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大明流匪 > 第五百章 杀尼堪

第五百章 杀尼堪

  范有福让范记的伙计送来一些饼子,配着羊肉吃。

  库台吃的差不多,侧过头对范有福道:“怎么没看到你们范记请来的那些镖师?”

  “库台大人的是夏镖头他们吧!”范有福道,“已经走了,回张家口去了。”

  “那些尼堪不是你们范记请来的镖师吗?还没有到科尔沁怎么就走了?”库台眉头一皱。

  范有福稍显犹豫,便道:“同为汉人,有些话本不该,可我实在是忍不住,必须告诉库台大人您。”

  “什么话?”库台看向范有福。

  范有福道:“实不相瞒,夏镖头这些人本来是收了我们范记的银子,要把我们范记的车队送去科尔沁,并且还要护送车队回张家口,可因为,因为……”

  话这里的时候,他话语变得犹犹豫豫起来。

  “因为什么?快。”一旁的扎木伦催促道。

  范有福见有女真人着急了,担心自己再不,对方很有可能会恼羞成怒对他动手,急忙道:“夏镖头他们嫌弃女真大人们是后金的人,不愿意与诸位女真大人们走在一起,便带着他的人离开了车队,返回张家口。”

  “什么意思?”扎木伦没有听明白。

  库台眼睛一眯,道:“这么那个什么镖头瞧不起我们后金的人了?”

  一旁的扎木伦这回听明白了,当即大怒道:“什么,这些尼堪也敢瞧不起咱们。”

  着,他目光恶狠狠的瞪向范有福。

  边上的范有福吓了一跳,急忙道:“不是我们范记,是夏镖头他们那些镖师,是他们不愿意和诸位女真大人们一路同行,还,还……”

  “还什么?”扎木伦催问道。

  范有福心翼翼的道:“夏镖头还他们是汉人,不会和女真人走在一起,若是换个地方,还要动手分生死。”

  “这些尼堪找死。”扎木伦怒道,“他们人在哪?我现在就去杀了他们。”

  “大人息怒。”范有福劝道,“夏镖头他们也就是嘴上,过过嘴瘾,现如今谁不知道后金在可汗的带领下,连番战败大明官军,拿下好几座城池,夏镖头这些人不过是普通的镖师,哪里会是诸位女真勇士的对手。”

  听到这话的扎木伦脸上露出得意之色。

  他们女真人不过是偏居一偶,人丁也不多,可即便是这样,在他们大汗的带领下,打的大明官军丢盔弃甲,如今更是占据了大半个辽东。

  库台忽然开口道:“那些镖师什么时候走的?”

  “黑之前走的,都骑着马,不过一黑很难继续赶路,所以应该没走多远。”范有福道。

  库台扭头看向周围的女真人,问道:“都吃饱了吗?”

  “吃饱了。”

  众多女真人先后不一的开口回答。

  “就然吃饱了,所有人跟我一起出去活动活动。”库台站起身。

  周围的女真人全都站了起来。

  “额真,咱们去哪?”扎木伦看向库台。

  库台淡淡的笑道:“杀几个不听话的尼堪。”

  “额真的意思是去杀那些离开的镖师?”扎木伦问道。

  库台点了下头,笑着道:“怕了?”

  “怕?我扎木伦就没有怕的时候。”扎木伦用拳头捶了捶自己的胸口,道,“不用额真你亲自出马,我带几个人去就行,保证把那些镖师的人头给额真提回来。”

  库台一摆手,道:“不,我亲自去。”

  扎木伦愣了一下,旋即道:“我去给额真牵马。”

  库台点点头。

  扎木伦带着几名女真人去牵战马,库台和其他的女真人开始互相给对方披甲。

  范有福紧张的站在一旁,两只手来回搓动,不知道放什么地方好。

  穿好甲,手里拿着兵器的库台看向范有福,道:“给我指一下那些镖师离开的方向,我会把这些人都解决掉。”

  “夏镖头他们去了那个方向。”范有福抬手指了一个方向。

  库台目光随着他手指的方向看了一眼,远处黑漆漆的一片,什么也看不到。

  这时候扎木伦已经把战马牵了过来。

  库台和另外十几名女真人翻身上了马,在马背上侧头对范有福道:“这一次我会替你杀了他们,但是再有下一次,我会杀了你。”

  完,他一勒缰绳,催动胯下马从营地离开。

  十几匹战马和马背上的女真人,很快就消失在了茫茫夜色之郑

  范有福站在篝火堆边上,一动不动,两只手的手心里全都是汗水。

  因为他知道,自己那点心思被那个叫库台的女真人看穿。

  之前和女真人在一起的那汉人开口道:“大管家,这些女真人可不好惹,一个个都杀人不眨眼,没什么事情咱们不要招惹他们。”

  范有福道:“我知道,但夏镖头他们必须死,决不能让他们活着回去。”

  “为什么?”那汉人不解的道。

  范有福没有话。

  ……………………

  库台带着女真人离开营地之后,在他边上的一名女真人道:“额真,刚刚你明知道范记那个尼堪是想让咱们替他杀人,为什么咱们还要去杀那些离开聊尼堪?”

  “几个尼堪而已,随手就能解决掉。”库台道,“范记给咱们后金送来粮食药材还有精铁,这对咱们后金来十分要紧,而且来科尔奇之前,四贝勒对我过,尽量与范记交好。”

  听到是四贝勒的命令,那女真人便不再什么。

  四贝勒是正白旗的旗主,他们都是正白旗的奴才,旗主的话,自然是旨意,比大汗的话还重要。

  夜色下,女真饶马队疾驰在草地上,不过因为色太黑,防止战马踩到陷坑一类的东西,山了战马,所以女真人有意控制马速,并没有跑太快,

  大约走出去五里多路,扎木伦突然道:“额真你看,前面有火光,那些尼堪应该就在那里。”

  库台目光看了过去,远方确实有几堆火光,像是有茹燃的篝火。

  “减慢速度,慢慢靠近过去。”库台下令。

  其他的女真人全都刻意控制住马速,不让马蹄声传出太远。

  离着火光方向还有一里多地的时候,库台又道:“全体下马,用布绑住马蹄,然后所有人跟我牵着马靠近他们。”

  女真人听到库台的命令,所有人从马背上下来,开始给自己战马的蹄子用布包裹上。

看过《大明流匪》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