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大明流匪 > 第四百九十七章 夏广预警

第四百九十七章 夏广预警

  过了半晌,马车里的范有福才说道:“夏镖头不要误会,实乃是草原上马匪太过凶残,多一些人保护车队,大家路上也能安全一些。”

  马车上的那名伙计附声道:“多一分人多一份力量,女真人足够厉害,有女真人在,一般马匪也不敢打咱们车队的主意,夏镖头您觉得我说的有没有道理?”

  “有个屁的道理。”夏镖头张口骂了一句。

  “诶,夏镖头你怎么骂人呀!”那伙计脸色难看起来。

  夏镖头不再理会马车上的那伙计,目光只看在范有福的身上。

  “夏镖头。”范有福说道,“想来这段日子在车队里,应该听人提到过,我们范记之前有两次车队在草原上遭遇马匪的传言”

  夏镖头点了点头。

  范有福继续说道:“实不相瞒,其实这些都不是什么传言,不仅如此,我范记派到草原上的伙计一个都没能回来,全部埋骨在草原上。”

  “全是马匪做的?”夏镖头眉头一皱。

  范有福点了下头,说道:“这些马匪穷凶极恶,我们范记吃了两次大亏,实在没有办法,只能请来女真人帮忙,想要借助女真人的威名吓退那些马匪,还希望夏镖头能够谅解一二。”

  夏镖头眉头紧锁,问道:“你们范记的货物不会是卖给女真人的吧?”

  “不是,绝对不是。”范有福急忙否认道,“车队只到科尔沁,到了科尔沁就返回,绝不去后金的地盘。”

  “什么女真人的地盘,那都是我大明的领土。”夏镖头语带不满的说道。

  什么白山黑水,后金的龙兴之地,曾经都归大明奴儿干都司管,全都是大明的国土。

  “对,对,对,都是咱们大明的。”范有福点头附和,旋即说道,“如今那些地方不是已经被女真人给占了吗?所以我才这么说,夏镖头千万别怪罪。”

  夏镖头沉声说道:“这一次的事情,你们范记要给我一个交代,我夏广,虽然只是个镖师,却从不与女真人为伍。”

  马车里的范有福赔笑道:“夏镖头说的是,我们范记也是没有办法,之前两支来草原的车队遭遇马匪,我们范记损失实在太大,不得以才请了女真人,还请夏镖头多多体谅。”

  “放心,接了你们范记的镖,我自然会完成。”夏广说道,“不过我夏广不与女真人为伍,等你们范记请来的女真人一到,我自会带人离开,至于这一次收了你们范记的银子,我会退还给你们,这种银子我夏广不赚。”

  “夏镖头,这又是何苦呢!”范有福劝道,“我范记就是个商号,大明和女真人再怎么打,都不关我们这些商人的事,总不能放着银子不去赚吧!”

  “范管家,你要知道,有些银子能赚,有些昧良心的银子不能赚,赚了这种亏心银子,将来会遗祸子孙的。”夏广回了一句。

  不等范有福再次开口,他催动胯下马,从范有福这里离开。

  “你……”

  范有福望着夏广远离的背影,恨得牙根痒痒。

  马车里的伙计说道:“大管家,真要让这个夏广见到后金的人,到时候一定会知道咱们范记的货是送去后金的。”

  “这个夏广,简直是不知死活的东西。”范有福恨恨的骂了一句,旋即又道,“不用管他,此事我自有安排。”

  边上的伙计说道:“等女真人来了,咱们真让夏广他们这些镖师离开?”

  “想走,哪有那么容易。”范有福说道,“现在还需要他们这些人保护车队,一切等女真人到了再说。”

  那伙计点了点头。

  范记的车队继续走在草原上,西方的天空一片通红,预示着天色就快要黑下来。

  就在这个时候,走在车队前面的夏广突然喊道:“停车,所有人戒备,前方有不明马队正在靠近。”

  随着他的喊声,车队中的镖师全都骑马聚拢到了夏广的身边。

  远处晚霞下方的地方,一支马队马队正朝车队方向靠近。

  “夏镖头,出什么事了?”

  车队停下来,范有福朝车队前面的夏广问了一句。

  夏广调转马头,退到范有福的马车跟前,说道:“前面有不明马队靠近,怀疑可能是马匪,还请范管家把所有大车和人手都聚到一起,方便我的人保护。”

  “应当的,应当的。”范有福连连点头。

  车队在草原上遇到了马匪这样的事情,他知道自己什么忙也帮不上,只能指望夏广和他带来的那些镖师。

  夏广叮嘱完范管家之后,重新调转马头,回到了车队前方,继续盯着远处奔袭而来的马队。

  “大,大管家,咱,咱们怎么办?”

  与范有福同坐在一辆马车里的那伙计,惊慌的说话都有些结巴起来。

  “还愣着什么?没听到夏镖头的话吗?还不赶紧把大车和人手都聚拢到一起。”范有福用手拍了一下那伙计的后脑勺。

  心中十分的慌乱。

  令他没想到的是女真人没有来,草原上的马匪却先到了。

  车上的那名伙计哆里哆嗦的从马车上往下走,脚刚一落地,整个人直接瘫坐在了草地上。

  “没用的东西。”范有福骂了一句,然后自己从马车上走下来。

  虽然他心中一样害怕,可因为跟在范永斗身边多年,见识和经历比那伙计不知道强出多少,自然不会和那伙计一样不堪。

  从马车上下来,他先看了一眼车队的前方,就在夏广他们面对的方向,仿佛是草原尽头的地方,有黑影在晃动。

  他知道,那是距离太远的缘故,事实上那个方向晃动的黑影都是人影。

  看到这里,他不敢在耽搁时间,急忙招呼赶车的车夫还有车队里的伙计,把拉货物的大车都赶到一起,连人带车上的货物都聚到一处。

  还有不知道怎么回事的伙计问向边上的人,说道:“这是出什么事了,大管家怎么把咱们都聚到了一起,不赶路了?”

  边上有车夫答话道:“应该是遇到了马匪,没看到夏镖头那些镖师都在前面吗?”

  说着,他朝夏广的方向扬了扬下巴。

  “什么?马匪!”有伙计惊呼出声来。

  其他的伙计也都露出了惊慌之色,还有人慌不择路的想要往外逃。

  却被范有福给拦了下来。

  只听范有福说道:“都安静,这个时候离开车队就是自己去送死,你们觉得自己一个人能在草原上活下去吗?”

  一直跟在范有福身边的那名伙计也说道:“车队这里有夏镖头他们保护,一般的马匪根本动不了咱们车队,大家安心,一定不会有事的。”

  这话是在宽慰其他人,也是在安他自己的心。

看过《大明流匪》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