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大明流匪 > 第四百九十一章 失望

第四百九十一章 失望

  “台吉,不好了,虎字旗的人要在大黑河那里建货仓。”

  一名甲兵来到了蒙古包里。

  坎坎塔达眉头一皱,说道:“怎么回事,说清楚一点。”

  那甲兵说道:“青城那边刚传来消息,素囊台吉突然同意虎字旗建货仓,而且建货仓的位置就在大黑河那里。”

  “素囊不是不同意虎字旗建货仓吗?怎么又同意了。”说话时,坎坎塔达眉头深皱。

  那甲兵说道:“这就不太清楚了,好像说是因为大明皇帝停了马市,为了加强与虎字旗的合作,便同意虎字旗去大黑河建货仓。”

  “糊涂。”坎坎塔达说道,“他们枉为黄金家族血脉,居然会同意一个明国商人来草原上建货仓,他们想过没有,那不是建货仓,那是筑城。”

  气得他用手直拍身前的矮桌,拍打的啪啪作响。

  那甲兵低声说道:“建货仓的事情是大汗的命令,几个大台吉都不反对,其他人就算反对也没有办法,台吉,咱们还是不要管了,否则容易得罪大汗和几个大台吉。”

  坎坎塔达知道对方说的是事实,

  大汗和几个大台吉同意的事情,就算是他也反对不了,可他不愿意看着明国人来他们蒙古人的草原上筑城,这是对他们蒙古人的羞辱。

  那甲兵说道:“要不然属下再去一趟青城,看看其他台吉都是什么态度?”

  “你去管什么用!”坎坎塔达眉头一皱,旋即说道,“去备马,我亲自去青城见大汗,亲口劝说大汗不让虎字旗在草原上筑城。”

  “台吉,您真的要管?”那甲兵犹豫着问道。

  坎坎塔达沉声说道:“我绝不能让虎字旗来草原上筑城,快去备马。”

  “是。”甲兵答应一声,从蒙古包里退了出去。

  一队蒙古甲骑和战马很快聚集到蒙古包前面,其中一名甲骑牵着一匹没有骑乘的战马等在门外。

  坎坎塔达从蒙古包里面走出来,牵过缰绳,翻身骑了上去。

  “随我去青城。”

  一队蒙古甲骑随他一同离开牧场,朝青城方向疾驰而去。

  坎坎塔达的牧场离青城比那木儿的兀鲁特部近不少,天刚一擦黑,他便带人赶到了青城。

  作为土默特比较有实力的台吉之一,青城里绝大多数人都认识他,所以哪怕坎坎塔达在青城的街上纵马疾驰,也没有人敢阻拦。

  路上的行人不管是蒙古人还是汉人,全都纷纷避让开。

  来到汗帐外,坎坎塔达从马背上跳下来,把马交给自己带来的甲骑,自己快步走向汗帐。

  到了汗帐跟前,他问向守卫在汗帐外面的甲士,道:“大汗有没有在汗帐里?”

  “回台吉的话,大汗和几位台吉都在汗帐。”汗帐外的甲士恭敬的说道。

  坎坎塔达迈步走进汗帐。

  “坎坎塔达见过大汗。”

  进入到汗帐里,坎坎塔达朝坐在上面的卜石兔行了一个礼。

  “坎坎塔达你来的正好。”卜石兔笑呵呵的说道,“虎字旗的李掌柜派人送来了几坛高粱酿,快坐下一起尝尝。”

  “谢大汗。”

  坎坎塔达走到一张矮桌后面,盘膝坐了下来。

  汗帐中的女侍端着木托盘走到坎坎塔达的矮桌前,屈膝半蹲在面前,把托盘里的银酒壶和一只酒杯放在了矮桌上,亲手给酒杯里斟满酒,这才退下去。

  随后又有一名女侍走过来,端来一盘切好的烤羊肉,放在了坎坎塔达身前的桌上。

  “大汗。”待女侍退下后,看看坎坎塔达看向卜石兔,说道,“听闻大汗答应让虎字旗在板升城外的大黑河附近建筑城,不知是否有此事?”

  卜石兔笑着说道:“想不到消息这么快就传到你那里了,没错,本汗和几个台吉都决定答应虎字旗在大黑河那里建一个货仓,用来让虎字旗存放货物。”

  “还请大汗收回成命。”坎坎塔达站起身。

  卜石兔脸上的笑容顿时顿住,不解的道:“你也是支持虎字旗来土默特行商的,他们要建货仓,对咱们来说是一件好事,本汗不明白你为何几次都不同意此事。”

  “大汗。”坎坎塔达说道,“我是支持虎字旗来草原行商没错,但虎字旗要再草原上筑城,这样的事情我不能同意,这也是有失大汗威严的事情,还请大汗收回成命,并且驱赶虎字旗离开我土默特。”

  卜石兔脸色一变。

  汗帐里的特木伦突然站起身说道:“坎坎塔达,你不要在这里危言耸听,大汗什么时候允许过虎字旗筑城了,只是建一个货仓而已。”

  “大汗。”坎坎塔达目光看着卜石兔说道,“若是单纯存放货物的地方,虎字旗的人为何要专门建一座货仓,咱们蒙古人最不缺的就是蒙古包,完全可以把货物存放在蒙古包里,一样可以用来作为货仓使用。”

  特木伦提醒道:“刚过去半年的事情难道你就忘了吗?札木合牧场的那一把大火,足足烧了好几天,烧毁了十几万两银子的货物。”

  坎坎塔达扭头看向特木伦,说道:“当初虎字旗的人若是把货物交给大汗,牧民们怎么会围攻虎字旗的货仓。”

  “货物是虎字旗的,卖不卖自然是虎字旗自己说了算,这不是牧民围攻虎字旗货仓的理由。”特木伦说道,“而且牧民围攻虎字旗货仓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大家心知肚明。”

  坎坎塔达重新看向卜石兔,说道:“大汗,绝不能允许虎字旗在大黑河筑城,这会让我们土默特成为漠南蒙古的笑话。”

  “是建仓库,不是筑城。”特木伦出声提醒了一句。

  “好了。”卜石兔手里的金樽重重的撂在桌面上,说道,“此事就这么定了,本汗和几个台吉都同意虎字旗在大黑河附近修建货仓。”

  “大汗……”坎坎塔达语带悲愤的喊了一声卜石兔。

  卜石兔沉声说道:“本汗心意已决,不必劝了。”

  一旁的特木伦得意的瞅了坎坎塔达一眼。

  以前坎坎塔达仗着自己的实力,根本不把他这样的小台吉放在眼里,如今能看到坎坎塔达在大汗面前吃瘪,心里十分的解气。

  “你们会后悔的。”

  坎坎塔达看到虎字旗建货仓的事情无法避免,气哼哼的离开了汗帐。

  “大汗,你看看他,这也太骄横跋扈了。”特木伦抬手指着坎坎塔达离去的背影,冷冷的说道。

  卜石兔脸色阴沉似水。

  坎坎塔达这样直接离去,让他感觉到自己这个大汗的威严被践踏。

看过《大明流匪》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