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大明流匪 > 第三百七十一章 行得正的虎字旗

第三百七十一章 行得正的虎字旗

  跟在许学武的身后,田生兰心中五味陈杂。

  第一次来到徐家庄见刘恒,他还带着一股优越感,怎么说他们田家也是几代人经营的晋商,刘恒不过是土匪出身,虎字旗也才是冒头一年多,如何比得上他们田家的底蕴。

  可这一次来,他只剩下了后悔。

  他们田家有的东西,虎字旗一样能得到。

  原本他们田家有草原上的商道,如今虎字旗不仅有草原上的商道,还把草原上的生意做大,在草原上开设商铺,更是与土默特大汗都有交往。

  他们田家唯一能拿出手的东西,就剩下他们田家的田地,粮食上还算比较充裕。

  “二位,请进,我家东主已经等候在偏厅了。”许学武抬手朝门内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田生兰站在门外看了一眼。

  和上一次他来时一样,刘恒也是在这里接待的他,不过两次来的心境已经不一样了。

  “田东主,咱们进去吧!”一旁的陈立云出言打断了田生兰的沉思。

  田生兰回过身,点点头,说道:“陈东主请。”

  他往后退了一步,让陈立云走在前面。

  陈立云没有客气,迈步走在了前面,而后田生兰跟在后面走进偏厅。

  “田东主,咱们又见面了。”

  随着田生兰和陈立云进到偏厅里,刘恒笑着朝两个人拱了拱手。

  “见过刘东主。”

  “见过刘东主。”

  田生兰和陈立云先后朝刘恒施礼。

  “二位东主不必如此多礼,请坐吧!”刘恒笑着说了一句。

  站在刘恒身旁的赵宇图说道:“来人,上茶。”

  几个人分别落座之后,下人送上来热茶,刘恒端着盖碗,吹了吹上面的热气,目光盯着手里的茶水一个劲的看。

  田生兰和陈立云对视一眼。

  这一次他们是求上门寻找虎字旗帮忙,不能和刘恒一样故意不说话,所以只能先开口。

  陈立云开口说道:“刘东主,实不相瞒,这一次我和田东主来,是求刘东主能够施以援手,帮一帮我们两家。”

  刘恒盖上杯盖,笑着说道:“二位东主抬爱了,田家和陈家在宣府可是世代经营,我虎字旗不过是大同的一家小商号,哪里能帮得上什么忙,二位找错人了。”

  还没等陈立云说什么事,便被他直接婉拒了。

  “不,这一次只有刘东主能救我们。”陈立云站起身,朝刘恒一施礼。

  一旁的田生兰也站起身,施礼道:“还请刘东主能够施以援手。”

  刘恒眉头一皱,说道:“二位这话让我有些不明白了,我虎字旗虽说和宣府那边有一些生意上的往来,可要说能帮到二位东主,恐怕是力有不逮。”

  说着,他摇了摇头。

  坐在一旁的赵宇图说道:“二位东主怕是找错人了,应该找范家才对,听说范家在宣府成立了一家范记商会,相信以两家的实力,加入范记商会,范家不可能不管二位的。”

  听到这话的田生兰,脸色因为羞愧,涨的通红。

  这个时候他才明白,自己想要成立商会的事情,恐怕眼前的刘恒已经知晓,这让他有一种自己偷人东西被当场抓到的感觉。

  陈立云也知道田生兰的事情。

  不过,这个时候他知道自己不能不话,若是得不到虎字旗的帮助,用不了多久,他陈家和田家就会被范记商会的那些人挤垮,彻底从宣府晋商中除名。

  如今他们车架和田家在草原上的买卖差不多已经断了,几次派往草原的车队,有一半都遭遇马匪,损失惨重,已经不敢再往草原上派去车队。

  陈立云说道:“我陈家愿意支持虎字旗成立商会。”

  “田家也是支持。”田生兰紧跟着一句。

  “二位想要加入东山商会?”刘恒疑惑的说了一句,旋即摇头道,“这恐怕不行,东山商会轻易不会允许外人加入,何况二位在东山也没有铁场,那就更不能加入东山商会了。”

  陈立云急忙说道:“刘东主误会了,我们并非是要加入东山商会,而是想要成立一家新商会,一切都以刘东主和虎字旗为主,就像上一次刘东主和田东主说的那样。”

  “二位真是好打算,拿我虎字旗当什么了,你们手里的弓箭还是盾牌?”

  刘恒还没有说话,一旁的赵宇图已经开口。

  “赵先生误会了。”田生兰解释道,“我们真心实意支持刘东主成立商会,愿意与虎字旗共同做草原上的生意。”

  赵宇图不为所动,说道:“上一次田东主来,我家东主便已经说过成立商会一事,如今我们虎字旗已经可以自行和北虏交易,并且还在草原上开设了商铺,田东主你认为我们还需要再合作吗?”

  “这……”田生兰语气一噎。

  他发现自己对虎字旗来说,确实没有了多大用处,虽然他们田家有良田,粮食也多,可只要虎字旗愿意出高价,粮食从哪里都能买来,不一定非要买他们田家的粮食。

  陈立云说道:“在下知道一事,可能对刘东主有用。”

  刘恒来了一丝兴趣,放下手中盖碗,笑着说道:“不知是何事?莫非跟我虎字旗有关?”

  “此事确实和虎字旗有关。”陈立云说道:“前不久有锦衣卫来到大同,想要查刘东主和虎字旗,此事背后是范家主使,现如今,范家老三范永成人就在京城。”

  刘恒面色平静的道:“二位既然知道锦衣卫来大同查我虎字旗,为何还要与我虎字旗合作,难道就不怕将来被朝廷株连吗?”

  “怕!”陈立云苦笑一声,旋即又道,“但在下相信刘东主有办法解决此事。”

  刘恒笑着说道:“陈东主到是对我虎字旗有信心。”

  “在下不是对虎字旗有信心,是对刘东主有信心。”陈立云说道。

  刘恒笑道:“我虎字旗行得正坐得端,不怕人查,哪怕来的是锦衣卫也是一样。”

  陈立云一脸的尴尬,不知如何接话。

  如今的世道,没有根脚的商号,就算行得在正也没用,况且虎字旗又是造甲,又是造火铳,还铸炮,养步卒,养骑兵,走私北虏,实在让人看不出来哪一样算是行得正。

  换做洪武或是永乐年间,早就有朝廷大军来灵丘讨伐逆贼了。

  陈立云不好意思接话,到是田生兰出言附和道:“刘东主说得对,虎字旗自然不怕人查,刘东主也是清清白白堂堂正正,都是范永斗这个小人故意陷害。”

看过《大明流匪》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