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大明流匪 > 第四百三十章 状告刘恒谋财害命

第四百三十章 状告刘恒谋财害命

  穿过一条长街,徐顺平见走在前面的郑爷还没有停下的意思,忍不住问道:“郑爷,咱们这是去哪?”

  “去见贵人。”郑爷头也不回的说了一句。

  “郑爷能不能跟小的说说,到底是哪位贵人要见小的。”徐顺平紧走两步,与那位郑爷并肩往前走。

  郑爷侧头看了他一眼,说道:“到了地方你就知道了,总之你小子要是发达了别忘兄弟们。”

  “小的要是真发达了,一定不忘郑爷您的提携。”徐顺平朝郑爷那里抱了抱拳。

  灵丘城本就不大,走了这么一会儿,两个人已经快走到东城城门口,再往前走就要出了城门了。

  徐顺平心中犯嘀咕,脚上不自觉的慢了下来,嘴里提醒道:“郑爷,再往前走就出城了。”

  “怎么?你害怕出城?”郑爷反问了一句。

  徐顺平搓了搓手,脸上挂着一抹尴尬之色,道:“小的倒也不是怕出城,只是东城这里的护城河经常有死尸漂出来,看的瘆得慌,晚上容易做噩梦。”

  “没做亏心事怕什么噩梦。”郑爷回了一句。

  徐顺平停下脚步,开口说道:“郑爷,要是出城,小的可就回去了,出来之前我叔父身边的幕僚嘱咐过,只准小的在城里逛,不能出城。”

  郑爷瞅了他一眼,说道:“放心,不出城,前面就是了。”

  说着,用手往前面的方向指了指。

  徐顺平目光顺着手指的方向看过去,就见对方手指的方向是一家挨着城门的牙行。

  这家牙行开了有些年头了,比他年纪都大,知道牙行的背后有衙门的人撑腰。

  就听郑爷说道:“走吧,贵人就在牙行里等着呢!”

  听到不是出城,徐顺平松了一口气,跟着郑爷一同走进牙行。

  “郑爷快里面请。”牙行的一名伙计见到徐顺平几个人,热情的迎了上来。

  郑爷一摆手,说道:“不用你伺候,我带他去后院见个人。”

  “好咧!有什么事郑爷您尽管叫小的。”牙行伙计答应一声,这才转身离开。

  “还是郑爷人面广,连牙行的人都给您面子,听说这家牙行背后是衙门的人。”徐顺平面带讨好之色。

  “比不得你,咱们大同巡抚都是你叔父,你小子算是发达了,连那位贵人都要求你办事。”郑爷拍了怕徐顺平的肩头。

  这几句话说的徐顺平非常受用,眼睛微微眯了起来,语气中带着一些得意道:“以后郑爷若是去了大同,小的带您吃遍大同的酒楼,逛遍大同的院子。”

  他口中的院子不是某一家的宅院,而是类似青楼的那种,只不过这种院子主要是卖笑,比青楼那种直接的皮肉生意稍微高雅一点。

  “你这话老子记住了,等哪天老子去大同,一定让你带着老子玩遍院子里的姑娘。”郑爷笑着说了一句,脚下不停,直接往牙行的后院走去。

  刚一进后院,两个人便被院子里的两名青壮汉子拦了下来。

  郑爷急忙说道:“二位兄弟,这位是徐顺平徐少爷,大同巡抚的族侄。”

  两名青壮汉子对视了一眼,其中一人走上前,搜了一遍徐顺平的身,又把郑爷搜了一遍。

  “进去吧!”另一个青壮汉子一摆手。

  郑爷朝两名青壮汉子拱了拱手,这才带着徐顺平朝最里侧的一间屋子走过去。

  跟在一旁的徐顺平低声说道:“郑爷,刚刚那两个是什么人,看着怎么这么凶,比我巡抚身边的亲兵都要凶。”

  郑爷瞅了他一眼,解释道:“这两个人是贵人身边的护卫,全都是见过血的狠角色。”

  两句话的工夫,两个人走到了要去的屋门前,郑爷上前推开屋门,带着徐顺平走了进去。

  一进屋,几名青壮汉子就把两个人围了起来,其中一人重新把房门关上。

  “黄爷,您要的人带来了。”

  那位郑爷一脸谦卑的看着坐在屋中的一名青壮汉子。

  黄鸿手里吹了吹手中盖碗里的茶水,轻轻啜饮一口,盖好盖子,问道:“他就是徐顺平?”

  “对,他就是徐顺平,大同巡抚的族侄。”郑爷连连点头说。

  黄鸿放下手中的盖碗,看着徐顺平,说道:“这么说你也是灵丘徐家的人了?”

  “你们请本少爷过来,难道就是这样待客的?”

  面对眼前这个求上门之人,徐顺平再无之前在郑爷面前的小心恭谨,反倒略显几分飞扬跋扈。

  在他想来,这人把他请来,自然是想要巴结巡抚,而他是巡抚的族侄,那就要摆出巡抚族侄的谱来,不然别人怎么可能把银子乖乖交给他银子。

  郑爷神色怪异的看了一眼徐顺平。

  黄鸿淡笑一声,道:“我可没说是请你过来,只是让人把你带过来。”

  说着,他抽出一把匕首,扎在了边上的桌面上。

  见到这一幕,徐顺平吓了一跳,急忙看向一旁的郑爷,说道:“郑爷,这是什么意思?你不是说有贵人请我过来吗?”

  郑爷耳关鼻鼻观口,一言不发。

  “我没时间听你说废话。”黄鸿一把拔出匕首,手指捏了捏匕首的尖头,嘴上说道,“我问你,巡抚衙门的那些人来灵丘做什么?”

  徐顺平偷偷瞄了一眼黄鸿手里的匕首,结巴着说道:“我,我可是巡抚的族侄,你们要是敢动我,巡抚大人一定不会放过你们的。”

  “聒噪!”黄鸿一扣匕首,对一旁的青壮汉子说道,“让他清醒清醒,了解一下自己的情况。”

  啪!

  那青壮汉子抡圆了手臂,一巴掌抽在了徐顺平的脸上。

  徐顺平一头栽倒在地上,半张脸立时肿了起来,有血丝流出来挂在了嘴角上。

  “现在清醒了吗?”黄鸿俯身看向徐顺平。

  徐顺平身子一颤,求助的看向一旁的郑爷,说道:“郑爷,这是怎么个情况?你不是有贵人要见我叔父,托关系找到我这里。”

  郑爷同情的看了一眼徐顺平,劝道:“黄爷问你什么话,你就老老实实回答吧!”

  之前他也以为这位黄爷找来徐顺平是有事相求,现在他看出来了,这根本不是有事求人的样子。

  “看来刚才那一巴掌没有打清醒,还要再清醒清醒。”黄鸿手里把玩着匕首说。

  徐顺平打了一个激灵,急忙说道:“我说,我说,张幕僚带小的来灵丘是为了告状的。”

  黄鸿手里把玩着匕首,头也不抬的问道:“告谁的状?”

  徐顺平小心翼翼的瞅了一眼周围的几名青壮汉子,这才说道:“张幕僚让小的状告虎字旗东主刘恒,告他谋财害命。”

  【悠閱書城一個免費看書的換源APP軟體,安卓手機需GooglePlay下載安裝,蘋果手機需登陸非中國大陸賬戶下載安裝】

看过《大明流匪》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