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大明流匪 > 第三百九十三章 伙计来报

第三百九十三章 伙计来报

  对于窝仑阔的奉承,素囊很是得意,嘴角露出了似有似无的笑容。∟★八∟★八∟★读∟★书,.2▲3.o︾

  素囊说道:“五路把都儿那个老家伙才不傻,绝不会掺和到虎字旗和范记商会的争斗之中,更不会表明立场的去支持哪一方,他最多也就是袖手旁观。”

  “台吉的意思是说,就算虎字旗派人去了兀鲁特部,见到五路把都儿台吉也没用,老台吉是不会管他们的。”窝仑阔询问道。

  素囊点点头,说道:“范记商会背后有范永斗,是经年的老晋商,和草原各部多有往来,本台吉相信他有能力对付虎字旗,只是可惜虎字旗留下的那些东西,全都藏在卜石兔手下亲卫的部落里。”

  窝仑阔说道:“末将已经把这个消息透露给了坎坎塔达台吉手下亲卫察喀克,只要坎坎塔达对虎字旗留下的货物有意,咱们就有机会。”

  素囊微微一摇头,说道:“坎坎塔达一直都忠诚于卜石兔,他不会动卜石兔的东西,要是换作袒拉卡申还差不多。”

  “那要不要末将把消息透露给袒拉卡申知道?”窝仑阔询问道。

  素囊一摇头,说道:“袒拉卡申分量不够,实力也不够强,只有坎坎塔达这样有实力的大台吉出手,才能从卜石兔手里分到虎字旗留下的货物。”

  窝仑阔面露惋惜道:“虎字旗有自己的铁场,上一次从他们商铺里抢来的铁器,交由那些白莲教的汉人打造成箭簇和兵器,听打造的铁匠说,这些铁在大明都是好铁,打造出来的兵刃比一般的兵刃耐用,如今虎字旗在草原上的几家商铺货物都藏在了木合部落里,肯定有不少铁货。%∷八%∷八%∷读%∷书,.≮.※o”

  “确实有些可惜了。”素囊叹道,“范记商会卖给咱们的铁货,也都是从虎字旗买来后,转手再卖到草原上。”

  窝仑阔犹豫了一下,说道:“若是坎坎塔达台吉不愿意出面,不如台吉您出面,和大汗提出分虎字旗留下的货物,到时一定会有很多台吉支持,相信五路把都儿台吉也会同意。”

  “也不是不行。”素囊面露思索说道,“虎字旗一倒,五路把都儿这个老狐狸一定不会放过虎字旗留下的货,到时说不得要和他合作一把。”

  对于虎字旗和范记商会的争斗,虎字旗如今处处受到打压,很多台吉已经认定虎字旗会输给范记商会。

  要不是虎字旗的人动作太快,提前把几个商铺的货物都运走,早就有台吉打那几个商铺的主意了。

  将来等到虎字旗一倒,剩下的货物自然不允许带离草原,留下来那么多的货物,足以让每一个台吉眼热。

  没有实力的小台吉只能在心里惦记,像素囊这样有实力的大台吉,有能力从卜石兔手中分走一部分虎字旗剩下的货物。

  窝仑阔感慨道:“要是范记商会输给虎字旗就好了,范记商会运到草原上的货物都搁在了咱们板升城,到了那时,这些东西都是台吉您的。”

  素囊脸一沉,道:“不要被眼前的好处蒙蔽住双眼,我要的是削弱卜石兔一系台吉的实力,范记商会留下的货物虽然重要,但对付卜石兔一系的台吉更重要。”

  “台吉怪罪的是,末将记下了。”窝仑阔急忙认错。

  素囊神情缓和了一些,说道:“行了,你是我身边的亲卫将领,我不会真的怪罪你。”

  “末将谢过台吉。”

  窝仑阔右手平放胸前一行礼。

  ……………………

  范管家从素囊这里离开,坐上等在门外的马车,回到范记商会在板升城的住所。

  他一回来,屋中的两个人迎了上来。

  其中一人急切的问道:“怎么样?素囊有没有答应派兵去截杀虎字旗的人?”

  另一个人虽然没有说话,却同样翘首以盼。

  范管家神情失落的摇了摇头。

  边上的两个人神情都是一沉,另一人说道:“素囊不同意派兵?”

  范管家说道:“素囊说他不掺和咱们范记商会和虎字旗之间的争斗,并且让我转告我家老爷一句话……”

  边上的两个人目光同时看了过去,其中一人说道:“转告什么话?”

  范管家说道:“素囊说,如果不能把虎字旗赶出草原,那范家商会也不允许再留在草原上。”

  边上的两个人互相对视了一眼,都从对方眼中看到担忧之色。

  换做旁人说这话,他们可以不相信,但素囊不一样,他是土默特的大台吉,黄金家族血脉,如果素囊说了不让范记商会进入草原,大多数蒙古人部落都会给他这个面子,土默特大多数部落和一些与土默特关系较好的台吉,都不会再与范记商会合作。

  这一次范记商会派来草原上三位管事。

  为首的是范永斗身边的范管家,剩下两位分别是梁家和王家的人。

  范永斗是范记商会的会长,另外两家派来草原上的人自然以范管家为主。

  梁家的梁友说道:“素囊不愿意派手里的甲骑去截杀虎字旗的人,光靠咱们自己,根本没有足够的人手去做这事。”

  另一边王家的王学虎说道:“要不然算了,反正咱们现在已经打压的虎字旗抬不起头,牧民也都认定虎字旗骗了他们的牛羊,相信用不了多久,虎字旗只能灰溜溜的滚出草原。”

  范管家没有说话,手托下巴,面露沉思。

  就在这时候,房门被推开,从外面跑进来一个范记商会派到草原上的伙计,一进屋,他便大声喊道:“不好了,出事了,出大事了。”

  伙计的突然闯入,惊醒了范管家。

  “慢点说,出什么事了?”梁友出言问道。

  那伙计气喘吁吁地说道:“是虎字旗那边,他们在几个板升地的铺子都重新开张了。”

  “什么?他们还敢卖货!”王学虎一惊。

  梁友急忙问道:“他们是不是和咱们用同样的价钱卖货给牧民,还是比咱们还低?”

  “二位别担心。”范管家说道,“虎字旗若是和咱们一样的价格把货卖给牧民,不正落入几位东主设好的圈套里。”

  “对,对,对。”

  梁友和王学武两个人连连点头,心中踏实了许多。

  “不是,他们没有把货便宜卖给牧民。”那伙计摇了下头,说道,“他们根本就没有卖货,反而不停的买咱们卖的货。”

  “什么?”

  范管家一愣,随即眉头皱了起来。11

看过《大明流匪》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