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大明流匪 > 第三百五十七章 杀官

第三百五十七章 杀官

  “大哥,兄弟们这一次下山抢了不少好货,柴房里还关着一个小娘皮,那身段,啧啧啧,没的说。”

  “大哥,一会儿能不能把那个小娘皮赏给兄弟们,也让兄弟们开开荤。”说话的土匪用舌头舔了舔下嘴唇,一副猥琐的模样。

  边上一个手举酒碗的土匪说道:“老三,你着什么急,等大哥先开了荤,还能少得了你那份。”

  “兄弟我一想起那小娘皮的身段,就忍不住想享受一把。”被称作老三的人一脸猥琐的笑道。

  “让你们说的老子都心痒痒了。”

  山寨头把交椅上,翘腿坐着一名大汉,一脸的络腮胡子。

  叫做老三的那人嘿嘿的笑道:“要不大哥先去过过瘾,这酒等回来再喝。”

  络腮胡子大汉摆了摆手说道:“不急,人都抓到了山上,她还能跑了不成,来,喝酒。”

  几个山寨里的头目,纷纷举起手中酒碗,半空中碰了一下,大口大口喝起来。

  “大哥,山下来了几个自称是虎字旗的人,想要见大哥你。”

  外面跑进来一个尖嘴猴腮瘦了吧唧的汉子。

  络腮胡子大汉放下酒碗,眉头皱了起来,说道:“他娘的,虎字旗的人怎么找上门了,老子和他们没啥交道,是不是你们谁没有听老子的话,在山下抢了虎字旗的货?”

  “没有,绝对没有。”

  “大哥放心,虎字旗的车队从咱们山下过,兄弟们只当做没看见,任由他们车队离开,从来没动过手。”

  “是啊大哥,虎字旗那些人太凶了,就算动手咱们也打不过,兄弟们又不蠢,怎么可能打他们车队的主意。”

  桌上的几个头目纷纷开口说。

  络腮胡子大汉抓了一把自己下巴上的胡子,沉吟了片刻,对进来送信的土匪说道:“把虎字旗的人请进山寨,看看他们是来做什么的。”

  “是。”

  那尖嘴猴腮的汉子答应一声,从屋中退了出去。

  “真他娘的扫兴,连顿酒都喝不爽利。”那个叫老三的人嘴里发着牢骚。

  络腮胡子大汉说道:“行了,别那么多怪话,让虎字旗的人听到,小心割了你的舌头。”

  时间不长,尖嘴猴腮的土匪带着几名青壮汉子来到了山寨。

  络腮胡子大汉带着手下的几个头目已经等在了门外。

  “陈大当家。”

  双方刚一见面,杨远朝站在人群最前面的山寨大当家一抱拳。

  听到这话的络腮胡子大汉松了一口气。

  虎字旗就来了这几个人,神情态度也不像是来问罪的,说明他手下的人并没有惹到虎字旗,这让他放心不少。

  只要虎字旗的人不是来问罪的,他和他的山寨便不用担心会被虎字旗的人收拾。

  曾经盘踞在保定府的好几股土匪马贼,仗着自己的实力对虎字旗车队动手,如今坟头的草都长了三尺多高。

  也正因为那几个实力较强的土匪窝子被虎字旗收拾掉,他这个几十人的小山寨,反倒成了保定府实力较强的几个山寨之一了。

  “几位虎字旗的兄弟,快里面请,我已经让人备下了酒菜。”络腮胡子大汉满脸带笑的请杨远他们进屋。

  “陈大当家请。”杨远抬起右臂,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待所有人都进屋落座,络腮胡子大汉让手下人给杨远他们几个人身前的酒碗满上酒。

  “在下冒昧的问一句,几位虎字旗贵客来我这个小小的山寨不知有何贵干?”络腮胡子端着酒碗说。

  杨远笑着说道:“实不相瞒,我们这次来,是希望陈大当家能够出手帮忙。”

  说完,他朝自己带来的一人使了个眼色。

  只见那人拿出一个布包,放桌上,并打开了布包。

  几锭白花花的银子出现在众人眼前,一共五锭,每一锭都是二十两左右。

  几个土匪见到桌上的银子,眼睛里不是放光就是暗暗的咽口水。

  对于他们这种小山寨来说,下山抢掠一次,能抢到一二十两银子已经是不错的收获,更多的时候只抢来一些粮食和杂货,值不了多少银子。

  “这是什么意思?”络腮胡子大汉看向面前的杨远。

  杨远说道:“希望陈大当家帮我杀几个人,这只是一半定金,事成之后,还有另一半相赠。”

  杀几个人就有二百两,络腮胡子大汉忍不住舔了舔嘴唇,旋即说道:“不知贵商号想要杀谁?”

  “动手的那天,我的人会给陈大当家指认,陈大当家只管动手。”杨远把银子往前推了推。

  络腮胡子大汉犹豫了一下,说道:“以贵商号的实力,想要杀几个人自己就能做到,为何要大费周章的找我们这些落草的绿林之人。”

  杨远说道:“这一次要杀的人和官府有些关系,我们虎字旗不方便动手,所以才来请陈大当家帮忙。”

  “这个……”络腮胡子大汉面露犹豫。

  杀官的事情可大可小,虽然他喜欢银子,但更惜命,不然他也不会让手下的人见到虎字旗的车队绕着走。

  杨远笑着说道:“陈大当家放心,都是一些芝麻绿豆的小官,而且人数不多,只有几个人,以陈大当家的实力轻易就能解决掉,只要首尾处理干净,没有人会知道人是被谁杀死的。”

  “容我多问一句。”络腮胡子大汉说道,“贵商号要杀的那几个人的身份真的不能说吗?”

  杨远微微一摇头,说道:“非是不信陈大当家,而是人多口杂,消息传出去对咱们都不好,还是越少人知道越好。”

  “这叫什么话!”坐在桌上的山寨老三一拍桌面,不满道,“你们虎字旗让我们杀人,总要告诉我们杀的是谁,若是不放心,干嘛还来找我们出手。”

  “老三,坐下。”络腮胡子朝说话的那人一瞪眼。

  那位老三讪讪的坐了下来。

  “如果陈大当家不愿意接这单买卖也没关系,咱们买卖不成仁义在,在下再去找别人。”杨远扭头对身边的人说道,“既然陈大当家不愿意,把银子收起来吧!”

  跟在杨远身边的人拿回桌上的一百两银子,重新系好布包,收了起来。

  “别误会。”络腮胡子大汉急忙说道,“我兄弟不是这个意思,杀官不是什么小事,弄不好引来官府的围剿,整个山寨都有可能搭进去。”

  杨远双手往桌上一按,说道:“陈大当家放心,如果官府派兵来剿,我虎字旗可以保陈大当家和诸位兄弟不会被官军伤到分毫,甚至陈大当家愿意,也可以加入我虎字旗,别的不敢说,给陈大当家一个中队长的位置还是没问题的。”

  一番话,打消了络腮胡子的后顾之忧。

看过《大明流匪》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