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大明流匪 > 第四百八十六章 劝说

第四百八十六章 劝说

  “素囊,你们的大汗召你去青城做什么?”永谢布部的巴图台吉开口问。

  他是察哈尔林丹汗任命的监管大臣。

  原本在永谢布部只不过是个普通的台吉,可因为身后有蒙古共主大汗林丹汗的支持,土默特各台吉都不敢轻慢他,哪怕卜石兔这个大汗也是一样。

  素囊虽然是黄金家族血脉,可也不会看低巴图这个监管大臣。

  “还不是虎字旗要建货仓的事情。”素囊端起桌上的奶茶喝了一口,又道,“这个虎字旗简直就是祸害,上次我和范家的合作,就是被他们硬生生搅和了,如今卜石兔没少借助虎字旗的商道为自己的部族赚取好处,眼看实力一天比一天强,再这样下去,我的机会就更小了。”

  面对着永谢布部的台吉巴图,他丝毫没有掩饰自己对卜石兔的不满。

  他们三娘子一脉几次争夺土默特的汗位,可以说草原上人尽皆知,后来他也和卜石兔争夺过汗位,而且差一点就成功,最后却被那木儿给破坏掉。

  听到素囊对卜石兔不满的话,巴图微微笑了笑。

  他是林丹汗派来土默特的监管大臣,十分清楚林丹汗对蒙古各部的态度。

  像土默特这样的大部落,内部纷争自然越厉害越好,也正是因为这一点,素囊与卜石兔之间的争斗,暗中得到了林丹汗的支持。

  因为林丹汗的关系,他们两个人在土默特算是天然的盟友。

  “你拒绝了虎字旗在土默特建货仓的请求?”巴图看向素囊。

  “当然要拒绝。”素囊说道,“土默特是我黄金家族的草原,怎能让明国人来草原上建城。”

  “你该反对,而是应该支持虎字旗建货仓。”巴图说了一句。

  素囊目光中满是不解的看向巴图。

  就听巴图继续说道:“卜石兔才是土默特的大汗,就算那个明国商人在你们土默特建了货仓,损失威严的也是卜石兔,对你而言并没有什么损失,若是哪一天林丹汗西进,完全可以用这个借口对土默特开战。”

  素囊眉头深皱,问道:“林丹汗要西进?什么时候的事?我怎么一点都没听到风声。”

  “林丹汗还在白城,暂时没有西进。”巴图说道,“只是有这个意思,林丹汗准备把草原各部统一,最后再与后金决战,只要打败了后金,将来林丹汗未必没有入主中原的机会。”

  素囊问道:“那土默特呢?”

  “土默特自然要归林丹汗指派。”巴图声音顿了一下,继续说道,“不过你放心,就算打败了土默特,也只是对付卜石兔的那些人,以后你依然会成为土默特大汗,这一点是不变的。”

  素囊松了一口气。

  他做了这么多事情就是为了争夺土默特的汗位,不然也不会暗中与林丹汗勾结。

  巴图说道:“不管明国皇帝会不会停马市,下一次你都要支持虎字旗在草原上建货仓,这对咱们来说也是一件好事。”

  “什么意思?”素囊皱起眉头。

  巴图说道:“虎字旗的车队已经到了白城,林丹汗那里支持虎字旗建立商道,就算将来明国皇帝停了马市,有虎字旗这条走私商道在,咱们草原上的日子也不会太难捱,更为重要的是,虎字旗的货仓在草原上,哪一天咱们不想让虎字旗继续出现在草原上,他们货仓里的货物,随时都能变成咱们的。”

  “这么说虎字旗要建货仓,我不仅不能反对,还要支持?”素囊眉头深皱。

  巴图点头说道:“这也是林丹汗的意思,这一次我从白城回来,林丹汗希望咱们在土默特这里,支持虎字旗的事情,到时不仅能得到虎字旗带来的好处,也能够借机打压卜石兔的威望。”

  “卜石兔能有什么威望。”素囊不以为然的撇了撇嘴。

  论辈分,他是卜石兔的长辈,一直以来,他都瞧不起卜石兔这个混吃等死的土默特大汗,从心底认为土默特落到今天这样的地步,都是卜石兔无能的缘故,换做是他做土默特大汗,不说重现俺答汗时的荣光,最少也要让土默特结束内部纷争。

  巴图说道:“如今他才是土默特大汗,牧民心中也都认他这个大汗,各部落的台吉也都承认他这个大汗,所以没有意外,你根本没有机会去争到你们土默特的汗位。”

  听到这话,素囊冷哼一声。

  当年便是因为各部都认为卜石兔才是土默特汗位正统继承者,才有了那木儿召来众多台吉与他们三娘子一脉的台吉相抗。

  巴图笑着说道:“你也不用气恼,等林丹汗西进,那时便是你荣登土默特汗位的时候。”

  “这个汗位本就应该是我的。”素囊说了一句。

  巴图说道:“放心,只要林丹汗带领大军一到,有林丹汗给你撑腰,土默特的汗位没有人再敢与你争抢,哪怕是那个俄木布洪也一样不能。”

  “台吉,您要的酒来了。”

  窝仑阔从外面走了进来,怀里抱着一个酒坛。

  酒坛是那种十斤装的酒坛,看封口和坛子,一眼就能分辨出是汉人酿的酒。

  素囊接过酒坛,亲手打开上面的泥封,一股酒香飘了出来。

  坐在边上矮桌后面的巴图用力闻了闻,眼前一亮,说道:“这是虎字旗的高粱酿,对不对?”

  素囊笑着点了点头,说道:“没错,确实是虎字旗的高粱酿。”

  说着,抱起酒坛分给往两个酒碗里面倒酒。

  “这可是烈酒,最适合咱们蒙古人喝的酒。”巴图拿起一个酒碗,大口大口喝了起来。

  一碗酒,一口气被他干掉,另一只手抹了一把胡子上面沾的酒水,嘴里打出了一个酒嗝。

  素囊拿起酒坛,又给巴图的酒碗倒满一碗,旋即扭头对窝仑阔说道:“去把烤好的羊腿送上来。”

  “是。”窝仑阔答应一声,退了出去。

  巴图拿起酒碗。

  这一次没有急着喝,而是放在鼻下闻了闻,嘴上说道:“上一次喝这个高粱酿还是在白城,这个酒喝起来确实过瘾,这才是咱们蒙古勇士该喝的酒。”

  素囊端起酒碗,喝了一口,说道:“我那里还有几坛,回头我让窝仑阔给你准备两坛,这个酒我也不多,听说是虎字旗的人酿这个酒不易,每一次出酒都要浪费一锅的酒,才能得这样的好酒。”

  这时,窝仑阔从外面走了进来,手里端着银盘,上面是切好的羊肉。

  巴图笑着说道:“好酒自然数量有限,要是人人都能喝上,那还算什么好酒。”

  高粱酿在草原上,对喜欢烈酒的蒙古人来说,确确实实的好酒,可是在明国,只能算中等偏上的酒,很多不喜欢烈酒的人根本不喜欢高粱酿。

  但高粱酿是用高粱酿制,成本低,利润却大,尤其卖给牧民,一坛五斤装的高粱酿,便能换来一整只羊。

看过《大明流匪》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