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大明流匪 > 第四百八十二章 汗帐

第四百八十二章 汗帐

  汗帐里,一些不喜欢汉人的蒙古台吉,看向李树衡的目光都变得柔和了一些。

  蒙古人尊崇勇士,李树衡一把火烧了十几万两银子的货,在他们眼中,不仅是勇士,更是一位狠人。

  虎字旗在草原上的一把大火,至今才过去半年,虎字旗的名号却已经传遍了大半个蒙古草原,连连漠北地界,虎字旗这个名字也被广为人知。

  坐在上首的卜石兔说道:“这一次把大家都找来,共同商议一下虎字旗想要在草原上建货仓的事情,虎字旗的李掌柜也在这里,大家都说一说吧!”

  “我不同意。”

  卜石兔那边的话音刚落,红脸的袒拉卡申台吉便开口反对。

  “只要是关于虎字旗的事情,你什么时候同意过。”大汗一系的特木伦台吉阴阳怪气的说了一句。

  “你……”袒拉卡申瞪向说话的特木伦。

  特木伦无所谓的撇了撇嘴。

  “我也不同意虎字旗在草原上建货仓。”

  说话的是素囊身边的一位台吉,也是三娘子一脉的台吉,素囊台吉的拥护者。

  特木伦开口说道:“虎字旗在草原上建货仓是一件好事,可以把更多的货物运到草原上,这对咱们没有任何的坏处,对牧民也是好事。”

  “我看现在这样就挺好。”素囊身边的台吉说道,“虎字旗的货物可以存放在咱们蒙古人的部落里,货物若是太多放不下,可以增添一些蒙古包,实在不行还可以分摊到别的部落里,我的部落也可以作为他们虎字旗的货仓用,完全用不着专门建一个货仓。”

  特木伦冷笑道:“羊放到了狼的嘴边,狼还能够放过羊?”

  “你说什么?”那台吉站起身,怒视这特木伦。

  特木伦抬头瞅了对方一眼,冷声说道:“我说什么你自己心里明白,当初虎字旗的货物为什么被烧,难道你不清楚吗?”

  “火又不是我放的,关我什么事。”那台吉冷哼一声。

  “火确实不是你放的,可你敢说和你没关系吗?”特木伦冷眼看着对方。

  那台吉一抖肩膀,双手摊开,说道:“和我有什么关系,放火的又不是我,是他们虎字旗的人自己放的火,烧了十几万两银子的货,若是这些货分给咱们的牧民,牧民们这个冬天也不用受饥挨饿,最起码也能好过一些。”

  “笑话。”特木伦冷笑道,“你们抢别人的东西还有道理了。”

  “特木伦,话说清楚了,我们什么时候抢别人的东西了?”一直未开口的素囊突然开口说道。

  有些事情确实是他们暗中指使,但是不能摆在明面上来说。

  “有没有抢,自己心里清楚。”特木伦怼了一句。

  素囊脸一沉,看向卜石兔说道:“大汗请把特木伦赶出汗帐,黄金家族的血脉不容被人诬蔑。”

  卜石兔迟疑了一下,犹豫着说道:“我看没有这么严重吧,特木伦也没有说黄金家族什么不好的话。”

  “还请大汗把特木伦赶出汗帐。”袒拉卡申站起身,朝卜石兔施了一礼。

  “还请大汗把特木伦赶出汗帐。”

  越来越多素囊一系的台吉站起身,附和素囊的话。

  “这……”

  见这么多台吉开口请求赶特木伦出汗帐,卜石兔心里一慌。

  特木伦是他这个大汗一系的台吉,若真把特木伦赶出汗帐,他这个大汗颜面上也不好看,连自己一系的台吉都保不住,会让他这一系的其他台吉心里不舒服。

  但看到素囊身边这么多台吉都要求特木伦离开汗帐,他又不知道如何拒绝。

  坐在下面的李树衡瞅了一眼卜石兔,知道对方耳根子软的毛病又犯了,被下面的台吉一逼,就不知道如何是好了。

  同样注意到这一幕的素囊,嘴角噙着一丝冷笑。

  打心眼里他看不起卜石兔这个大汗,若当初他坐上了汗位,哪里会容忍旁人在汗帐里这样逼迫自己。

  “大汗。”

  特木伦喊了一声大汗,脸色却十分难看。

  作为大汗一系的台吉,他太了解卜石兔这位大汗了,只要一被逼迫,很容易退让,听了素囊的话,把他赶出汗帐。

  不过,没等卜石兔说话,那木儿老台吉开口说道:“好了,这件事到此为止,谁也不要再提了,大火已经烧过了,现在追究是谁的责任已经没有用,总不能凭空把烧掉的货物变回来。”

  说完,他端起桌上的奶茶,喝了一口。

  “老台吉说的对。”卜石兔腰杆直了起来,旋即说道,“谁也不要再提此事,特木伦,你也不要再提那场大火的事情了。”

  “是。”特木伦施了一礼。

  他朝那木儿老台吉那里露出感激的目光。

  若是没有那木儿的阻拦,他知道自己这一次一定会被赶出汗帐,丢尽颜面,成为蒙古人口中的笑柄。

  坐在另一边的素囊,阴鸷目光的瞅了那木儿一眼,恨得牙根痒痒。

  当年他祖母还在的时候,就是因为那木儿多事,他才没能坐上土默特的汗位,否则如今土默特的大汗便是他,根本没有卜石兔这个废物什么事。

  卜石兔看向李树衡,笑着说道:“李掌柜你也看到了,我们的很多台吉都不希望你们虎字旗在草原上建一座货仓,不如你们还是把货存放在札木合的部落,可以让他多准备一些蒙古包给你们用。”

  “谢过大汗。”李树衡欠了欠身,旋即又道,“大汗的好意我们心领了,可建立货仓的事情,势在必行。”

  袒拉卡申接话道:“以前没建货仓不也都挺好,何必非要建一个货仓出来。”

  李树衡看了他一眼,笑着说道:“以前虎字旗的大车只在土默特和周围几个部落行商,如今商道已经连接到了漠北地界,还有白城方向,商道的规模扩建了几倍都不止,再像以前一样怕是不行了。”

  “这有什么不行,不还是跟以前一样。”袒拉卡申一脸的不以为然。

  李树衡笑了笑,没有接话,而是把目光看向了卜石兔。

  袒拉卡申不过是个小台吉,没资格从商道上面分润好处,所以有些事情并不知情,李树衡也没打算和他解释这些。

  但他相信,该知道的人自然会清楚。

  随着这几个月他们虎字旗开拓出更多的商道,虎字旗的车队去的地方更远,更多的货物从明国运到了草原上,那些从商道上分润好处的蒙古台吉,也都分到了更多的好处。

看过《大明流匪》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