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大明流匪 > 第三百六十三章 下药

第三百六十三章 下药

  “大哥,五百两,正好。”点验银子的二当家对坐在上首的络腮胡子大汉说。

  络腮胡子大汉笑道:“把银子收起来吧!杨掌柜是替虎字旗办事,还能差咱们那点银子。”

  一旁的杨远笑了笑。

  五百两的银子被山寨二当家重新装回行囊里,连同行囊一起从桌上拿走。

  络腮胡子大汉拿起酒坛,亲自给杨远倒了一碗酒,笑着说道:“来,杨掌柜,咱们再喝一碗。”

  杨远举起酒碗和络腮胡子大汉碰了一下,一口喝掉里面的酒。

  放下酒碗后,他说道:“这个酒喝的不过瘾,比不得我们虎字旗酿的高粱酒,那喝起来才叫一个过瘾,等下次我再来,一定给陈大当家和山寨里的诸位兄弟拿上几坛喝。”

  络腮胡子大汉略微失望的说道:“可惜山寨里没有,不然的话,我一定尝尝杨掌柜说的高粱酒。”

  同桌而坐的山寨老三突然开口说道:“大哥,咱们山寨里有高粱酒,至于是不是虎字旗酿的那种,小弟就不知道了。”

  “既然有高粱酒你还愣著作甚,还不快拿过来。”络腮胡子大汉一瞪眼,说道,“是不是虎字旗酿的高粱酒,有杨掌柜在这里,他还能认不出自己家酿的酒。”

  “小弟这就去拿。”

  老三站起身,转身朝外走去。

  杨远笑着说道:“我们虎字旗自己酿的高粱酒足够烈,一直以来供不应求,陈大当家这里若是也有,一定要好好尝尝。”

  “哈哈,我一定要尝尝到底有多烈。”

  刚得了五百两银子,络腮胡子大汉心情很好。

  时间不长,山寨三当家抱了两坛五斤装的酒坛回来。

  “杨掌柜你看看,这个是不是你们虎字旗酿的高粱酒。”

  山寨三当家把自己怀里的两个酒坛放到桌上,其中一坛推到了杨远的跟前。

  杨远一手按住酒坛,打量了一遍,笑道:“没错,这就是我们虎字旗酿的高粱酒,真想不到陈大当家的山寨里也有。”

  说着,他用手一捏泥封,打开了上面的泥封,一股酒香顺着坛口飘了出来。

  “好酒。”

  闻到酒香的络腮胡子眼前一亮,忍不住称赞了一声。

  是不是好酒,经常喝酒的人一闻酒香就能知道,而杨远打开的酒坛,远没有那种劣酒的酸气,反倒是弥漫着酒香。

  “老三,这酒哪弄来的,这么好的酒怎么一直没有拿出来?”络腮胡子大汉问向拿酒回来的山寨三当家。

  山寨三当家笑着说道:“这也是赶巧了,这个酒是今天徐举人家的下人送过来的,没想到居然是虎字旗酿的高粱酒。”

  “来,尝尝我们虎字旗酿的酒。”

  杨远站起身,抱起酒坛,给络腮胡子大汉身前的酒碗斟满了酒,又给自己身前的酒碗斟满了一碗。

  “这是什么酒?好香呀!”

  把银子放好的山寨二当家从外面回来,刚一进来,就闻到了酒香。

  “老二来的正好,快来尝一尝,这个是虎字旗酿的高粱酒。”络腮胡子大汉用手拍了拍一旁的酒坛。

  山寨二当家走了过来,看着桌上的两坛酒,说道:“这不是之前徐家的人送来的那几坛酒吗?”

  “对,就是徐家的人送来的。”山寨三当家说道,“可谁想到,这些酒居然是虎字旗酿的高粱酒。”

  “二当家回来的正好,一起尝尝我虎字旗酿的酒味道怎么样?”杨远拿起酒坛给山寨二当家倒了一碗酒。

  另一旁的大当家端起酒碗喝了一口,旋即说道:“好酒。”

  接着,他一口闷,喝掉了酒碗里面的酒,被辣的直吐舌头,急忙夹起桌上的菜,压下酒气。

  杨远笑着说道:“这个是蒸馏酒,够烈,不像普通的高粱酒,酸涩难喝。”

  “老二老三,你们两个也尝尝。”络腮胡子大汉指了指两个人身前的酒碗。

  山寨三当家抓起酒碗,一口喝掉里面的酒。

  随即他和之前的络腮胡子大汉一样,被辣的一个劲吐舌头。

  山寨二当家没有像他们两个人那样一口闷,而是端起酒碗小口的喝了一口,旋即眼前一亮,夸道:“真是好酒,要是不说,绝对想不到这个酒是用高粱酿的。”

  杨远笑着说道:“二当家若是喜欢,就多喝一点。”

  “二哥,这么一小口一小口喝怎么过瘾,大口喝,肚子里就跟着了火一样,那叫一个舒坦。”山寨三当家劝身边的山寨二当家多喝。

  山寨二当家说道:“杨掌柜,我借花献佛,敬你一碗。”

  “好说。”

  杨远笑着举起酒碗,与山寨二当家碰了一下,一口喝掉半碗。

  “杨掌柜,你这不行呀!没喝干净,还剩下一半。”山寨三当家用手指着杨远的酒碗说。

  一旁的山寨二当家眉头微微一蹙,说道:“杨掌柜,我可是喝了一碗。”

  杨远笑着说道:“实在不好意思,在下酒量不行,我们虎字旗酿的高粱酒又太烈,只能小口小口喝,若是一口干掉这一碗,直接就醉倒了。”

  “醉倒了也没事,就住山寨里。”络腮胡子大汉说道。

  “我给杨掌柜把酒倒满。”

  山寨三当家站起身想要倒酒,还没站稳,又一屁股坐了回去。

  “老三你喝多了。”络腮胡子笑着用手指指着瘫坐在椅子上的山寨二当家。

  山寨二当家用手揉了揉脑门,说道:“没喝多,就是有点头晕。”

  “晕就对了,这个酒够烈,老子也有点头晕。”

  说话间,络腮胡子大汉身子晃了几晃,谁知一头栽倒在了桌子上。

  “大哥你喝醉醉醉……。”

  咣当一声,山寨三当家脑袋磕在了桌子上,一动不动睡死过去。

  一人不过喝了一碗,却都睡了过去。

  “你,你往酒里下了药。”山寨二当家猛地站起身,用手指着桌对面的杨远,身子却踉跄的往后歪歪。

  噗通一声。

  山寨二当家直接摔在了地上,昏睡了过去。

  “以前都是给别人用,第一次把这东西用在自己身上,真他娘的难受。”杨远使劲晃了晃脑袋,说道,“把这三个家伙都绑起来,再去发信号。”

  吩咐了一句,自己再也坚持不住,趴在桌上睡了过去。

看过《大明流匪》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