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大明流匪 > 第三百八十四章 炮手教官

第三百八十四章 炮手教官

  Ps:感谢天大地大记得一起回家的打赏

  “范会长,我已经见过田生兰和陈立云,话也带给了他们。”黄云发说道。

  “他们怎么说?”范永斗手里端着盖碗,喝了一口,又道,“有没有同意加入范记商会?”

  “黄东主,您的茶。”

  下人端着一杯热茶,送到了黄云发的跟前。

  黄云发接过来,吹了吹上面的热气,说道:“刚开始田生兰到是有些意动,不过听我说完加入范记商会的条件,两个人谁都没同意,看样子是要与虎字旗一条道走到黑。”

  “两个人还真是不识趣。”范永斗说道,“本来拉拢他们两个也是为了对付虎字旗,不过,就算没有他们,虎字旗在草原上也蹦跶不了几天了。”

  宣府这里还没有下今年的第一场雪,可天已经很凉了,屋中烧着炭火盆取暖。

  这会儿盆里的木炭烧的差不多,下人送来几块新炭,一开屋门,一阵冷风吹进来,坐在正对门口的黄云发缩了缩脖子。

  黄云发双手捂住盖碗暖手,嘴里吐着白雾说道:“咱们提的条件是不是苛刻了一点,若是没有这么苛刻的条件,我想田生兰应该会入范记商会。”

  “不必了,一个田家成不了什么事。”范永斗端着盖碗说道,“那些想要加入虎字旗那个商会的人都通知到了吗?”

  “通知到了。”黄云发笑道,“果然不出范会长所料,那些人一听到咱们范记商会在草原上对付虎字旗,全都不再加入虎字旗的商会,田生兰和陈立云两个人更是被晾在了福满楼。”

  “不过是一群墙头草。”范永斗冷哼了一声,随即他放下盖碗,朝一旁伺候的下人伸了伸手。

  那下人见到后,急忙把暖炉递了过去。

  拿起下人递过来的暖炉,范永斗揣在袖口里,两只手握在上面。

  黄云发说道:“素囊台吉真的答应帮咱们一起对付虎字旗?”

  “放心吧。”范永斗往后一靠,靠在椅背上的垫子上面,嘴里说道,“素囊台吉早就看虎字旗不顺眼了,我派去草原的人和素囊台吉手下的大将窝仑阔把对付虎字旗的事情一说,素囊台吉那边很快便答应与咱们一起对付虎字旗,帮咱们逼迫虎字旗把他们商铺里的货物降价。”

  黄云发笑着说道:“有了素囊台吉出手,想来虎字旗也没有其他办法,只能跟咱们打价格战了。”

  范永斗冷笑道:“只要虎字旗与咱们打价格战,以范记商会的实力,挤垮虎字旗是一定的,虎字旗的刘恒要是有壮士断腕的决心,说不定只是丢掉草原上的生意,若是一直和咱们在草原上斗下去,时间一久,保证连他在大同经营的老底子都要赔干净。”

  黄云发说道:“灵丘的东山铁场可是一个聚宝盆,若是咱们能弄到手,以后再也用不着从虎字旗手里买铁货了。”

  “放心,只要虎字旗一倒,这些都是咱们范记商会的东西。”范永斗说道,“素囊台吉答应过我,只要把虎字旗挤出草原,以后咱们也可以在土默特开设商铺,虎字旗如今有的,以后都将是咱们范记商会也会有。”

  ……………………

  “把楔子放进去,上调炮口角度,目标正前方那个土包,蠢货,这么小的角度怎么行,何塞没教过你们怎么计算角度吗?去,换一个大一点的楔子。”

  还没等靠近炮场,就听到西芒粗狂的嗓门大声叫骂。

  嘭!

  一声炮响从炮场传了出来。

  “西芒教官在训练咱们的炮手。”黄重解释道,“自打咱们炮场有了西芒这位教官之后,咱们虎字旗的炮手水平提升了许多,现在这已经是第三批被西芒训练的炮手了,不过刚送来不久,水平还差一些。”

  “走,进去瞅瞅。”刘恒笑了说了一句,迈步走入炮场。

  刘恒身边跟着不少人,他一出现,马上引来炮场里正在训练的炮手和西芒的注意。

  “都愣着做什么,马上清理炮膛。”西芒对呆愣在四磅炮边上的几名炮手喊了一句。

  那几名炮手急忙用刷子清理炮管里面的药渣等物。

  西芒没有等着看这些炮手为四磅炮清理炮膛,而是小跑来到刘恒跟前,右手横在胸前,恭敬的喊道:“西芒,见过大当家。”

  “哈哈,西芒你倒是入乡随俗,都知道大当家了,越来越像我虎字旗的人了。”刘恒笑着说。

  汉话懂得不多的西芒挠了挠自己的脑袋,不解的道:“入乡随俗是什么意思?不过,我西芒已经正式加入虎字旗炮队了,是一名虎字旗教官,也是虎字旗的人。”

  刘恒笑着点了点头。

  西芒加入虎字旗,成为虎字旗教官,是经过他的同意。

  与西芒一起来到虎字旗的路易斯,虽然在炮场为虎字旗铸炮,可那只是一种雇佣关系,并不像西芒,加入虎字旗战兵序列后,有了在虎字旗体系内提拔的可能。

  铸炮上面,西芒比不上路易斯和汤若望这个教士,但是他在来香山澳之前,就已经是一名非常优秀的炮手,现在来到虎字旗,算是物尽其用,留在炮场做教官,专门为虎字旗训练合格的炮手。

  一旁的黄重说道:“大当家是在再夸你,越来越像我们汉人了。”

  “多谢大当家的夸赞。”西芒又行了一个虎字旗特有的军礼

  刘恒笑着点点头,旋即又道:“炮手的训练情况怎么样?”

  西芒回过头看了一眼围在四磅炮周围的炮手,无奈的一摊双手,说道:“他们是我见过最差劲的炮手。”

  刘恒笑着说道:“我相信西芒你一定有办法把他们培养成优秀的炮手。”

  “那是当然,我西芒是最厉害的炮手,训练出来的炮手也一定是最厉害的。”西芒拍着自己胸口保证道。

  “训练有半个月了,安排他们操控四磅炮,让我看看训练的成果。”刘恒对西芒说。

  “是,属下这就去安排。”

  西芒答应一声,转身跑向不远处的那些炮手跟前。

  很快,两门四磅炮被推到了前面,八名炮手分成两组,每组四人站在四磅炮的后面,其他的炮手在后面站成一排观习。

  “目标,正前方土堆,自行装填射击。”西芒举起手中的令旗。

  两个炮组的炮手开始在四磅炮边上忙碌。

  先是调整角度,确定角度之后,打上合适的楔子,这才打响了四磅炮。

  随着两道炮声响起,两颗铁球飞射出去,第一落点却不是土堆,反而靠前了不少,直到铁球在地上弹起几次,才从土堆的一侧滚落到地上一动不动。

  “蠢货,一群蠢货,说过多少次了,角度角度,看来要让何塞好好的教教你们,连角度都计算不准确,上了战场,就会连敌人都打不中。”西芒大声叫骂。

  这些炮手在他手底下训练了半个月左右,却打出这样一个水平,这让他这位自认是优秀的炮手教官感觉丢了面子。

看过《大明流匪》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