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大明流匪 > 第五百四十章 大凉山剿匪

第五百四十章 大凉山剿匪

  范永成放下手中盖碗,重复一遍说道:“学生可以肯定,那些匪人一定是虎字旗的人,这样事情他们做过不止一次了,当初我们范家的车队,便被他们抢了好多次,损失的货物折算成银子,不知损失了多少。”

  “你能确定是虎字旗劫的徐记车队,不是大凉山的土匪做的?”徐通眉头拧到了一起。

  范永成一欠身,拱手说道:“学生可以肯定,劫掠徐记车队的,一定是虎字旗的人,哪就算是大凉山土匪劫掠的车队,也和虎字旗脱不了关系。”

  边上的张文合说道:“大人,逃回来的那个李六,也认为劫车队的人是虎字旗的人。”

  徐通捻了捻自己的胡须,面露沉思之色。

  这时候,范永成开口说道:“大人,这是个好机会,大人完全可以用虎字旗纵匪劫掠徐记车队一事,治刘恒一个通匪的罪名,到时大人发兵灵丘,一举拿下虎字旗,而且学生听闻虎字旗在灵丘蛊惑人心,弄了好大的场面,开设铁场和作坊,养了不少人做工,灵丘和广灵一带也有不少良田,将来虎字旗被剿后,大人可以把这些不义之财全部充公。”

  “哼!”

  坐在上座的徐通听到这话,不仅没有任何喜色,反而冷哼了一声。

  这让坐在他下首的范永成不明所以。

  在他的想法里,这明明是一个对付虎字旗的好机会,弄不懂眼前这位巡抚大人为何会面露不满。

  正当他疑惑的时候,就听张文合说道:“徐记车队是在草原上遭了匪,并非大明地界,大明律例不好治罪,若真要治罪,徐记勾结北虏,罪名同样不小。”

  听到这话,范永成旋即明白过来,知道徐通刚才为何不瞒了,也明白自己刚才说了蠢话。

  明面上徐记和徐通没有什么关系,可谁都知道,徐记是徐通这个大同巡抚暗地里开的商号,若是被政敌抓住徐记走私北虏的证据,将来被人上奏给朝廷,就算朝廷查不到徐记与徐通有什么直接牵扯的实证,也一样能用这件事逼迫徐通辞官。

  想到这里,他急忙认错道:“是学生失言了。”

  徐通端起手边的盖碗,手指夹起上面的盖子,放在嘴边吹了吹,又用盖子拨了拨里面的茶水,却并没有没有喝的意思。

  边上的张文合注意到后,往前走了两步,来到范永成跟前,笑着说道:“范先生,你不是说还要去一趟徐记,正好,我带你过去,顺便把入股的份子给徐记送过去。”

  “那就有劳张先生了。”范永成从座位上站起身,旋即朝徐通一躬身,恭敬的说道,“学生告退。”

  “嗯。”徐通鼻音嗯了一声。

  范永成这才随着张文合离开了徐通的书房。

  送走了范永成,张文合重新回到书房里。

  徐通抓起手边的果脯吃了一颗,咀嚼几口,咽下去后,嘴里说道:“范家的银子送到徐记了?”

  张文合回禀道:“学生已经安排人把银子送到大人府衙的后宅,不过范家只带来了一万两,剩下的五千两说是要过一段日子才能送过来。”

  “嗯。”徐通微微点了下头,旋即说道,“范家那边你盯紧点,该赔偿给徐记的银子一两都不能少。”

  “学生会亲自盯着的。”张文合应下,旋即又道,“大凉山的土匪该怎么解决,若真是他们劫掠的徐记车队,难保他们不会有下一次。”

  徐通沉吟片刻,说道:“徐记十几辆大车去草原,这么多的货物想要运往大凉山不容易,你派人沿路去打听一下,这么多的货物不可能凭空消失,只要找到证据,证实大凉山匪患与虎字旗有关,到时候本官倒要看看,何人还敢护着虎字旗。”

  说着,手掌用力拍在手边的座椅扶手。

  对虎字旗,他早就虎视眈眈,现在有了一个可以铲除刘恒的机会,他自然不会放过。

  “学生已经安排人去查找徐记丢的这批货物了。”张文合说道,“不过学生担心对方没有把劫到的货物运回大同,而是直接送去草原交给北虏,若是这样,巡抚衙门的人恐难找到什么踪迹。”

  “那你有什么跟好的办法没有?”徐通问向张文合。

  张文合想了想,说道:“如今大同不少人都对大人您收的剿匪税不满,大人不妨趁这个机会,真的来一次剿匪,一方面可以铲除大凉山匪患,又可以压下那些不满的声音。”

  徐通端起盖碗,喝了口茶水,随即又吐了回去,对书房里的下人说道:“茶凉了,去换杯热茶。”

  下人走过来,端起盖碗退了下去。

  徐通这才看向张文合,说道:“剿匪的你来安排,行文写好后拿本官这里用印,然后送去总兵府,催促张怀出兵大凉山。”

  “大人,总兵府恐怕不会派兵去大凉山剿匪。”张文合低声说道。

  “什么意思?”徐通眉头一皱。

  张文合解释说道:“剿匪需要银子,最早那批剿匪税的银子总兵府得了一小部分,后来各州府的剿匪税再也没有给总兵府送去过,现在突然让总兵府去大凉山剿匪,学生担心张总兵未必会听候调遣,很有可能找个事由给推脱掉。”

  徐通脸一沉,说道:“张怀身为大同镇总兵,他不去剿匪,难道还要本官带着巡抚衙门的差役去大凉山剿匪!”

  “大人息怒。”张文合急忙躬身。

  徐通冷哼一声。

  张文合小心翼翼的说道:“大人,学生的意思是咱们可以不用总兵府辖制的边军,只用大人您抚标营即可。”

  “你想调动抚标营的人马去剿匪?”徐通看向张文合。

  张文合微微点点头,说道:“若是让总兵府派兵去剿匪,张总兵那里肯定会以剿匪需要银子为借口,和大人您要饷,可抚标营不一样,那是大人您的亲军,只要您一令下,抚标营便可发兵大凉山。”

  这时候,下人从外面走了进来,手中端着一个木托盘,上面是一杯青花瓷的盖碗。

  “大人,您的茶。”

  下人把盖碗放在徐通手边,便退到了一旁。

  徐通端起盖碗,吹了吹里面的茶水,语气平淡的说道:“就照你的意思办,让抚标营的兵马去大凉山剿匪,不过范家所说素囊台吉的事情你要盯紧一点,这才是生财之道。”

  显然,他对于剿匪的事情并不上心,只关心如果赚到更多银子。

看过《大明流匪》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