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大明流匪 > 第四百四十八章 退朝

第四百四十八章 退朝

  越来越多的附议声在大殿里响起,坐在龙椅上的天启帝脸色渐渐难看起来。

  同样脸色不好的还有御史周正元。

  原本他以为第一个上奏请客氏出宫的人会是柳炳元,这个时候他才知道,自己找错了人,居然是王心一第一个上奏客氏的事情。

  大殿上附议的官员不是东林党出身,就是和东林党关系亲近的官员,只有楚党,齐党,还有浙党的人在一旁看着,并没有掺和其中。

  “臣请圣上准许客氏出宫。”韩爌开口说道。

  他是第一口提议客氏出宫的六部尚书。

  随着他的开口,六部中又有三名六部尚书附议,整个六部四位尚书都支持客氏出宫。

  坐在龙椅上的朱由校黑着一张脸,一言不发。

  “圣上。”首辅刘一燝开口说话。

  不过没等他后面的话说出来,就见朱由校冷冷的目光看了过去,语带冰寒的道“首辅是要劝朕准许奉圣夫人出宫?”

  首辅刘一燝躬身说道“圣上大婚在即,将有后宫之主,奉圣夫人继续留在宫中已然不妥,不如多给些恩赏,放其出宫。”

  朱由校抓在龙椅上的那只手因为太过用力,指缝间隐隐发白。

  “还请圣上允准客氏出宫。”韩爌站了出来。

  “请圣上允准客氏出宫。”

  大殿之上,不少朝堂上的官员站了出来,同时朝着龙椅上的朱由校一躬身。

  朱由校目光冷冷的在大殿上这些臣子的身上扫过,深吸一口气,缓缓的说道“此事容朕考虑一下。”

  说完,他从龙椅上站起身,转身走了。

  内监急忙上前一步,喊道“退潮。”

  随即,急匆匆的跟着朱由校一同从侧门离开。

  大殿内一片寂静,在场的官员都没想到,到了这个时候,朱由校还在护着客氏,不愿意让其出宫。

  至于说什么容后考虑,完全是个托词,神宗还在时没少用类似的话敷衍朝中大臣,如今朝中不少大臣更是曾经亲身经历过神宗的这种敷衍。

  韩爌来到刘一燝的跟前,低声说道“客氏绝不能继续留在宫中,一定要让她出宫。”

  刘一燝神色郑重的点了点头。

  刚刚朱由校表现出来的态度,让两个人感觉到天启对客氏的过分在意,居然为了一个乳娘,无视掉众多朝臣的请允。

  这样的人继续留在朱由校身边,两个人担心客氏迟早会做出惑主之事,危及后宫,甚至会扰乱朝堂。

  周正元一脸得意的看向柳炳元,说道“都看见了吧,圣上根本不会让奉圣夫人出宫,所以你们就别白费心思了。”

  柳炳元冷冷的瞅了周正元一眼,说道“圣上只是一时被魏阉这样的奸妄小人蒙蔽,迟早会看清楚魏阉的真面目。”

  “节安兄,不必理会他这种小人。”一旁的王心一开口说道,“圣上是英明圣君,迟早会体会到首辅他们的良苦用心。”

  听到这话的周正元嘴角噙着一丝冷笑道“圣上就是因为是英明圣君,才会看穿你们这些人的虚伪面孔。”

  “你再说一遍?”柳炳元瞪向周正元。

  一旁的王心一说道“节安兄,不必理会这种小人,咱们走。”

  ……………………

  朱由校回到乾清宫,气的一连摔碎好几个茶盏。

  一旁的内监战战兢兢的不敢说话,直到朱由校出够了气,才敢去收拾地上碎茶盏。

  朱由校坐在暖垫上,拿起一旁的盖碗,喝了一口,眉头突然一皱,刚想要把手中盖碗砸出去,见到正趴地上收拾的内监,便重新把盖碗放回到手边的桌上。

  “奴婢给皇爷请安。”魏忠贤从外面走了进来,当即跪倒在地上。

  朱由校看了他一眼,说道“起来吧!”

  魏忠贤站起身。

  “大伴,你来的正好,你说奉圣夫人到底要不要出宫?”朱由校问向魏忠贤。

  早在来乾清宫之前,魏忠贤就把朝堂上发生的事情都问清楚,再看到地上散落的碎茶盏,明白皇爷是不希望客氏出宫的。

  想到这里,他说道“皇爷,奴婢不懂得什么军国大事,但奴婢知道,谁家来亲戚,要不要留住在家中,需要主人同意,而不是住在旁边的邻居说了算。”

  “天家无小事,哪能由朕一个人说了算。”朱由校叹息一声。

  魏忠贤明智的没有继续劝留下客氏的话,以他和客氏之间的关系,说得太多,反倒容易适得其反。

  而且朝中的那个阵仗,现在回想起来都让他心惊胆战。

  将近三分之一的朝中大臣都奏请客氏出宫,其中有四位六部尚书,还有内阁首辅,全都附议。

  刚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他吓得两腿发软,险些忍不住去求王安,求对方放过他和客氏。

  “大伴!”朱由校喊了一声。

  魏忠贤急忙答声道“奴婢在。”

  “你说朕是不是什么事情,都应该依着首辅他们的意思去办?”朱由校说了一句。

  听到这话的魏忠贤身子一颤,没敢答音,这话接不好是要掉脑袋的。

  没有等到回应,朱由校苦笑道“看来大伴你也不清楚,朕就不问你了。”

  魏忠贤急忙说道“奴婢不识什么字,也没读过什么书,但奴婢知道,皇爷就是天,皇爷让奴婢做什么,奴婢就做什么,奴婢什么事都听皇爷的。”

  “你呀,尽说些奉承朕的话。”朱由校笑了笑,旋即又道,“最近有没有什么好玩的玩意送到宫里?”

  见朱由校心情好一些,魏忠贤松了一口气,忙道“奴婢还真从宫外带来了一个好玩意,不过东西放在了外面,奴婢就这叫人送进来。”

  说着,他朝一旁的内监使了个眼色。

  那内监躬身退了出去。

  时间不长,内监手里端着一个托盘从外面走了进来。

  “这是……”朱由校见到托盘上的东西,眼前一亮,道,“这个东西是马车?”

  魏忠贤恭敬的说道“是马车,四个轮子的马车。”

  内监把托盘连同上面的木制马车放在了桌上,然后退了下去。

  朱由校一边打量托盘上的马车,一边说道“这个东西稀奇,朕还从来没见过四个轮子的马车,这个东西你是从哪弄到的?”

  “回皇爷的话奴婢是从一家名为虎字旗的商铺里得到的这个四轮马车。”魏忠贤如实的说道。

看过《大明流匪》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