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大明流匪 > 第三百七十九章 把虎字旗驱逐出草原

第三百七十九章 把虎字旗驱逐出草原

  “我们虎字旗在草原上成立商铺,那是大汗和诸位台吉共同允许的,如今素囊台吉却放任帐下甲士抢了我们商铺的货物,是不是应该给我们虎字旗一个交代。℃八』℃八』℃读』℃书,.■.o↑”吴敬岩语气中带着质问。

  札木合看了看面前的吴敬岩,说道:“汗帐里正在为你们虎字旗的事情商讨,对于你们的损失,只能自己承担,素囊台吉是不可能把东西退回去,这关乎黄金家族的尊严,好在损失的货物也不多,对你们虎字旗来说不过是九牛一毛。”

  吴敬岩语带不满道:“咱们都清楚,这一次素囊台吉抢了我们商铺的货,下次难保其他的台吉也动这个心思,我们虎字旗在草原上的商铺不止一处,若是都被抢,那样的话,损失可就大了。”

  “这……”札木合愣了一下。

  对方说的这种可能不是没有,他是蒙古人,太了解那些蒙古台吉心中的想法了。

  他们蒙古人一直就看不起明国的汉人,若不是有大汗在上面压着,虎字旗的商铺也不可能开的这么顺利,现在素囊台吉开了一个坏头,难保其他台吉不会动同样的心思。

  吴敬岩说道:“如果草原上所有我们虎字旗的商铺都被抢,这样的损失对于我们虎字旗来说也难以承受,所以我希望札木合你能帮我。”

  札木合面露犹豫,好一会儿才道:“恐怕我帮不了你,大汗这个时候是不会见你的,谁出面也没用。”

  “不,不是见大汗。”吴敬岩摇了摇头。

  札木合不解的看向他。

  就听吴敬岩继续说道:“我知道札木合你部落的牧场就在青城三十里外的地方,我希望可以把我们虎字旗的货物,暂时存放在你的牧场。∷八∷八∷读∷书,.2∞3.o≠”

  札木合愣了一下,没想到是这样一件事,便道:“货物放在我的牧场没问题,可是难保不会有贵人打你们货物的主意,所以我不能保证你们货物的安全。”

  吴敬岩说道:“只要能有个地方存放货物就可以,我们虎字旗会派人守卫这些货的。”

  “那就没问题了,我也只能提供一个安置货物的地方。”札木合同意下来。

  “多谢札木合你了。”吴敬岩一拱手。

  札木合说道:“用不着客气,你们虎字旗能和大汗合作,也是我引荐的,从心里讲,我还是希望能和你们继续合作下去,所以你最好劝劝你们东主,就算不能比范家出货的价格低,最好也要和他们同一个价格,这样的话,其他台吉也说不出什么来,而且有大汗在,也不会有人再去找你们的麻烦。”

  “这件事我做不了主。”吴敬岩微微一摇头,旋即又道,“不过我会把你的话带回大同,让我们东主知道。”

  札木合说道:“我只是说出我的建议,要怎么做是你们虎字旗自己的事情,我只是希望双方能够继续合作下去。”

  “我知道。”吴敬岩笑着点点头。

  札木合说道:“现在大汗不会见你,你先跟我回牧场,挑选找一处存放你们虎字旗货物的地方。”

  吴敬岩瞅了一眼汗帐,说道:“那就麻烦札木合你了。”

  “走吧!”札木合招呼一声,朝马棚走去。

  吴敬岩没有骑马来,不过汗帐这里不缺少马匹,以札木合大汗亲卫将领的身份,给他找来一匹马骑,并不困难。

  ……………………

  汗帐里,一群台吉盘坐在厚实的皮垫子上。

  “大汗,虎字旗赚的都是黑心银子,我提议把虎字旗驱逐出草原,不仅咱们土默特不与虎字旗来往,还要通知鄂尔多斯还有哈喇慎等部,让他们也驱逐出虎字旗的车队。”

  说话的是素囊台吉身后的一位台吉,他是支持三娘子一脉的台吉。

  “我不同意。”另一边的一位台吉说道,“与虎字旗合作,是大汗的决定,这才过去几个月,大汗就反悔,让大汗的威严置于何地。”

  袒拉卡申台吉说道:“连牧民们都知道范家的货便宜,虎字旗却用高价赚取牧民的牛羊,大汗若是还和这样的商号合作,才是有辱大汗的威严。”

  “这根本就是两回事。”大汗一方的台吉说道,“虎字旗的货物价高,牧民可以不去买,范家的货价低,那就买范家的货,亏的是虎字旗自己,跟大汗有什么关系。”

  素囊台吉一方的台吉中有人说道:“怎么没关系,与虎字旗的合作是大汗亲口准许,若是不把虎字旗驱赶出咱们土默特草原,牧民们会认为大汗和虎字旗一起骗取他们的牛羊。”

  “胡说八道,牧民是大汗的子民,大汗怎么可能会骗自己子民的牛羊。”大汗一方的台吉辩驳道。

  素囊台吉一方的台吉说道:“你这样想没有用,牧民们不会这么想,他们只会认为是大汗把虎字旗这个吃牧民血肉的豺狼带到草原上的。”

  “我看不是牧民认为,是你们认为吧!”大汗一方的台吉用手指着对面的台吉冷笑道。

  眼看两边的人越吵越厉害,坐在上首的卜石兔汗手里的金杯戳在身前的桌上,呵斥道:“好了,都住嘴,让你们来是商议怎么解决虎字旗的事情,不是让你们在这里互相指责。”

  汗帐里的争吵停了下来。

  就在这个时候,素囊开口说道:“范家的货物比虎字旗的货物要便宜很多,这是不争的事实,牧民们也更认同范家的东西,我看虎字旗就没有留在草原上的必要了。”

  坐在上首的卜石兔脸色一沉。

  他刚说完让双方安静,素囊就在这个时候说话,明显是不把他这个大汗的话放在眼里。

  “坎坎塔达台吉,你和虎字旗的人接触过,对此事你怎么看?”卜石兔无视掉素囊的话,目光看向右手下方的坎坎塔达台吉的身上。

  坎坎塔达台吉说道:“同样的货物,价格上虎字旗那里要高于范家,依我看,大汗不妨下一道命令,虎字旗卖给牧民的货物价格不能高于范家,否则就收回虎字旗在草原上开设商铺的权利。”

  素囊台吉说道:“以往草原上从没有明国人开设商铺,这个虎字旗算是第一个,得了这么大好处,却不知道感恩戴德,还想尽办法骗取牧民手中的牛羊,这样的明国商号,不应该继续留在草原上,我黄金家族也不允许这样的明国商人存在在草原上。”

  卜石兔汗脸色越发难看。

  他心中很清楚,这么多年过去,素囊依然没有放弃对汗位的争夺。

  虎字旗是得到他的准许,才在草原上开设商铺,如果虎字旗被驱逐出草原,对于他这个大汗的威信打击极大,这也是素囊一系台吉愿意看到的事情。11

看过《大明流匪》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