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大明流匪 > 第三百六十五章 防备

第三百六十五章 防备

  正在双方僵持的时候,寨子方向走来一群人。

  为首的一人还没等靠近,便传来爽朗的笑声,喊道:“大公子,老颜我可算是把你给盼来了。”

  随着话音落下,一个个头不高的中年人来到了近前。

  “颜大当家。”李国助朝来人一拱手。

  “咱们兄弟还整这些虚礼做什么,喊我颜大哥,”颜思齐亲热的拉住李国助的手臂,转而看向郑铁等人,说道,“这些就是来自大同府虎字旗的人吧!”

  郑铁一抱拳,说道:“虎字旗郑铁,见过颜大当家。”

  “什么大当家不大当家的,只要是汉人来我大员岛,那就是兄弟,以后我喊老颜就行。”颜思齐豪爽的说道。

  李国助挣脱开颜思齐的手掌,怪罪道:“颜大当家,我带着虎字旗的人刚一下船,就被你的人来了一个下马威,是不是我李家的人不该来笨港这里?”

  颜思齐神情一顿,随即说道:“大公子这是哪里的话,不管是谁惹到大公子,兄弟我都收拾他。”

  李国助目光往人群中瞥了一眼。

  这个时候,人群中走出一人,说道:“大当家,刚才是属下把李大公子带来的人拦下,但属下并没有拦大公子,只是其他人瞅着眼生,不像是跑海的人,所以属下拦下来想要盘问一下,没想到惹得大公子不快,还请大当家责罚。”

  “原来是这么回事。”颜思齐微微点点头,转而看向李国助说道,“看来都是误会,不过既然惹了李大公子不快,那就要罚,大公子你看怎么罚才好?”

  听到这话的李国助脸色变了几变。

  他能听出来,颜思齐根本没有想惩罚自己手下的意思,不然也不会说了一句误会,如若他执意要惩罚这人,必然会惹来颜思齐的不快,可要是不惩罚,折损的是他李家的颜面。

  正在不知道如何是好的时候,他眼角余光扫到了站在一旁的郑铁,眼前一亮,他道:“郑掌柜,此人把你们拦在这里,你说该如何处置他?”

  颜思齐的目光看向了郑铁。

  郑铁笑着说道:“要我说就不要处罚这位兄弟了,想必这位兄弟也是为了寨子的安全,本身并没有错处,而且误会已经解开,干脆此事就此作罢,也别追究谁的错处了。”

  “好吧,既然郑掌柜都这样说了,那就依郑掌柜的意思。”李国助附和道。

  如此一来,成了他给郑铁面子,他李家也没有被人折了颜面。

  颜思齐对自己的那属下呵斥道:“郑掌柜替你求情,这一次就先饶过你,再有下次,小心我扒了你的皮。”

  “属下谢过大当家宽恕。”那人朝颜思齐一施礼。

  颜思齐说道:“谢我做什么,你应该谢郑掌柜和李大公子,若是依着我,三十棍子少不了你的。”

  “小的谢过大公子,谢过郑掌柜。”

  颜思齐的那部下分别朝李国助和郑铁各施了一礼。

  “行了,滚回去吧!”颜思齐说了一句。

  那人带着身边那些手持兵器的汉人,从岸边离开,返回寨子。

  颜思齐转而看向郑铁,笑着说道:“手下人长期和山里的野人打交道,难免做事粗犷了一些,还请郑掌柜不要怪罪。”

  “哈哈,颜大当家客气了,我虎字旗经常和草原上的鞑靼人打交道,很多也都是粗犷之人,早就习以为常了。”郑铁笑着回了一句。

  颜思齐脸上的尴尬一闪而过,随即笑道:“哈哈,那就好,那就好。”

  至于到底好不好,只有他自己心里才清楚……

  一旁的李国助开口说道:“颜大当家,咱们是不是先回寨子,郑掌柜带来的这些人中有不少是第一次乘船,还很不适应,不如先回寨子安排他们歇息。”

  “看看我,净顾着说话了,差点把正事都忘了。”颜思齐一拍脑门,旋即说道,“郑掌柜,咱们先回寨子,自打接到李爷的消息,我便让人准备出几百人居住的地方。”

  “有劳颜大当家了。”郑潮拱手致谢。

  颜思齐笑道:“以后大家就是自己兄弟,用不着这么见外。”

  一行人从岸边离开,来到几里外的寨子里。

  寨子不算特别大,但是一连十个寨子连在一起,每一个寨子相隔都不远。

  颜思齐对郑铁说道:“郑掌柜,你们来的人有些多,单独的寨子安置不开,需要分开住,但请放心,每个寨子我都交代过,一定会照顾好虎字旗的这些兄弟。”

  听到要把自己这些人分开,郑铁犹豫了一下,以为颜思齐担心他们人太多。

  这一次来到大员岛,跟随他一起来的有三百多人,算是一股不小的势力。

  颜思齐又道:“郑掌柜别误会,我这里一个寨子才三百来人,实在腾不出这么多房屋,所以只好每一个寨子腾出几间,这样才勉强留出足够的房间。”

  “就依着颜大当家的安排办。”郑铁拱了拱手。

  原本他也没打算在颜思齐这里长住,只要他们虎字旗自己的寨子建好,便会搬到自己寨子里去住,到那时,天津卫的船厂差不多造好他们自己的船,有了自己的船,便可以运一些人来大员岛上开垦。

  有船有人,他们也就能够在大员岛上站稳脚跟。

  这一次来大员岛的虎字旗的人,许多人都是第一次乘船,一来到寨子里,便安排去休息,连饭都没有吃。

  郑铁他们这些身体没有大碍的人,分开去各个寨子里照顾那些身体不舒服的人。

  ………………

  夜幕下,颜思齐的木屋里灯火通明。

  “大当家,这一次李爷把虎字旗的人安置在这里,恐怕是来者不善呀!”

  说话的是一个小胡子中年人,脸不大,一脸的麻子。

  颜思齐端起酒碗,喝了一口,说道:“李旦很早就开始防备我了,这一次把那个什么虎字旗弄上岛,就是为了钳制我。”

  “那咱们怎么办?要不要趁着这些虎字旗的人立足未稳,提前解决掉他们。”麻子脸中年人比划了一个割首的动作。

  颜思齐微微一摇头,说道:“不能乱来,只要李旦还在一天,虎字旗的人咱们就不能动,不然惹怒了李旦,大员岛将再无咱们立足之地。”

  “那就任由这些虎字旗的人在岛上立寨,抢占咱们的地盘?”麻子脸中年人眉头皱了起来。

  颜思齐沉思不语,好一会儿才道:“,这些虎字旗的人都是北方人,未必能适应大员岛的生活,咱们先等等看,等他们自己待不住了,自己就会离开。”

  “如果他们不走呢?”麻子脸中年人问道。

看过《大明流匪》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