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大明流匪 > 第四百六十一章 要饷

第四百六十一章 要饷

  “不,不,不。,”黄安连连摆手,说道,“下官不是这个意思,只是下官实在有难言之隐。”

  说话的时候,他眉头紧锁,一脸的愁容。

  张文合瞅了他一眼,不满的道:“黄大人,巡抚大人给了你这个机会,若是你自己不把握住,那就怪不得别人了,好了,我还有事,就先告辞了。”

  说着,他直接从座位上站起身。

  “张先生,请留步。”黄安急忙起身,抬手虚拦了一下。

  张文合脸色难看的说道:“黄大人这是什么意思?”

  黄安急忙赔罪道:“张先生别误会,下官同样对虎字旗和刘恒恨得牙根痒痒,可是守备大营的兵马,下官根本调派不动。”

  说这话的时候,他脸色异常的尴尬。

  作为灵丘守备,连手下守备大营的兵马都指挥不动,传出去他这个守备还不够丢人的。

  张文合冷笑道:“黄大人,你不愿意就说不愿意,用不着说这些敷衍的话,巡抚大人也不会因此真的怪罪你,毕竟巡抚大人没有下发公文,让你带兵去寻虎字旗的炮场。”

  黄安脸色骤变,急忙解释说道:“张先生,听下官解释,下官真的没有欺骗张先生,如今守备大营的两个千户都是上一任守备李怀信的亲信,而李怀信升任东路参将,镇守新平堡,此人和虎字旗交好,知道下官和刘恒不和,所以他留下的两名千户,一直对下官的命令阴奉阳违。”

  一口气,他把话全都说了出来,说完,紧张的看向张文合。

  张文合面露沉思,他没想到黄安这个守备这么没用,连自己手下的千户都指挥不动。,

  当然,他并不认为这是黄安编出来骗他的谎话,如此丢颜面的事情,没有人愿意传出去,黄安既然敢说,十有是真的。

  而且,他知道李怀信这个东路参将是总兵张怀的人,自然也和虎字旗交好,若不是徐通想要吃下虎字旗所有的产业,他都想劝徐通交好刘恒了。

  虎字旗实在是太能赚银子了,作为巡抚,若是能和虎字旗交好,自然少不了虎字旗送来的好处。

  可惜,他知道这根本不可能。

  对于徐通的心思,他这个幕僚多少明白一些,很明显徐通是打算趁着在大同巡抚任上,多捞一些银子,刘恒这个白身商人,又特别能赚银子,自然成了他们要对付的首要目标,况且还有灵丘徐家的事情在,双方根本没有转圜的余地。

  就在这个时候,从外面进跑进来一名下人。

  黄安见到后,脸色一沉,呵斥道:“还有没有规矩了,没看到张先生在这里。”

  “是,是,是,小的知错。”那下人急忙告罪,旋即又道,“陈千户和王千户两位千户来了,人已经到了外衙。”

  黄安脸一沉,说道:“怎么不拦住,没看到本官这里有客人吗?”

  “拦了,下面的人根本拦不住,两位千户是硬闯进来的。”下人苦着脸说。

  听到这话的黄安脸黑似锅底。

  客人还在,自己手下的两个千户却硬闯进来,完全没把他这个守备当回事。

  这个时候,张文合突然开口说道:“黄大人,你手下的两个千户既然来了,我正好也瞧瞧,到底是什么样的人物,居然上官的官衙都敢硬闯。”

  说完,他重新坐回座位上。

  “让张先生见笑了。”黄安无奈的说道。

  以前他手下的两个千户虽然阴奉阳违,但大面上还过得去,自从刘巡抚审问徐家一案之后,这两个千户越来越不把他这个守备放在眼里了。

  他知道,这一切的背后都是源自刘恒指使。

  时间不长,两名身穿青色官袍的武将从屋外走了进来。

  “下官陈玉胜,见过黄大人。”

  “下官王同,见过黄大人。”

  两名武将分别朝黄安行了一礼,随即站直身子。

  同时,他们两个人的目光朝座位上一个文士打扮的中年人看了一眼。

  黄安皱着眉头,看着面前的两名千户说道:“二位大人不在守备大营驻守,来本官这里可是营中有事?”

  陈玉胜一抱拳,说道:“大人,我二人这次来,是来问大人何时关饷,下面的兵士已经几个月没拿到饷银了。”

  “还请大人速速发饷,以镇军心。”王同附声说了一句。

  黄安眉头紧锁,说道:“二位大人,不是本官不发饷,实在是本官也没有收到饷银,等朝廷下派了饷银,本官一定第一时间下发,劳烦二位大人暂且安抚住下面的兵马。”

  朝廷欠饷已经成了常态,连边镇的军卒都难以拿到足够的饷银,像他们这种并不受重视的守备兵马,更是欠饷拖饷成了常态。

  “大人。”王同说道,“下官听闻巡抚大人已经找大同商铺征缴了剿匪银子,如今又新添剿匪税,大人不如找巡抚大人,请巡抚大人挪一部分剿匪银子给咱们发饷,”

  黄安看了一眼座位上的张文合,开口说道:“剿匪银子是巡抚大人用来剿匪用的,岂能胡乱挪用。”

  “大人,话不是这么说。”王同说道,“关了饷,守备大营的兵马也能剿匪,况且当初守备大营清剿了虎头寨山上的一伙土匪,也算是清剿土匪有功,该得这一份剿匪银子。”

  “胡说。”黄安一拍手边的桌案。

  王同说道:“大人,守备大营剿灭虎头寨一伙儿土匪的事情,兵备道有公文,朝廷发了赏,怎么就成了胡说了,莫非大人在质疑朝廷。”

  “本官没有说。”黄安急忙否认。

  当初灵丘守备剿灭虎头寨山上土匪的事情,不仅是灵丘守备一家的事情,还有许多官员从这件事上分润到好处。

  若是传出他质疑当初灵丘守备大营剿匪之事,得罪的可就不是眼前这两个人了,而是那些从这件事上分运到好处的官员。

  “想不到黄大人手下还有这样牙尖嘴利之人。”张文合突然开口说道。

  黄安陪笑道:“让张先生见笑了。”

  “无妨。”张文合随意的摆了摆手。

  王同目光看向张文合,语气中隐隐带着质问说道:“敢问阁下是什么人?”

  张文合笑了笑,说道:“在下是巡抚大人身边的幕僚。”

  一旁的黄安也道:“这位是张幕僚,王千户你不得无礼。”

  “原来是张幕僚。”王同客气的拱了拱手。11

看过《大明流匪》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