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大明流匪 > 第三百九十一章 坎坎塔达的野望

第三百九十一章 坎坎塔达的野望

  Ps:感谢花笑云的打赏。▲-八▲-八▲-读▲-书,.◇.o≧

  “属下说的都是实话。”那蒙古甲兵说道,“马奶酒是咱们蒙古人自己的酒,自然好喝,虎字旗的高粱酿是烈酒,咱们蒙古人又都喜欢烈酒,所以一样好喝。”

  坎坎塔达拿起桌上的银壶,往自己酒杯里斟满一杯透明的液体,旋即说道:“用他们汉人自己的话说,酿酒是奇淫技巧,好好的粮食都酿成了这种无用的东西。”

  酒香从酒杯中飘了出来,站在一旁的蒙古甲兵使劲耸了耸鼻子。

  坎坎塔达注意到对方的小动作,笑问道:“闻出来是什么酒了吗?”

  “嘿嘿,虎字旗的高粱酿。”那蒙古甲兵嘿嘿一笑。

  “没错,就是虎字旗卖到草原上的高粱酿,来,尝尝。”坎坎塔达把手里的酒杯递了过去。

  “属下真喝了?”那蒙古甲兵犹豫着说,目光死死盯在酒杯上,不动分毫。

  “喝吧!”坎坎塔达伸手往前一递。

  那蒙古甲兵急忙接过来,一口喝了下去。

  喝完,仍恋恋不舍的盯着酒杯一个劲的看。

  坎坎塔达拿回酒杯,说道:“若是俺答汗时,这样的酒,想喝多少就能喝多少,明国人不给,那就去他们那里抢,只要是明国人有的,咱们蒙古人统统都抢回来。”

  站在面前的蒙古甲兵眼前一亮,兴奋的说道:“台吉,咱们什么时候去明国腹地走上一遭,最近虎字旗的高粱酿都买不到了,干脆台吉带着大家去攻打大同,听说虎字旗就在大同的一个县城里。▲≥八▲≥八▲≥读▲≥书,.√.≧o”

  “会有那么一天的。”坎坎塔达隔着蒙古包,望向大明所在的方向。

  听到这话,那蒙古甲兵面上露出失望之色。

  坎坎塔达收回目光,对面前的蒙古甲骑说道:“酒也喝了,你去把牧民手中的皮子都收过来,拿去和范记商会的人换成粮食和茶铁这些东西。”

  “台吉,咱们已经换了不少了,足够牧民这个冬天用的,用不着再换了吧!”那蒙古甲兵不解的说道。

  坎坎塔达看着面前的蒙古甲兵说道:“你真以为范记商会的东西会一直这么便宜下去?”

  那蒙古甲兵说道:“虎字旗为了从牧民身上赚银子,卖的东西才会那么贵,现在的范记商会不像虎字旗那么黑心,卖的东西便宜了很多,完全可以等牧民用完,再去找范记商会买。”

  “察喀克。”坎坎塔达说道,“你是我身边的亲卫,射箭骑马的本事你样样拿手,可要比起明国人的弯弯绕,你永远比不过。”

  “明国人要是敢骗我,属下一定扭断他的脖子。”察喀克抬起右手捏成了一个拳头。

  坎坎塔达笑着摇了摇头,说道:“虎字旗和范记商会都是明国商人,两家争斗早晚会分出胜负,将来不管哪一方获胜,都不再有现在这样便宜的明国货。”

  “素囊台吉的人不是说范记商会是咱们蒙古人的朋友吗?难道范记商会也会和虎字旗一样,想要骗牧民的牛羊和皮子?”察喀克眉头皱了起来。

  坎坎塔达神色郑重的说道:“察喀克你记住,咱们蒙古人的朋友只能是蒙古人,明国人永远不可能是蒙古人的朋友。”

  “是,台吉。”

  察喀克虽然不太理解,但他相信台吉说的话,只是他太笨,暂时没有想明白。

  坎坎塔达吩咐道:“你去告诉咱们的牧民,手里用不上的皮子不要留了,全都拿出来,去范记商会那里换成他们需要的东西。”

  “是。”察喀克一施礼,旋即又道,“草原上的两家明国商人,争斗的这么厉害,台吉你说哪一家会赢?”

  坎坎塔达反问道:“你觉得呢?”

  “属下认为范记商会一定赢。”察喀克应道。

  坎坎塔达笑着说道:“谁赢都不要紧,因为最后只能是咱们蒙古人赢,汉人赚来再多的财富,将来还是要属于咱们蒙古人的。”

  察喀克露出茫然的眼神。

  坎坎塔达没有解释,而是说道:“派去青城的人有没有消息传回来?”

  “有。”察喀克说道,“虎字旗又来了一支车队,有好几百人,为首的一人曾来过青城,听说还是虎字旗的重要人物。”

  坎坎塔达冷笑道:“明国人就喜欢勾心斗角,就连明国的商人也不例外。”

  边上的察喀克说道:“属下听说虎字旗把各个商铺的货物收到了一起,放在了札木合的部落里,咱们是不是可以去札木合那里要来一部分,反正都是汉人的东西。”

  “那是大汗的东西,你就别惦记了。”坎坎塔达说道。

  察喀克说道:“素囊台吉手下的人抢了虎字旗的商铺,听说抢来了不少铁器,虎字旗在札木合部落里的货仓更大,里面的东西一定更多,这么好的机会,要是错过,那就太可惜了。”

  “札木合的部落是大汗的直属部落,没有大汗的旨意,谁也不能动里面的东西。”坎坎塔达看着察喀克说道,“是谁跟你说虎字旗的货仓在札木合的部落?”

  察喀克说道:“是窝仑阔告诉属下的,他还跟属下说,若是台吉对虎字旗的货仓有意,素囊台吉愿意出手相助。”

  “哼。”坎坎塔达冷哼一声,道,“过去这么多年,看来素囊还对汗位念念不忘,就算大汗哪天真的不在了,也轮不到他钟金哈屯一脉的人坐汗位。”

  俺答汗死后,辛爱黄台吉继承汗位,后又有扯力克继承汗位,钟金哈屯一脉的卜他失礼便开始与扯力克争夺汗位,到了素囊这一代,又开始与卜石兔争夺汗位,可以说钟金哈屯一脉的人一直在争夺土默特的汗位,可每一次都以失败告终。

  也正因为这几次土默特内部的争斗,使得土默特的实力削弱的越发厉害,最后再无力去大明境内叩关,这才有了大明与土默特几十年的和平。

  坎坎塔达最怀念的便是俺答汗在时,那时的土默特是整个漠南蒙古的领袖,俺答汗振臂一挥,十万控弦将士便挥鞭南下,那是何等的风光。

  所以他对钟金哈屯一脉的人没有任何好感,心中认为是这一脉的人挑起了土默特的内斗,才使土默特落到今天这幅境地,挨着土默特的部落再也不受土默特大汗指挥,蒙古右翼共主大汗也成了虚名。11

看过《大明流匪》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