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大明流匪 > 第五百一十一章 范有福之死

第五百一十一章 范有福之死

  “大队长,那几个女真人要跑?”马云九身边的一名骑手突然开口说道。

  马云九抬头看去过,见一支不足十人的女真人马队正绕过范记车队,朝另一个方向逃走,旋即冷笑一声,说道:“不用管他们,他们跑不了。”

  “大队长,女真人不管范记车队了,咱们还要不要骑马冲击范记的车队?”边上的骑手问道。

  马云九想了想,说道:“能打的人都跑了,剩下的都是范记的伙计,分出一队人,从一侧绕过去,把范记车队围起来。”

  近百骑兵分出一支三十多骑的队伍,从范记车队一侧兜了过去。

  很快,范记车队被马云九带来的骑兵团团围住。

  这会儿范有福站在一辆大车边上,看到围住他们车队的那些骑兵,和骑兵身上的兵甲,很容易便认出这些骑兵都是汉人,而且草原上的汉人马匪,因为马匪不会有这种统一着装,更不会每一名骑兵都穿戴着铁盔铁甲,兵器也统一都是马刀和鸟铳。

  据他所知,整个大明也只有虎字旗才会有这种全部都使用鸟铳的骑兵。

  车队里的范记伙计见到车队被围,纷纷慌乱起来,四处乱躲乱藏,还有人藏进了大车底下,甚至有人慌乱之下往外围的那些骑兵方向跑去。

  不过,这样的人不仅没能逃走,反而被周围的骑兵用马刀砍杀当场。

  死了人,见了血,这让范记车队里的那些伙计一个个惊慌失措,使劲往人多的地方挤,生怕那些穿着铁甲的骑兵用手里的刀砍自己。

  范有福背靠大车上,颤声说道:“诸位好汉,我是张家口范家的大管家,念在大家同为汉人,有什么事好商量。”

  可惜,他的话注定白说,周围的骑兵根本没人理会他。

  骑马跟在马云九身边的夏广,盯着说话的范有福,恨恨的说道:“没错,他就是范记的大管家,范记这支车队就是他管事。”

  提起范有福,他恨的牙根痒痒。

  他们这些被范记请来的镖师被女真人追杀,他相信这件事绝对和范有福脱不了关系,甚至他怀疑这件事背后就是范有福指使。

  挡在范有福前面的骑兵让开一道缺口,马云九骑着马走了出来。

  “你就是范有福?”骑在马背上的马云九居高临下的看着站在面前的范有福。

  范有福讪讪的说道:“小的就是范有福。”

  “知道我们是谁吧?”马云九问道。

  范有福小心翼翼的点了点头,道:“知道,知道,哦不,不知道,不知道。”

  先是点头,后面又急忙摇头。

  马云九讥讽道:“不管你知不知道我们是什么人,既然你们范家有胆子勾结后金,把货物贩卖给后金,那么今天谁也救不了你们这些人。”

  听到这话的范有福腿一软,当即跪倒在了地上,哀求道:“好汉爷,求你念在大家同为汉人的份上,放了小的这一次,小的回去就劝我家老爷,以后再也不与后金合作,求求好汉爷了。”

  说着,他一头磕在了地上。

  他的求饶,连带着周围其他范记伙计也都纷纷跪下求饶。

  马云九侧头对夏广说道:“这个人交给你了,若是你下不去手,我的人可以代劳。”

  “不用,我自己可以。”夏广目光凶狠的盯在范有福的身上。

  马云九笑了笑,旋即对一旁的一名骑手说道:“把你的刀给他。”

  那骑手抽出自己的马刀,交到了夏广手中。

  拿着刀的夏广从马背上跳下来,一手提刀,走到范有福身前。

  范有福抬头瞅了一眼,脸色陡然大变,面露惊恐道:“夏镖头,咱们无冤无仇,你要做什么?”

  “无冤无仇。”夏广咬着后槽牙说道,“随我来的那些兄弟,只因为不愿意和你们范记一样,与后金勾结,你便让女真人去追杀我们,你还有脸在这里跟我说无冤无仇,今天我要替那些死去的兄弟报仇,亲手取了你的狗命。”

  “不,不是我杀的他们,是那些女真人杀的,你不能杀我。”范有福一脸惊恐的想要往后退。

  可惜他人跪在地上,一时间忘了站起来,只把上半身往后退去。

  “如果不是你的指使,那些女真人怎么会当天夜里就去追杀我们,所以,你还是去死吧!”

  随着一个死字说出,夏广手里的马刀从范有福脖子上划过,随之而来的是一道血箭喷了出来。

  “咳,咳。”

  范有福嘴里发出咳咳的响声,两只手用力捂住自己的脖子,想要阻挡鲜血的流出,却怎么止也止不住,手缝隙之间全是流出来的鲜血。

  站在范有福不远处的几个范记伙计,见到这一幕,脸色吓得惨白,人更是连连后退,胆子小的干脆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夏广并没有出第二刀,手中提着刀,一直看着范有福慢慢咽气,这才把刀身上的血迹搁在范有福衣服擦干净。

  范有福一死,夏广退了回来,手中的马刀还给了那名骑手,然后看向马云九,说道:“真的不能放过这些人吗?”

  马云九一摇头。

  夏广叹了一口气,翻身上了自己的马,头也不回的骑马离开了这片草原。

  马云九抽出马刀,往范记车队中聚到一起的那些伙计一指,冷酷的说道:“一个不留,杀!”

  随着他的话音落下,上百骑兵挥舞着手中的马刀,冲向范记车队……

  当所有骑兵封刀之后,草地上留下了一地的尸体,除了穿着黑色胸甲的虎字旗骑兵之外,在没有一个还能站着的人。

  浓重的血腥气弥漫在周围,地上的草叶上沾满了猩红的血迹。

  “留下一队人盯着这些货物,其余的人随我去追那些女真人。”马云九下令。

  很快,上百的骑兵只有三十多人留在了原地,其余的人在马云九带领下,沿着女真人逃走的方向追去。

  ……………………

  库台带着另外七名女真人从范记车队离开后,一直纵马疾驰,朝科尔沁方向奔逃。

  此时也顾不上马会不会跑坏,只是一个劲的催促身下的战马疾驰,尽可能的跑的更快一点,离范记车队更远一些。

  马背上的库台脸色十分难看。

  这是他们后金第一次在没有动手的情况下被明国人吓退,而且还是被明国的一家商号养的护卫吓跑。

  虽然他们只有八个人,在上百骑面前逃走并不是什么丢脸的事情,可这终归让他这个正白旗的甲喇额真感觉丢了颜面。

看过《大明流匪》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