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大明流匪 > 第三百九十五章 你们不是马匪

第三百九十五章 你们不是马匪

  “管事,这天也太冷了,脚都冻木了,不如先找个地方烤烤火,顺便让大家歇歇脚。%∷八%∷八%∷读%∷书,.≮.※o”车队中,一名跟车走路的伙计,对坐在车上的一中年人说道。

  坐在车上的中年人坐正了身子,抬头看看天,说道:“再坚持坚持,这会儿天还亮堂,趁着太阳足,告诉大家再赶些路,等到了歇脚的地方,烤着火,喝着热汤,那才叫一个舒坦。”

  “得咧,听管事您的。”那伙计答应一声,旋即回过头,对身后跟来的其他伙计喊道:“管事说了,等到了地方,有热汤喝,大家趁着太阳足,多赶些路,别耽误了行程。”

  “光是热汤不行,要换成肉汤,大家伙儿说对不对?”

  “对,喝肉汤。”

  “这么冷的天,喝上一碗肉汤才舒服。”

  车队中,众多伙计纷纷叫嚷,吵着要喝热汤。

  那管事坐在车上一扭身子,朝喊的最热闹的几个人说道:“只要天黑之前再走出二十里路,今晚就喝肉汤喝。”

  “都听到了没有,范管事可是说了,只要咱们天黑之前再走出二十里路,今晚上咱们就喝肉汤,为了喝上暖乎乎的肉汤,大家伙加把劲。”

  有老持稳重的伙计对着车队里的其他伙计大声喊。

  “就为了喝这碗肉汤,说什么也要再走出二十里路。”

  许多伙计纷纷叫嚷着。

  坐在车上的管事见到随车的伙计重新打起了精神,暗中松了一口气。

  冬日里往草原运货是最难的活计,范记商会很少有人愿意接这份活,天晴的时候还好一些,有太阳晒在身上,多少能暖和一点,若是运气不好赶上风雪天,弄不好就要冻死人。【←八【←八【←读【←书,.2↘3.o

  范友拿起酒壶喝了一口酒。

  酒是劣质的高粱酒,胜在味道够烈,喝下去身上能够暖和一些,不仅他这个管事准备了一壶,就是其他的伙计也都是一人一壶。

  冬日的草原一片枯黄,一些土包远远望去,和坟头差不多,说不出的晦气。

  “管事你快看,前面那个是不是马群?”走在车边的一个伙计,突然用手指着前方说道。

  范友的目光随着对方手指的方向看过去。

  前方枯黄的地平线上,突然多出了一抹黑色的洪流,朝他们这个方向席卷而来。

  轰隆隆!轰隆隆!轰隆隆!

  马蹄声犹如晴天响雷,炸响在车队中每一个人的耳边。

  “不好,是马匪!”

  随着远处黑色洪流的靠近,范友已经能看到马背上的人影,这个时节能出现在草原上的成队马群,只能是马匪的队伍。

  “快,快,快,调转车头,往回走。”

  范友在车上大声叫喊,同时两只手不住的往回做驱赶状。

  赶车的车夫挥动手里的鞭子强行调转马头,边上的伙计帮着车夫一起弄,想要快些把车头调过来。

  哪怕所有人都知道有马匪过来,却没有人脱离车队独自逃走。

  不是不想逃,而是这个时节,若是离开车队,没有了帐篷和其它一些取暖的东西,那就只能冻死在草原上。

  马蹄声越来越响,大地仿佛都跟着颤动起来。

  车队里的牲口都是拉车用的牲口,本就不以速度见长,又拉着大车和车上的货物,根本跑不起来,而且走的速度也不快,只比正常人走路稍微快一点。

  远处的黑色洪流很快追了上来,一左一右,分出两支马队直接连人带车给围在了中间。

  赶车的车夫这时候哪里还敢继续赶车,老老实实的把马车停下来。

  “好汉爷爷饶命,好汉爷爷饶命。”

  看到跑不了,车队中大半的伙计都蹲在了大车边上,一些反应慢的伙计也是有样学样,蹲在了拉货的大车旁边。

  “所有人,离车十步外的地方,双手抱头蹲下。”马匪中有人喊了一声。

  范友和其他慌乱的伙计,跌跌撞撞的来到距离车队十步左右的地方,一个个双手抱头,蹲在了地上。

  “队长,一共四十八个人。”

  马背上的一名骑手,数了一遍范家车队里的人数,来到老五的身边禀报。

  老五点点头,催马往前走了几步,来到蹲在地上的四十多人跟前,居高临下的问道:“谁是管事?”

  “爷,小的是车队管事。”范友小心翼翼的举起自己的右手。

  老五目光从范友身上错过,又问道:“所有赶车的车夫都站起来?”

  随着他的话音落下,蹲在草地上的四十多人里面却没有人起身。

  老五眉头一蹙,又道:“给你们活命的机会不要,自己想死,那就不用站起来了。”

  这一次,十多个人相继站起身。

  “我,我,我是车夫。”

  “我也是,我也是。”

  车夫们争先恐后的叫喊着,生怕老五真的会杀了他们,就算不杀他们,把他们在这里丢下,这样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地方,一个晚上就能把人全都冻死。

  老五对身边的一名骑手说道:“把这些车夫带去搜身。”

  “是。”那骑手答应了一声。

  旋即招来两名骑手,随他一起把这些车夫带到一旁,挨个搜身。

  这些车夫不敢有丝毫反抗,一个个战战兢兢,任由这些穿着黑色盔甲的马匪搜他们的身。

  一番搜身下来,反倒让这些车夫松了一口气。

  搜身的马匪只把他们身上的兵器拿走,其它值钱的东西一样都没动,又都给他们留了下来。

  “你们这些人,全都回车上去,看好牲口,一会儿赶车跟我们走。”那骑手对搜完身的车夫说。

  那些车夫听到不杀他们,一个个面露喜色,连滚带爬的回到了各自拉货的大车跟前。

  范友抬头看向马背上的老五,说道:“你们不能这样做,我们是范记商会的车队,你们要是把车都带走,范记商会不会放过你们的。”

  听到这话的老五斜睨的瞅着说话的范友,冷笑道:“你什么时候见过马匪抢了东西还会还回去的!”

  “不,你们不是马匪。”范友大声叫嚷道,“我知道你们,你们是虎字旗的人。”

  蹲在草地上的范记商会伙计,纷纷抬头看向眼前穿着黑色盔甲的骑手。

  再听到这些人不是马匪,每个人心中都偷偷松了一口气。

  落在马匪手里,他们清楚自己很难活命,但虎字旗是大同的商号,很多伙计都听说过,落到虎字旗的人手上,总比落在马匪手上要强。11

看过《大明流匪》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