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大明流匪 > 第四百零五章 请兵

第四百零五章 请兵

  范管家神色不满的朝屋门方向看过去,旋即神色一变,急忙站起身,往前快走两步,恭敬的说道:“老爷,您怎么来了?”

  “哼,我要是再不来,范记商会就要被虎字旗赶出草原了。∵八∵八∵读∵书,.↗.▲o”范永斗沉着一张脸,语气十分的不好。

  范管家低着头,说道:“是小的辜负了老爷的信任,没把事情办好,千算万算没算到虎字旗会派人劫了咱们运货的车队。”

  范永斗走到挨着炭火盆最近的座位前坐了下来,嘴上说道:“我把草原上这么重要的事情交给你去做,却让你做成了现在这个德行,要不是念在你是跟在我身边多年的老人,绝对轻饶不了你。”

  “老爷,小的……”范管家跪在了地上,说道,“小的以为有素囊台吉看护,虎字旗没有那么大胆子动咱们的货,谁知道他们胆子真的有这么大,连咱们来草原的运货车队都敢劫,完全不怕素囊台吉那边怪罪。”

  范永斗冷声说道:“你也不想想虎字旗都是些什么人,那刘恒就是个土匪头子,如今咱们把他逼急了,他能够那么老老实实跟咱们拼银子吗?自然要动其它的歪心思。”

  “都是小的考虑不周。”范管家跪在地上认错。

  虽然他知道这事不能全怪他,因为就算知道了虎字旗会使出劫货这一招,他也没有办法解决。

  以范记商会在草原上的这点人手,根本奈何不得虎字旗的骑兵队和战兵队,除非素囊台吉愿意派甲骑帮他们范记商会护送车队,可他知道这根本不可能。

  堂堂板升城的大台吉,怎么可能把手下的甲骑派给给他们汉人的车队做护卫,蒙古甲骑给汉人商队做护卫,这将会折损蒙古贵人的颜面。∵八∵八∵读∵书,.↗.▲o

  范永斗伸手往边上抓去,却抓了一个空。

  跪在地上的范管家见到后,对一旁的伙计说道:“去沏一杯热茶给老爷送过来。”

  那伙计答应一声,从房里退了出来。

  范永斗对范管家说道:“行了,你也起来吧,虽然事情你没办好,但也算是尽了心。”

  “小的谢老爷宽恕。”

  范管家从地上爬起来,自然而然的站到了范永斗身旁。

  “你派人去找一下窝仑阔将军,就说我要见素囊台吉,请他引荐一下。”范永斗对身旁的范管家吩咐道。

  范管家劝道:“老爷您刚从张家口赶来,想来这一路很是辛苦,不如休息一晚,明早小的再派人去见窝仑阔将军。”

  听到这话的范永斗一摆手,说道:“若是你这里还有货可卖,再晚几天去见素囊台吉也不迟,可现在没有了货可卖,想来板升城的几个汉商肯定没少来找你麻烦。”

  “老爷英明。”范管家说道,“这些汉商十分可恨,前脚从咱们手里买货,连板升城都没有出,转手就卖给了虎字旗的人,要不是因为他们,咱们的货也不可能这么快卖空,而且大部分货都落到了虎字旗的手中。”

  “货卖给谁并不重要。”范永斗一摆手,说道,“要紧的是咱们现在已经没有货可卖,这种情况拖得越久,对咱们越不利。”

  “那小的现在就去找窝仑阔将军。”范管家说道。

  范永斗点点头。

  这时候,之前出去沏茶的伙计走进房里,把还冒着热气的茶杯放在了范永斗的手边。

  ……………………

  等范永斗见到素囊的时候,天色已经黑了下来。

  “草民见过台吉。”范永斗朝素囊跪拜。

  连同跟他一起来的范管家,也都跪在了地上,朝素囊行跪拜礼。

  素囊撩起眼皮,瞅了一眼范永斗和范管家,语气淡淡的说道:“这么晚来见我,有什么事吗?”

  “不敢期满台吉。”范永斗说道,“范记商会几次派到草原上的车队,全都被虎字旗的人马劫掠,如今连人带货都被关押在青城的一个部落之中,希望台吉能出面,把货和人都要回来。”

  “我为什么要去帮你?”素囊嘴角噙着一丝冷笑。

  “五成。”范永斗伸手一个巴掌,说道,“只要台吉能够把货物和人要回来,货物的五成归台吉。”

  站在范永斗身后的范管家听到这话暗吸口凉气,五成的货物少说也值一万两银子,就这么拱手让人了。

  素囊一摇头,说道:“这是你们和虎字旗之间的事情,与我无关。”

  “七成。”范永斗说道,“只要台吉能把货和人带回来,货物的七成都归台吉,我们只留三成。”

  素囊第一次认真打量眼前的范永斗。

  范永斗垂手而立,耐心的等候素囊答复。

  素囊眉头拧在一起,说道:“别想了,东西到了大汗手中,就算是我也要不回来,你们趁早断了这个念头。”

  站在后面的范管家忍不住说道:“那些货物是虎字旗从我们手中抢走的,原本是运到板升城用来对付虎字旗,怎么就成了大汗的东西了!”

  坐在矮桌后面的素囊台吉脸一沉,冷声说道:“怎么?我话说的还不够清楚吗?”

  “小人不敢。”范管家急忙告罪。

  “还请台吉息怒,是下面人的不懂事,出言得罪了台吉。”范永斗拱手赔罪,旋即又道,“被抢的货既然无法要回来,那就不要了,可现在虎字旗的人盯上了范记商会派来草原的车队,每一次车队到草原上,就会被劫,这样下去,范记商会的货很难运到板升城,更不要说对付虎字旗了。”

  听到这话的素囊眉头一蹙。

  边上的窝仑阔低声说道:“台吉,这个范东主说的有道理,咱们不能任由虎字旗的人在草原上乱来。”

  素囊手指轻轻敲打了几下桌面,转而看向范永斗,说道:“你是想让本台吉出兵帮你?”

  “台吉英明。”范永斗拱手施礼。

  素囊一摇头,说道:“不可能,我帐下的勇士不可能给你们汉人的车队做护卫。”

  “台吉误会了。”范永斗解释道,“台吉的人马不需要护卫范记商会的车队,只需在虎字旗的人马劫掠车队之后,再把车队抢回来便可。”

  “本台吉帐下的勇士,不给你们明国人争斗用的。”素囊语气淡漠的说。

  范永斗笑着说道:“下一次范记商会派来草原的车队,所携货物多是上等的铁器,台吉若是能把车队从虎字旗的人手中夺回来,这些东西就都是台吉的。”

  素囊眉头微微朝上一挑,正伸过去抓酒杯的手突然顿住。11

看过《大明流匪》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