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大明流匪 > 第四百一十五章 贽敬

第四百一十五章 贽敬

  临近年关,平时很少见到行人的乡间小路上也挤满了人,各地的集镇到处都是叫卖的小贩。〖∈八〖∈八〖∈读〖∈书,.2∞3.↓o

  年画春联鞭炮都是畅销的东西,卖的人也最多。

  最受欢迎的还是各种肉摊子,只要不是家里穷的揭不开锅,都会买一些肉食在家中,用作新年全家食用。

  在灵丘,几乎家家户户都买的起肉,只要不懒,灵丘这里总有活干,不管是做铁匠学徒,还是去东山做矿工,又或是去庄子做佃农,甚至成为虎字旗的战兵,一家人总不会饿到肚子。

  去年过年的时候,灵丘还有不少穷人家里只能咬着牙买一两斤白面,和几两最便宜的肉包饺子用,到了今年过年,几乎每家都要买上几斤肉,甚至买十几斤的也不少见。

  灵丘本地屠夫卖的肉根本不够用,只好辛苦的跑去周边县里去买猪羊还有一些家禽,带回来宰卖,可谓是幸福的烦恼。

  “刘巡抚派人转告的话你都听到了,你是怎么想的?”

  刘恒坐在他平时处理事情的签押房里,手里抱着一个大茶缸,时不时用另一只手翻动炉盖上面的烤番薯。

  赵宇图说道:“徐通对付咱们是早就预料的事情,只是没想到他这么着急,刚一上任就想要对付咱们。”

  “你看看这个,这是谍报司从太原打探来的消息,全都是关于徐通这个人的。”

  刘恒回身从后面的桌案上拿起一份文书,转手递给了赵宇图。

  赵宇图接到手中,一页一页翻看起来。

  莫约一刻钟,他合上文书,说道:“这个徐通实在是贪婪,太原那些没有跟脚的商号,全都被他用各种手段谋夺,如今他升任大同巡抚,咱们大同的一些商号怕是要被他盯上。↙八↙八↙读↙书,.※.o◇”

  刘恒说道:“以此人的行事作风,就算没有徐有财的事情,咱们虎字旗也是他眼中的一块肥肉,早晚会扑上来咬一口。”

  “他是巡抚,咱们虎字旗的人都是白身,想要对付他并不容易。”赵宇图面露忧色。

  刘恒语气轻松的说道:“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巡抚也不是没有弱点,大同这个地方,他还做不到一手遮天,只要咱们银子不断掉,张总兵那里便不会帮他。”

  屋中烤番薯的香气一个劲的往鼻孔里钻,刘恒放下大茶缸,伸手抓起炉盖上的番薯,烫的两只手只好来回把番薯倒手。

  赵宇图沉声说道:“草原上,咱们和范记商会胜负未分,时间一久,我担心张总兵那边会心生不满。”

  “草原上的事情不会耽搁太久,如今范记商会拿不出东西卖给草原上的台吉和牧民,若是范永斗再想不出办法解决,北虏便会倒向咱们。”

  手里的烤番薯勉强能用手捏住,刘恒从中间掰下来一块,递给了一旁的赵宇图。

  赵宇图接过来咬了一口,一边在嘴里咀嚼,一边说道:“这个东西还是烤了好吃,又香又甜。”

  “关键时候这个东西能救命。”刘恒咬了一口番薯,又道,“多找一些经验丰富的老农,研究如何让粮食增产,别看现在咱们种的番薯产量不低,可要是找准合适的栽种方法,产量还能更高。”

  虎字旗自己栽种的番薯产量比其他粮食都高,但远远达不到后世的那种程度,还有很大的提升空间。

  赵宇图点点头,说道:“已经找了不少经验丰富的农夫,试验田也都划分好了,每日里他们就是研究如何让粮食产量提高,不仅会栽种番薯,还有其它一些粮食。”

  “只有吃饱了肚子,下面的人才会心中安稳。”刘恒吃掉最后一口番薯,又道,“年前把大同各处的贽敬都送过去,一份都不能少,咱们要把大同编织出一张大网,只要走私草原的事情不断,就算这些人不帮咱们对付徐通,也不会站在徐通那边,谁也不会跟银子有仇。”

  赵宇图说道:“贽敬银子已经准备好了,这一两天就会送往各处,徐通那里还要不要准备一份?”

  “不必了。”刘恒说道,“有没有咱们这份贽敬他也不会放过咱们,就别浪费这个工夫了。”

  赵宇图点点头,吃掉手里最后一点烤番薯。

  年底是最忙的时候,各处都送来不少文书,虽然有侍从司分担一部分,可还是有不少重要的文书送到了刘恒的案头。

  赵宇图没有打搅太久,便从签押房离开。

  时近正午,赵武手里端着一个大茶缸回到签押房。

  “猪肉烩土豆。”

  刘恒抬起头,看向赵武手里的大茶缸,使劲耸了耸鼻子。

  赵武把大茶缸放在刘恒身前的桌案上,又拿起茶杯,倒了一杯热水送过来。

  自打虎字旗种下土豆,几个月下来收了不少,除了一些留作种子用,其余的都用来食用,在冬天,没有什么青菜可吃,土豆大大丰盛了餐桌。

  猪肉粉条烩土豆,扛饿管饱,味道好吃,一出现,就深得所有人的喜欢。

  只是土豆数量有限,还不能放开了吃,只能隔上一段时日吃上一次,大多时候都是烩菜用。

  刘恒拿起勺子挖了一勺菜,刚要吃,却放了下来,抬头对赵武说道:“通知大同谍报司,盯紧了徐通,巡抚衙门有什么动静,必须马上禀报。”

  “是,属下这就去通知黄鸿。”赵武答应一声。

  黄鸿是杨远的副手,自打陈大庆独领内情局,黄鸿便跟在杨远身边做事。

  因为开设大车行的事情,杨远已经离开灵丘,留在灵丘听用的人便是黄鸿。

  随着赵武从签押房离开,刘恒专心吃起大茶缸里面的饭菜。

  ……………………

  “老爷,府外来了个年轻人,说是老爷您的侄儿,吵着要见老爷您。”

  徐府一名下人,来到徐通的跟前禀报。

  “我侄儿?”徐通一皱眉头。

  边上正给他揉捏的小妾开口说道:“老爷您以前不是提到过灵丘有门亲戚吗,现在正是年关,想来是知道老爷您到大同做巡抚,这是带着礼物认门来了。”

  “灵丘还有徐家的人在?没死绝吗?”徐通皱着眉头说了一句,旋即问向下人,“礼单呢,呈上来我看看?”

  “没有礼单。”那下人一摇头。

  “空手来的?”徐通声调明显高了几分。

  那下人说道:“小的看那个年轻人一身穷酸相,不像是有银子的主。”

  “不见不见,什么阿猫阿狗都往我府里来,以后像这种人,直接轰出去。”徐通不耐的挥了挥手。

  “是,小的这就把人把赶走。”那下人答应一声,躬身退下。

  “等等!”

  下人即将从房里退出去的时候,徐通突然叫住对方。

  “老爷您还有什么吩咐?”下人恭敬的说道。

  徐通想了一下,说道:“这个人还有点用处,先安排在你们下人的院子里。”11

看过《大明流匪》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