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大明流匪 > 第三百五十六章 锦衣卫返京

第三百五十六章 锦衣卫返京

  PS:感谢感谢枫叶飘飘似何年jop的打赏。

  “既然是土默特大汗同意的事情,你们觉得我拦的住吗?”范永斗反问屋里的几个人。

  几个人都没有接话。

  虽说他们与蒙古人之间私下来买卖货物,却都是一些小部落,土默特大汗那般人物,他们根本接触不上。

  哪怕是范家,也刚开始和板升城的拥有者素囊台吉合作。

  土默特大汗却是整个蒙古右翼的共主大汗,在蒙古诸多部落中,地位要高于板升城的素囊台吉。

  范永斗走到上首的座位上落座,嘴里说道:“既然你们几家找的马匪都失败了,以后再想在草原上对付虎字旗就难了,除非草原上那些有实力的台吉出兵去对付虎字旗。”

  “可咱们也不能眼睁睁看着虎字旗抢咱们的财路呀!”黄云发摊开双手。

  断人财路犹如杀人父母。

  虎字旗的四轮大车,装载量大,每一次往草原上运输,都有足够多的货物,车队的护卫武力又强,一般的马匪根本不敢招惹。

  如此强大的武力和运输能力,把范家商会挤出草原是迟早的事情,就算范记商会勉强留在草原上,也只能吃点虎字旗吃剩下的那点汤水。

  这是他们这些晋商不愿意看到的事情。

  加入范家商会,就是为了能够和虎字旗抗衡,现在虎字旗得到了蒙古右翼共主大汗的支持,在草原上已经占据了优势,马匪又奈何不得虎字旗的车队,这让他们这些人不知道如何对付虎字旗了。

  范永斗不疾不徐的端起盖碗喝了一口茶水,说道:“自打范家商会成立以来,你们每一次从范家商会上分到的银子比以前不少吧!”

  “不少。”梁嘉宾说道,“因为是去板升城的关系,收入不仅不少,比以前还多了不少。”

  “人无远虑必有近忧。”黄云发说道,“现在看着赚了不少,那是因为虎字旗刚开始往草原上派往车队,相信用不了多久,等虎字旗的货物在草原上铺开,咱们还想赚现在这么多银子就没那么容易了。”

  “这倒是真的。”梁嘉宾沉声说道,“范会长,你可要想想办法,咱们不能任由虎字旗在草原上发展下去,不然对咱们几家都没有好处。”

  “放心吧,我已经找到了对付虎字旗的办法。”范永斗端起盖碗喝了一口。

  梁嘉宾好奇的问道:“什么办法?”

  站在范永斗身边的范管家开口说道:“我家老爷已经派三爷去了京城,买通了几名御史,上本奏了灵丘匪患一事,有朝廷出手,相信很快就解决掉虎字旗这个麻烦。”

  “好主意。”梁嘉宾猛地一拍大腿。

  黄云发皱着眉头说道:“那个刘恒,已经走通了大同巡抚和总兵的关系,有这两位地方大员在,朝廷那边应该不会跳过这两位大员,直接对虎字旗动手吧!”

  范管家笑着说道:“黄东主请放心,这一次是大同巡按和另外一位御史一同上凑,听说已经派了锦衣卫去大同查证。”

  嘶!

  屋中出范永斗外的几个人同时吸了口凉气。

  虎字旗底子不干净不说,单是虎字旗在灵丘做的那些事情,锦衣卫到了灵丘,自然会查证的一清二楚,只要灵丘的事情传回京去,朝廷一定会派大军去灵丘剿匪。

  铸炮,造兵甲,训练兵士,还有战马骑兵,哪一条都够得上造反的罪名,与草原上的北虏走私,反倒算不得什么大罪了。

  屋中一直没有说话的王大宇突然开口说道:“虎字旗一倒,留下的那些东西怎么办?”

  “王东主提醒的是。”梁嘉宾看向范永斗说道,“怎么说虎字旗也家大业大,光是一个东山铁场,每天便日进斗金,更不要说还有四轮大车和徐家庄这处宝地。”

  范永斗从嘴边拿开盖碗,笑着说道:“东山铁场你们就别惦记了,需要用来打点朝廷大员和大同本地的官员,到是那四轮大车,范记商会可以弄到手,分给各家用,还有虎字旗在草原上的那些商铺,最后也都归咱们范记商会。”

  “哈哈。”黄云发突然笑了起来,说道,“虎字旗的人做梦也想不到,他们在草原上的一切,都是为咱们做嫁衣。”

  梁嘉宾和王大宇点头附和。

  有了虎字旗的四轮大车和草原上的商铺,将来范记商会走私草原的车队规模会变得更大,他们几家也将会赚到更多的银子。

  “有范东主这话,我们几个也就放心了。”梁嘉宾笑着说。

  黄云发笑道:“如今虎字旗就是秋后的蚂蚱,蹦跶不了几天,咱们就等着看好戏。”

  “多亏范东主足智多谋,若是我等,根本想不到去京城想办法。”王大宇吹捧了一句。

  范永斗脸上满是笑容。

  这一次对付虎字旗,他把握十足,虎字旗的战兵就算再厉害,打得过草原上的马匪,却如何也比不过朝廷大军,只等朝廷大军一来,就是虎字旗灰飞烟灭的时候。

  将来虎字旗一倒,留下的东西,足够喂饱许多人,他们范家也能从中捞到最大的一份好处。

  ………………

  “大人,这个徐家庄比灵丘县城还要热闹,周围要是有一圈城墙,还以为这里是灵丘县城呢。”

  锦衣卫一行人来到徐家庄。

  街上的行人来来往往人流不息,时不时有贩卖货物的车队从街上走过。

  道路两边有不少铺面,门外站着揽客的伙计。

  “都查清楚了吗?”锦衣卫百户问向身边的几个锦衣卫。

  瘦脸锦衣卫说道:“这里的铺子都是虎字旗的,每天光是收租,便能赚不少银子。”

  一旁的一名锦衣卫点头附和道:“虎字旗不仅收租,还收商税,按照货物的不同,有三十抽一,二十抽一,十五抽一,铁货的商税最高,十抽一,光是一个徐家庄,就为虎字旗赚足了银子。”

  锦衣卫百户眉头一皱,道:“他们这是与民争利,朝廷都不做的事情,虎字旗一个巨寇,居然明目张胆的收取商税,简直是不知死活。”

  瘦脸锦衣卫说道:“想要在徐家庄做买卖,都要交税银,不然的话,商人不允许在灵丘境内做买卖。”

  锦衣卫百户说道:“灵丘这里发生这么大的事情,居然一点消息没有透露出去,看来地方上的官员也都和虎字旗沆瀣一气。”

  “大人,那咱们接下来怎么办?还要不要去大同府找巡抚大人搬兵?”瘦脸锦衣卫说道。

  锦衣卫百户一摇头,说道:“直接回京,把这一次查证的情况带回京城,至于那些大人如何对付虎字旗,那就是那些大人们的事情了。”

  “都听大人的。”瘦脸锦衣卫开口说。

看过《大明流匪》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