很快就会有人来和他汇报。

  快到赵家峪的时候,迎面疾驰来一匹快马,并且停在了刘恒他们身前。

  “大当家,属下来迟了,还请大当家责罚。”

  马背上的杨远勒住缰绳,从马背上跳下来请罪。

  “行了,上马吧,跟我说说是怎么回事。”刘恒抬手示意杨远上马。

  “是。”杨远重新上马,嘴里说道,“炮场外的那几个人是从京城来的锦衣卫,外情局的人一直盯着他们,只是没想到他们去了炮场,属下一得知消息,马上就赶了过来,没想到还是慢了一步。”

  刘恒摆摆手,说道:“不怪你,这也是巧合,我正好在炮场看咱们虎字旗刚刚铸造好的四磅炮,没想到一回来就碰到几个锦衣卫,好在他们没动手,不然这几个人死在灵丘,也是一件麻烦事。”

  “大当家,这几个锦衣卫怎么处置?他们应该咱们炮场的事情了,属下担心他们回去后就会把此事告诉给朝廷知晓。”杨远说道。

  刘恒想了一下,说道:“这事你安排,但人不能在灵丘出事,这个时候咱们尽量少吸引一些朝廷的注意。”

  “是,属下一定安排好。”杨远答应一声。

  ……………………

  宣府,范记商会的铺子里,几家宣府晋商的东主在房里来回走动,脸上露出焦急的神色。

  “范会长怎么还不来。”

  坐在座位上的梁嘉宾一脸焦急,手里的盖碗端起来放下去,来来回回好多次。

  “范东主来了。”

  不知谁喊了一句。

  屋中不管是坐着的人,还是站着的人,目光全都朝门外看过去。

  就见范永斗带着范管家从外面走了进来。

  “让各位东主等着急了,范某在这里给几位赔罪了。”

  范永斗一进屋,脸上带笑的给屋中的几个人拱手赔罪。

  “早来或是晚来一会儿都不重要,关键是草原上出事了。”黄云发手背拍着自己手心说道。

  “出什么事情了?”范永斗说道,“如今几家的货物都随范家车队进入草原,莫非各位还有自家车队去了草原?遇到了马匪?”

  自打这几家加入了范记商会,一切去草原上的货物都交由范家车队送去草原,包括原本他们几家的商道,也都给了范家,他们只需派一两个人跟随车队一起去草原,等车队返回,再和范家结算。

  黄云发脸色难看的说道,“草原上的马匪对付虎字旗的车队失败了,如今虎字旗已经开始大量运送货物去草原,而且我们还听说,土默特大汗同意虎字旗在草原上开设商铺,范会长,这事你可不能不管呀!”

看过《大明流匪》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