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大明流匪 > 第三百九十四章 截杀

第三百九十四章 截杀

  “范管家,你可要想想办法啊!这样下去,咱们卖的越多,赔的也就越多。③≠八③≠八③≠读③≠书,.↗.o●”梁友担心地说。

  王学武说道:“谁也没想到虎字旗会来这一手,我看还是早些把消息传回去,等范会长和几个东主拿主意。”

  “把消息传回去是肯定的,但现在怎么办?”梁友看向范管家。

  范管家沉吟了片刻,说道:“虽说虎字旗没有选择降价卖他们的货,可买咱们的东西一样要花银子,归根结底还是与咱们范记商会拼银子,终究没逃出几个东主设下的圈套。”

  “那咱们接下来该怎么办?”梁友看向范管家。

  王学武也把目光看向范管家身上。

  范管家捏了捏下巴上的胡子,说道:“劳烦二位,咱们三人各写一封信回去,让伙计带回宣府,把虎字旗的动作告知我家老爷和梁东主与王东主。”

  梁友点了点头,说道:“这事好办,我们二人现在就可以写,关键是从板升城到宣府,一来一回最少也要十几日,这段时间里,咱们总不能什么也不做呀!”

  “梁兄说的在理。”一旁的王学武点头附和。

  “咱们当然不能什么都不做。”范管家开口说道。

  王学武和梁友看向范管家。

  就听范管家继续说道:“虎字旗出现变化,完全是因为灵丘那边来了主事的人,这也正好是咱们的机会。”

  “什么意思?”

  梁友和王学武面露不解。

  范管家说道:“虎字旗派来草原上的人肯定十分要紧,不然也不会刚一到草原,虎字旗就开始对咱们范记商会的货出手,所以现在正是咱们的好机会,只要除去这一次虎字旗派到草原上的人,肯定可以重创虎字旗,到时候咱们在草原上的事也可以做的更顺利,二位也能得到梁东主和王东主的夸奖。+∧八+∧八+∧读+∧书,.※.→o”

  听到这话的梁友和王学武露出失望的神色。

  王学武更是开口说道:“素囊台吉不愿意派兵,就凭咱们带来的这几个护卫和伙计,哪里能是虎字旗那些护卫的对手,要知道虎字旗的战兵,还是很能打的。”

  梁友点着头说道:“没有素囊台吉的兵马相帮,咱们就算有这个心,也做不到呀!”

  “我有办法。”范管家开口说。

  “什么办法?”梁友不解的问道。

  范管家说道:“素囊台吉不愿意出兵帮咱们,咱们可以请马匪出手,草原上最不缺的就是马匪,尤其这个日子口,马匪的日子也不好过,他们要是听说虎字旗的人带了几大车的货物,一定会动心,到时候他们主动会帮咱们把人除去。”

  王学武皱起眉头,说道:“办法是好办法,关键是咱们根本不认识什么马匪,若是靠散播消息让马匪知道虎字旗的人去了兀鲁特部,时间上肯定来不及,而且虎字旗的人也一定会提前做好防范。”

  范管家淡淡一笑,道:“我到是认识一股马匪,而且这股马匪就盘踞在大青山附近,同时也是通往兀鲁特部的必经之路,只要咱们把消息送过去,马匪一定能在虎字旗的人赶到兀鲁特部之前动手。”

  “那还等什么,咱们赶紧派人去给马匪送消息,虎字旗的车队已经走了一天,再晚怕是赶不上了。”梁友开口说。

  “对,对,对,抓紧把消息告诉马匪,让马匪对虎字旗的人动手。”王学武点头附和。

  范管家瞅了面前的两个人一眼,说道:“既然二位都同意,那咱们现在就派人给马匪送信。”

  为了让马匪相信不是骗他们,范管家让人收拾出一张桌子,上面平铺开白纸,他在纸上写了一通,又用范家的印章,盖在了上面,并且让梁友和王学武两个人也把随身的印章盖上。

  做好这一切后,等纸上的墨迹晾干,折好装进信封里,用火漆封好信口,交给一名伙计,让其带去大青山。

  “咱们三个人再分别写一封信,把这里的事情传回宣府。”范管家对身旁的另外两个人说。

  本来一封信就可以交代清楚草原上发生的事情,但他知道,就算自己不说,梁友和王学武两个人也会暗中各自写信,把这里的消息传回给他们背后的两位东主知晓。

  梁友和王学武两个人谁也没有假意推脱。

  两个人各写了一封信,吹干上面的墨迹,装进信封,用火漆封好。

  范管家拿起三封信,交给了另外的伙计,让其带回宣府。

  做好这一切后,范管家看向梁友和王学武,笑着说道:“二位,接下来咱们就静候佳音了。”

  “哈哈,若是这次事情能成,一切都是范管家的功劳。”梁友朝范管家一拱手。

  王学武附和道:“梁兄说的是,多亏了范管家,不然咱们就算知道虎字旗的人去了兀鲁特部,也没有人手去截杀。”

  范管家同样一拱手,说道:“二位过誉了,若是事情成了,也有二位的功劳在里面。”

  三个人互相吹捧了几句,王学武这才说道:“我看这天也到正午了,不如弄两个下酒菜,咱们好好喝上一杯,算是提前庆祝了。”

  “也好。”范管家点头赞同,旋即又道,“可惜没有虎字旗的高粱酿,那酒一口下去,全身都暖和,正适合这个时候喝。”

  梁友说道:“凑合喝点吧!咱们带来的酒都是卖给蒙古人的,能有什么好酒,都是便宜的货色,比下里巴人喝的高粱酒强不了多少。”

  三个人是范记商会派到草原上的管事,自然不缺少伙计伺候,几样简单的下酒菜很快送进屋中,同时还有一坛未开封的酒坛。

  这个时节的草原没有什么青菜,除了咸菜外,就是烤肉,或是炖肉。

  菜摆上桌,几个人推杯换盏吃喝起来。

  ……………………

  天空晴朗,万里无云。

  远远的就能看到一支车队出现在草原上,并朝着前方前行。

  “来了,来了,车队来了。”

  一匹快马从远处疾驰而来,来到一片矮林前面,朝林子里面大喊。

  矮林里稀稀拉拉有一些矮树丛,树枝都是光秃秃的,落叶早就掉光,地面背阴的地方还有一些未开化的积雪,但多数地方是一些枯草。

  “他娘的,等了这么久,可算是来了,再不来兄弟们都冻坏了。”林子里,有个粗狂的汉子骂了一句,旋即一举右臂,大喊道,“全体都有,上马。”

  矮林里面少说藏了上百骑,听到命令,纷纷骑上马背。

  从粗狂汉子下命令到所有人骑上马背,整个过程,连二十个呼吸都没有。

  此时的矮林里,只剩下马蹄原地踩踏地面和喘息的声响。11

看过《大明流匪》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