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大明流匪 > 第三百九十二章 范管家借兵

第三百九十二章 范管家借兵

  范管家朝面前的蒙古甲兵一拱手,道:“劳烦这位蒙古将军,在下想要求见素囊台吉,还请通报一声。”

  “汉人?”门外的蒙古甲兵斜睨的瞅了一眼。

  范管家恭敬的说道:“在下是范家商会范会长身边的管家。”

  “哦!范家商会的人。”那蒙古甲兵又瞅了他一眼,淡淡的说道,“在这里等着,我进去给你通禀。”

  说完,那蒙古甲兵丢下范管家,一个人进到里面去通禀。

  时间不长,他从里面出来,对门外的范管家说道:“台吉让你进去,不过进去之前,需要搜身,谁知道你们汉人会不会加害我们台吉。”

  “是,是,是,几位将军尽管搜身。”范家管陪笑道。

  两名蒙古甲兵走过来,开始搜范管家的身。

  一番搜查下来,只掏出来几两碎银子,那蒙古甲兵直接揣进自己怀里,然后说道:“走吧,跟我进去。”

  身上的银子都被拿走,范管家什么话都不敢说,老老实实的跟在那蒙古甲兵身后。

  素囊的住处是一座两进的宅子,院子里铺着青石板,前院一侧有个马棚,马桩上拴着几匹蒙古的矮马。

  从院子走里过去的时候,一股马粪的味道往鼻孔里钻。

  范管家微微低着头,脸上露出鄙夷之色。

  堂堂板升城的主人,土默特的大台吉,却在自家院子里养马,这样的事情连他们大明随便一个富商都不会做,也只有这些蒙古人才会什么都不懂,在前院养马。

  “台吉,范记商会的人来了。”

  带范管家进院的那蒙古甲兵来到一间屋门外恭敬的说了一句。

  “带进来吧!”屋中传来素囊慵懒的声音。

  那蒙古甲兵回过身,冷着脸对范管家说道:“进去吧!”

  “多谢将军。”范管家拱手行了一礼,这才推开门,迈步走了进去。

  进到屋中,一道道热浪扑面而来,只让他觉得身上寒意瞬间被驱赶走大半,

  屋中摆放着两个炭火盆,里面烧的是晾干后的牛粪,蒙古人都喜欢用这种东西取暖做饭。

  炭火盆在屋子中间,再往后是一个圆脸蒙古人,大马金刀的坐在座位上,边上作陪的是素囊手下的亲卫将军窝仑阔。

  范管家见过素囊,一眼认了出来,急忙往前走上两步,跪倒在地,喊道:“小的范有福,见过素囊台吉。”

  素囊上半身前压,一条胳膊搭在膝盖上,嘴里淡淡的说道:“听说你要见我,你们范记商会又有对付虎字旗的办法了?”

  范管家跪着说道:“回台吉的话,小的刚得到消息,虎字旗派到草原上的人去了兀鲁特部,已经走了一天多,听说带了好几大车的礼物,想必是去见五路把都儿台吉,还请台吉早做打算。”

  “他们去见五路把都儿干本台吉何事。”素囊冷笑道,“真以为本台吉是你们这些汉人手中的刀,任由你们使唤。”

  “小的不敢,小的不敢。”范管家急忙叩首。

  “哼,谅你们也不敢。”素囊冷哼一声。

  范管家小心翼翼的抬起头,说道:“小的是担心虎字旗的人会得到五路把都儿台吉的支持,眼看虎字旗在草原上的商铺就要被挤垮掉,这个时候五路把都儿台吉掺和进来,多少都会带来一些麻烦。”

  “就算虎字旗得到了五路把都儿这个老家伙支持又如何?”素囊说道,“本台吉支持你们范记商会对付虎字旗,是不希望他们继续和青城那边合作,你们范记商会若是对付不了虎字旗,那本台吉何必还要与你们合作,来草原的明国汉商又不止你们范记商会一家,大不了本台吉再换一家。”

  “大汗您误会了,小的不是这个意思。”范管家急忙解释道:“虎字旗这一次来了一位重要人物到草原上,小的只是希望能借此机会把人除去,对挤垮虎字旗也有好处。”

  素囊目光一冷,阴沉的说道:“你是想让本台吉派兵替你们去杀人?”

  “这一次虎字旗的人去兀鲁特部,路上要走好多天,正是除去他们的最好时机,台吉只要派兵半路截杀便可以绝后患……”范管家跪在地上,右手比划了一个砍杀的动作。

  听到这话的素囊台吉收回搭在膝盖上的手臂,身子往后一靠,说道:“这是你们范记商会和虎字旗之间的事情,本台吉不会派兵。”

  “台吉,这是除去虎字旗最好的机会。”范管家语带激动地说。

  “本台吉说了,不会派兵,难道还要本台吉再重复一遍吗?”素囊声音一下子冷了下来。

  “台吉……”

  后面的话范管家终究没敢说出来。

  素囊冷声说道:“本台吉不是你们范记商会的刀,你们想杀谁本台吉就要替你们去杀谁,今天这样的事情再有下次,本台吉一定用马拖着你,围板升城跑上一圈。”

  板升城和明国境内的县城比起来算不得什么大城,可要是把人用绳子绑在马后面拖着跑上一圈,什么人也难逃血肉模糊惨死的下场。

  范管家身子一颤,心生寒意,感觉到素囊的怒意。

  一时间真的害怕对方因为恼怒而杀了他。

  来草原上这段时间,他感触最深的就是汉人在草原上没有任何地位可言,连一个普通牧民都能够随意抽打一名汉人。

  若是板升城的这位主人生气,真要杀死他一个明国汉人,谁也救不了他,就算是他家老爷范永斗出面都不行。

  汉人之中在素囊面前有几分面子的,也就只有赵家那位老太爷,可赵家那位老太爷从不认为自己是汉人,又怎么会帮他一个汉人去违背素囊这个台吉的意思。

  “这一次先饶过你。”素囊说道,“回去告诉你们范会长,若是不能把虎字旗赶出草原,以后范记商会也不用来草原了,滚吧!”

  “是,是,是,小的告退。”

  范管家从地上爬起来,躬着身子从房里退了出来。

  等关上房门,他这才用手擦掉额头上的冷汗。

  待范管家一走,同在房间里的窝仑阔说道:“台吉,范记商会的这个人说的没错,虎字旗的人带着礼物去兀鲁特部一定是寻求五路把都儿台吉的支持,不如让末将带人追过去,半路把这些人都杀光。”

  素囊摆了摆手,说道:“用不着你动手,范记商会的人自会找人动手,咱们的儿郎们也不是用来做这种事情的,用他们汉人的话说,让他们两家汉人自己去狗咬狗。”

  “台吉英明。”窝仑阔奉承了一句。

看过《大明流匪》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