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大明流匪 > 第四百六十章 张文合二到灵丘

第四百六十章 张文合二到灵丘

  “大人,张先生来了。”

  一名身穿棉甲的亲卫,从外面进来禀报。

  黄安眉头一皱,问道:“哪个张先生?本官不记得认识什么张先生,李先生的。”

  作为灵丘守备,自打上任以来,他可以说过的极不顺心。

  手下的两个千户,几乎每天都要赖饷,除此之外,自己又根本指挥不动两个千户的人马,能被他指挥的,只有他自己从天成卫带来的亲卫家丁。

  可以说他现在是空有灵丘守备之名,却无守备之实,别人做官发财,他反倒什么都赚不到,只能吃一点空饷,就这还整日被两个千户追饷。

  这一年多以来,灵丘县城虽然没有多大变化,可县城外面的徐家庄却成了商贾云集之地,车马来往不绝,繁华热闹,可以说连大同东路的马市都比不上徐家庄。

  马市上有的东西,徐家庄都有,而且数量不受限制,也没有马市那么多规矩,许多行商更愿意来徐家庄做生意。

  如此一个堆金积玉的地方,明明在他管辖之内,却只能望洋兴叹,一点好处也沾不上,反倒还要受下面两个千户的气。

  亲卫说道:“来的是巡抚大人身边的幕僚,张先生。”

  “原来是张先生。”黄安急忙从座位上站起身,旋即说道,“快,随本官去迎张先生。”

  黄安带着人,一直迎到了府外。

  府门外,马车里的张文合见到黄安出来,这才从马车上走下来。

  “下官见过张先生。”黄安快走几步,走下台阶,朝张文合躬身施礼。

  作为灵丘守备,正四品武官,给张文合这样一个举人施礼,却没有人觉得有任何不妥。

  举人已经可以为官,一些偏远的下等县县令也只是举人功名,何况张文合还是巡抚幕僚,可谓见官大一级,不要说黄安这样的武将,就是灵丘知县见到他也要恭恭敬敬。

  “黄守备。”张文合随意的拱了拱手。

  大明重文轻武,中后期尤为严重,哪怕他只是个举人,面对黄安这样的武职,也并不如何在意。

  “张先生里面请。”黄安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张文合走在前面,黄安在一旁陪同,连同带路。

  来到守备府后堂,几个人分别落座,下人奉上了茶水。

  “张先生请用茶。”黄安恭敬的说。

  张文合点点头,端起一旁的盖碗茶,放在嘴边轻轻啜饮一口,旋即说道:“茶不错。”

  说完,随手把盖碗放在了另一边。

  黄安笑着说道:“张先生若是喜欢,下官让下面的人准备一些,待先生回大同的时候,给先生带上。”

  “不必了。”张文合摆了摆手,说道,“本官这一次来灵丘可不是专程为了喝你几两茶叶。”

  黄安好奇的问道:“不知先生所谓何事?”

  “自然是虎字旗的事情。”张文合一字一句的说了出来。

  听到这话的黄安眼前一亮,急忙问道:“莫非是巡抚大人的意思?”

  张文合微微点点头,旋即端起了盖碗,喝了一口茶。

  “太好了。”黄安激动的一拍大腿,旋即说道,“虎字旗就是一个土匪窝,他们那个东主刘恒更是一个土匪头子,只是下官一直因为各方掣肘,只能眼睁睁看着虎字旗这些乱匪祸乱地方安靖,残害百姓,如今巡抚大人下令剿匪,下官定将景从。”

  张文合一摇右手,说道:“巡抚大人有心剿匪,可虎字旗终究不是一般的商号,与大同不少官员都有牵扯,和总兵府牵扯更深,没有确凿证据,大人无法说动总兵府派兵来灵丘剿匪。”

  “那巡抚大人是什么意思?”黄安眉头一皱。

  如今巡抚衙门在追剿白榜和剿匪税,他还以为巡抚准备对虎字旗动手,现在看来,并不是他想的那样,直接发兵到灵丘。

  张文合说道:“我记得上一次见黄大人,黄大人曾说过,虎字旗在造炮。”

  “造炮之事,千真万确,下官绝没有妄言。”黄安急忙说道。

  张文合笑着说道:“黄大人放心,巡抚大人并没有怪罪黄大人的意思,不仅如此,巡抚大人希望能够找到虎字旗的炮场,和造炮的铁证。”

  “这个容易。”黄安说道,“灵丘百姓都知道,有一个叫赵家峪的地方,那里就是虎字旗的炮场,每天都炮声不断,离着近的地方都能听到炮声。”

  灵丘百姓都知道虎字旗有炮场,作为灵丘守备,自然也知道虎字旗的炮场就在赵家峪。

  不过,知道归知道,但虎字旗背后有总兵撑腰,大同不少官员更是被虎字旗买通,刘巡抚又不相信虎字旗会造炮,所以一直以来,从没有人真的去查过虎字旗的炮场。

  万万没想到,新任巡抚刚上任不久,便要查虎字旗的炮场。

  黄安心知,虎字旗的刘恒死定了。

  刘恒不过是一介白衣,哪怕背后有总兵撑腰,可大同巡抚若要收拾他,简直轻而易举,何况虎字旗还有那么多越矩的地方,一查一个准。

  张文合淡淡的说道:“此事还需要黄大人出一份力才行。”

  “下官愿为巡抚大人忠心效命。”黄安从座位上站了起来,双手一抱拳。

  见状,张文合笑着说道:“黄大人快请坐,巡抚大人正需要你这样得力的官员,只要忠心办事,巡抚大人一定少不了你的好处。”

  “下官一定尽心尽力为巡抚大人做事。”黄安恭敬的说道。

  这个时候他心中满是喜悦,感觉自己终于时来运转,能够搭上巡抚大人的关系,他在灵丘受了这么久虎字旗的气,终于有机会把这口恶气出出来了。

  “如今有一事,正需要黄大人去做。”张文合笑吟吟的说道。

  黄安问道:“不知张先生想要下官做什么?”

  张文合喝了一口茶水,笑着说道:“不是我要黄大人做什么,而是巡抚大人。”

  “对,对,对。”黄安重新问道,“巡抚大人想要下官做什么、”

  “很简单。”张文合说道,“巡抚大人希望黄大人带上守备大营的兵马,去一趟赵家峪,找出虎字旗造炮的铁证,只要此事做成,巡抚大人自然会为黄大人记上一功。”

  说完,他看向黄安。

  “这”黄安面露迟疑。

  张文合见到后,脸一沉,语带不满道:“怎么?黄大人不愿意?还是说刚刚黄大人对巡抚大人表忠心的话只是说说而已。”

看过《大明流匪》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