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大明流匪 > 第五百零一章 敌袭

第五百零一章 敌袭

  “夏大哥,咱们就这么走了,回到张家口,你说范记的人会不会找咱们的麻烦?”篝火边上的一人看向夏广。

  “他们范记勾结后金,要怕也是他们怕咱们才对。”坐在夏广边上的一名年轻的镖师说道。

  夏广拿起一根枯柴丢进火堆里,又把烤的差不多的饼子递给身边的人,这才说道:“兄弟们,这一次是我夏某对不住大伙,让大伙白跑了一趟活,一两银子都没赚到。”

  “夏大哥你这话说的就见外了。”年轻镖师说道,“来之前谁也不知道范记会和女真人勾结,这事根本怪不到夏大哥你身上。”

  “镖头,这件事确实不怪你,范记与后金勾结的事情,咱们也是到了草原上才知道。”一名年纪稍长的镖师说。

  “这个情,兄弟我领了。”夏广朝其他镖师一抱拳,旋即说道,“等回到了张家口,我请你们喝酒。”

  “喝酒好。”年轻镖师脑袋探了过来,“咱们喝高粱酿,那个酒劲大,过瘾。”

  “哈哈,好,咱们就喝高粱酿。”夏广笑着拍了拍年轻镖师的肩膀,又道,“想喝多少喝多少,管够。”

  “太好了。”年轻镖师激动的道,“这次可算有机会能喝过瘾了,我可是馋了好久,每次赚到的那点银子,两坛高粱酿都买不了,你们说同样是高粱酿的酒,怎么虎字旗的高粱酿就比寻常高粱酿的酒贵这么多?”

  “有秘方呗!”年纪大一些的镖师说道,“贵有贵的道理,寻常高粱酿的酒哪有虎字旗的高粱酿好喝。”

  “说的也是。”年轻镖师认同的点了点头。

  坐在他们边上的夏广开口说道:“常斌,你小子以后少喝点酒,有喝酒那个银子不如攒起来,将来娶一房婆娘暖被窝。”

  “婆娘哪有酒好。”年轻镖师撇了撇嘴。

  “那是你不知道婆娘的妙处。”年纪的一些的镖师调笑道。

  年轻镖师不以为然的道:“婆娘除了洗衣做饭生孩子,还能有什么妙处。”

  “哈哈!”

  周围一些成了家的镖师哈哈大笑起来,笑得年轻镖师莫名其妙。

  这时就听夏广笑着说道:“你小子娶了婆娘就知道有什么妙处了。”

  年轻镖师常斌说道:“娶婆娘这事不急,现在我一个人吃饱全家不饿挺好。”

  “你小子,就是欠一个婆娘管。”夏广笑着用手点了点那年轻镖师。

  常斌嘿嘿一笑,旋即看向身旁一人,说道:“丁大哥,你怎么不说话呀!看你一直闷闷不乐的,有心事?”

  丁磊皱着眉头说道:“咱们就这样走了,你们说范记车队那边会不会派人来对付咱们呀?”

  “他敢。”常斌身子一直,说道,“他们范记勾结后金,还想要对付咱们,他们就不怕咱们把他们范记勾结后金的消息传出去。”

  “我担心的就是这个。”丁磊眉头紧锁。

  夏广脸上的笑容消失,沉声说道:“你是说范记的人不会让咱们安稳的回张家口?”

  丁磊点了点头。

  “就凭车队里的那些范记伙计?”常斌不屑的说道,“借他们几个胆子也不敢对咱们动手。”

  丁磊沉声说道:“你们忘了,如今范记车队里可是有十几个女真人,这些人可都是见过血,杀过人的。”

  “不怕。”常斌一拍自己身边的刀鞘,说道,“咱们也有十多个镖师在,人数上不吃亏,而且我的刀也不是吃素的。”

  丁磊看向夏广,说道:“镖头,咱们这里离范记车队安营的地方太近,不如咱们走远一些。”

  “你怕了?”常斌瞪向丁磊,说道,“不就是女真人嘛,一样是两个肩膀扛着一个脑袋,他们要是敢来,咱们就和他们真刀真枪的干。”

  “你知道什么!”丁磊呵斥道,“官军中的那么多总兵参将都不是女真人的对手,你再厉害还能比那些亲兵家丁还厉害?”

  常斌梗着脖子反驳道:“别提那些亲兵家丁,只会欺负百姓,碰上女真人一个个只知道逃命,若换做是我,早就把这些女真人收拾干净了,哪里还会容他们占据大半个辽东。”

  “瞧把你给能耐的。”丁磊说道,“你以为会耍两下刀就无敌了,战场上的厮杀和咱们杀土匪不一样,你一个人本事再厉害也没用。”

  常斌怒哼哼的道:“我看你就是怕了,被那些女真人给吓怕了。”

  “你懂个屁,我这是为了大伙好。”丁磊骂了一句,旋即又道,“这些女真人都经历过战场上的厮杀,不比咱们镖师本事差,那个范管家若是派那些女真人来杀咱们灭口,真要动起手来,说不得就要出现一些死伤,咱们没必要把命丢在草原上。”

  常斌讥讽道:“都说人越老胆子越小,我看你就是。”

  丁磊懒得理他,目光看向夏广,说道:“镖头,常斌他不懂,你是夜不收出身,应该知道我有没有道理。”

  夏广点点头,说道:“你说的没错,是我考虑不周,不该在范记车队这么近的地方安营,这样,你去告诉其他镖师,咱们现在就走。”

  “夏大哥,怎么你也怕了?”常斌一脸不解。

  夏广说道:“不是怕不怕的事情,若是只有我一个人,自然没关系,可咱们这么多人都在,我不能拿大伙的性命不当回事。”

  常斌张了张嘴,想要说什么,最后还是什么话都没有说,闭上了嘴巴。

  一旁的丁磊已经站起身,对周围的镖师喊道:“大家收拾一下,咱们……”

  话还没说完,就听到嗖的一声。

  一支箭羽射在了丁磊的胸口上,箭头的另一端透体而出。

  “我,我……”

  丁磊低头看到胸口上的箭羽,嘴巴嚅动了几下,鲜血从嘴角溢了出来,最后整个人后仰倒在了篝火堆上。

  火堆里烧着的木柴被压塌,火星四溅,瞬间就把丁磊身上的衣服烧着,大火很快席卷了他大半个身子。

  “有弓箭手,快往黑的地方跑。”

  夏广反应最快,大声提醒其他镖师,同时抓起了手边的直刀。

  “丁大哥!”

  常斌双手伸过去想要去拽倒在火堆里的丁磊,想要把丁磊从火堆里拉出来。

  一旁的夏广一把拽住常斌,用力往后一拉,同时喊道:“快走,他已经死了。”

  当丁磊摔倒在火堆里,身子连动都没有动一下,他便知道刚刚那一箭已经把丁磊射死。

  嗖!

  又一支箭射了过来,擦着常斌的身子射进一旁的草地上。

  若不是夏广刚刚拉了他一下,刚才那一箭就已经射在了他的身上。

看过《大明流匪》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