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大明流匪 > 第四百一十八章 告状之人

第四百一十八章 告状之人

  张文合说道:“大人,咱们应该以什么理由让郭斌昌去抓人?”

  “那个刘恒不就是匪首,还要什么理由!”徐通语带不满的说。℃八』℃八』℃读』℃书,.■.o↑

  张文合解释道:“大同没有几个人不知道刘恒是匪首,主要是咱们没有证据,郭斌昌若是有意推脱,完全可以拿这个理由当借口,搪塞大人。”

  “怎么?他一个小小县令还能有胆子敢违抗本巡抚的命令。”徐通面带不悦。

  张文合说道:“虎字旗在灵丘这么久,灵丘官府始终没有抓刘恒,更没有什么关于匪患的公文呈上,学生猜测,灵丘官府必然早已和虎字旗沆瀣一气。”

  “你的意思是?”徐通眉头轻轻一蹙。

  张文合笑着说道:“大人不是有位灵丘来的族侄来找大人,可以让他去灵丘县衙状告虎字旗草菅人命谋夺徐家族产,等到那刘恒进入大堂,三木之下不怕他不招,到时候大人您不费吹灰之力,就能铲除掉刘恒,再把亲信之人安chā jìn虎字旗,自此以后日进斗金的虎字旗就是大人您的产业。”

  “哈哈,张先生和本官想的一样。”徐通笑着捻了捻胡须,旋即又道,“不过本官不打算让他去灵丘状告刘恒,巡抚衙门这里一样告状。”

  “万万不可。”张文合劝道,“大人您和灵丘徐家的关系刘恒不会不知,如何还会来大同,恐怕一得到消息人就跑了,反倒是与刘恒关系密切的灵丘县,不容易引起他的怀疑。”

  徐通稍作沉吟,道:“你说的有几分道理,此事就交由你去办。”

  张文合站起身,朝徐通一躬身,说道:“大人放心,只要刘恒到了灵丘县衙,学生定叫他有来无回。∝八∝八∝读∝书,.◆.o+”

  徐通点点头,旋即侧头对一旁的下人说道:“去把那个自称是我族侄的人带过来。”

  “是。”

  下人答应一声,退了出去。

  时间不长,一名衣着破旧的年轻人随徐府下人一起回来。

  “叔父!”

  一进屋门,年轻人往前紧走两步,越过带路的下人,噗通一声跪倒在地上。

  坐在座位上的徐通微微一皱眉,眼中带着嫌弃之色,语气淡淡的说道:“起来吧!”

  “谢叔父。”那年轻人从地上爬了起来。

  刚想要往徐通跟前靠近,却被一旁的下人给拦了下来。

  边上的张文合说道:“这位少爷,不知你和灵丘徐家是什么关系?”

  “你谁呀!”年轻人斜睨的瞅了张文合一眼。

  张文合笑着说道:“在下添为巡抚大人身边的幕僚,平时帮巡抚大人处理一些杂事。”

  年轻人撇了撇嘴,不屑的说道:“什么狗屁幕僚,不就是我叔父身边的一下人。”

  张文合语气一噎。

  听到这样近乎羞辱的话,心底不由得暗脑,怎么说他也是参加过会试的举子,有着正经八百的功名在身,就连徐通这个巡抚也不会这么跟他说话。

  徐通脸一沉,若不是眼前这个年轻人还有点用处,早就叫人打出府去。

  “叔父您可算回来了,您是不知道,咱们徐家现在叫人欺负的都不成样子了。”说着,年轻人用袖口擦了擦眼角。

  徐家的事情,徐通自然清楚,事情的罪魁祸首他定然不会放过。

  不过,他对付虎字旗不是为了徐家,而是因为虎字旗是大同有名的商号,传闻中更是日进斗金,有着金山银山的大商号,这样一个聚宝盆,没来大同之前他便已经惦记上了。

  徐通问道:“你是徐家哪一房的?”

  “侄儿是二房的人,大房的徐有财是侄儿大伯。”年轻人回答道,同时又道,“都是虎字旗刘恒害死的大伯,叔父您现在是咱们大同巡抚了,可要为咱们徐家报仇啊!”

  “你不是那个徐顺青?”张文合眉头一皱。

  年轻人瞅了一眼张文合,说道:“我是徐顺平,徐顺青是我族弟,自打上一次来大同状告虎字旗刘恒之后,就再没了消息。”

  “死了!”张文合一惊。

  作为巡抚身边的幕僚,接触过很多阴暗的东西,马上想到徐顺青是被人给灭口了,而且杀他的人十有**就是虎字旗的刘恒。

  “死了?”

  相比张文合的惊诧,徐通只是一蹙眉头。

  灵丘徐家的人死活他并不如何关心,让他关心的是,徐顺青一死,难免会对他谋划虎字旗的事情有所耽误。

  “生不见人死不见尸。”徐顺平心有余悸的说道,“叔父,你说徐顺青会不会是被虎字旗的人给杀了?”

  徐通没有理会他,而是看向张文合。

  张文合明白徐通担心什么,便道:“没有了徐顺青最多麻烦一些,不过咱们只需要一个出面告状之人,只要刘恒到了衙门,就不怕他不在咱们想要的供词上画押。”

  徐通点点头,说道:“这个人就交给你,事情也由你去办。”

  “大人放心,学生一定把事情办妥当。”张文合拱手施礼。

  “叔父?你们再说什么?侄儿怎么一点都听不懂!”

  徐顺平一脸茫然的看了看徐通,又看了看左侧的张文合。

  徐通没有理会他。

  反倒是边上的张文合笑着说道:“徐少爷,跟在下走吧!”

  “你,你要带我去哪?”

  “去了就知道。”张文合说道,“徐少爷,请吧!”

  说着,他朝门外方向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徐顺平见徐通身边的幕僚要把自己带走,急忙说道:“我不走,我要留在巡抚衙门,留在我叔父身边,伺候我叔父。”

  官员身边总有长随和亲信之人做事,这些人一般都是官员的同乡,或是沾亲带故之人,算是官员的亲近之人。

  虽说只是下人,可外人想要求官员办事,首先求到的就是这些官员的亲近之人,少不了要给一些好处,算是一个肥差,普通县令身边的长随一年做下来,不说赚上一二百两,五六十两的好处还是能赚到手。

  巡抚身边的长随就更不用说了,只会比县令身边的长随赚到的银子更多。

  徐顺平就是生了这个心思,想要借着和徐通同族的身份,留在徐通身边混个差事做。

  张文合虽说只是个幕僚,可他跟随徐通多年,一眼便看出徐顺平的那点小心思,便道:“徐少爷,还是乖乖跟在下走,若是把大人交代的事情办成了,大人说不定还会赏你一个前程。”

  徐顺平看向徐通。

  徐通说道:“你跟张先生去办事,办好了,本官留在你府里听用。”

  徐顺平犹豫了一下,才说道:“侄儿一切都听叔父的。”

  这才跟着张文合从屋中离开。11

看过《大明流匪》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