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大明流匪 > 第五百五十章 抚标营出兵

第五百五十章 抚标营出兵

  对面的马队之中,一名骑兵单独骑马从队伍中走了出来,停在距离吴强他们车阵百步外的地方。

  这个距离虽然也在火铳的射程之内,但不是有效射程,这么远的距离,火铳就算瞄的在准,打出去的铅子也不知道会飞到什么地方去。

  但这个距离,足够让吴强看清楚对方。

  当他见到对面马背上的那名骑兵时,已经可以确定,来人是他们虎字旗的骑兵队。

  虎字旗的骑兵和大明与北虏的甲骑比起来,有很大不同,虎字旗的骑兵头戴铁盔,身穿胸甲,手里拿着骑铳,腰上别着手铳,马肚子边上还挂着马刀。

  这样的骑兵装束,光银子就要几十两,也只有他们虎字旗才樱

  “你们是虎字旗那部分的?”马背上的骑手朝着吴强他们这个方向喊道。

  吴强大声回应道:“我们是第三千人队第一大队长第三中队第一队,我是队长吴强,你们是哪一部分的?”

  “原来是吴队长。”那骑手道,“我是骑兵队的谭再旺,奉我们马队长之命来护送你们去大黑河,这是我的身份牌,你派人过来看一下。”

  着,他从怀里掏出一块铜牌,搁在手中比划了一下。

  吴强对身边的一名虎字旗战兵道:“你过去看一眼对方的铜牌,确定一下是不是咱们虎字旗马队的人。”

  虽然他几乎可以肯定对方是他们虎字旗马队的人,但还是要看一眼对方身上的铜牌再确定一遍。

  “是。”边上的那名战兵答应一声。

  就见他从大车后面走了出来,一路朝前面的那名骑兵跑过去。

  到了近前,谭再旺把自己的铜牌给来到跟前的那名战兵看了一眼。

  对方确认无误之后,回转过身又跑了回来,来到吴强跟前道:“队长,没错,对方是咱们骑兵队的谭队长。”

  吴强点点头,然后朝谭再旺那里走去。

  来到跟前,他右手握拳一横胸前,嘴里道:“第三千人队队长吴强。”

  “骑兵队队长谭再旺。”

  谭再旺从马背上跳下来,同样做了一个右手握拳横胸的动作。

  “谭队长,你们怎么过来了?”吴强收回右手,好奇的问道。

  谭再旺笑着道:“我接到了我们马大队长的命令,护送你们这支队伍去往大黑河的营地。”

  “能有你们骑兵队护送真是太好了。”吴强一脸喜色道,“我带来的都是咱们虎字旗的步卒,而且人数太少,护送的辽东难民足有五百多人,这一路上就担心遇到马匪,现在有你们马队帮忙,我安心多了。”

  谭再旺笑道:“我们大队长也是担心你们这么多人会在路上遇到危险,这才派我带着一队骑手过来。”

  听到这话,吴强看了一眼对方身后,只见几十名骑兵静静的停在几十步外的地方。

  见到这些骑兵,他一脸羡慕,当初他也想加入马队,可惜不会骑马,最后加入了战兵队。

  虽然虎字旗的战兵队也不错,可他还是觉得马队的骑兵更威风。

  谭再旺看着面前的吴强,笑着道:“吴队长,眼看就快正午了,不如就在这里休息半个时辰,让大家吃点东西再继续赶路。”

  “也好。”吴强点头同意,旋即又道,“一会儿赶路的时候,还希望谭队长的骑兵能够做一下哨骑。”

  “吴队长你太客气了,这本就是我们骑兵应该做的事情。”谭再旺笑着应下。

  当吴强他们与谭再旺带来的骑兵会合的时候,大同抚标营的兵马也都集合在抚标营的大营之郑

  “大人,张幕僚来了。”许将军手下的亲兵过来禀报。

  着,他用手朝营门外的方向指了指。

  许将军目光随着自己亲兵手指的方向看了过去。

  在营门外,停着一抬轿,轿子边上站着几名衙役。

  此时轿帘被打开,轿子里面的张文合正往他这个方向瞧。

  “传令给营中的几个将领,让他们集合兵马,等待本将的将令。”许将军对身边的亲兵交代了一句,自己往营外的轿子走去。

  抚标营这里自然没有闲杂热不得靠近的法,但营外也没有什么百姓愿意靠近。

  匪过如梳兵过如篦,百姓躲这些抚标营的兵将都来不及,更不会主动往跟前凑,哪怕一些摊贩都不愿意来抚标营附近做买卖。

  “许将军。”

  轿子里的张文合见到走过来的许将军,语气不阴不阳的打了一声招呼。

  许将军知道对方还在为没能从饷银里拿到好处的事情生气,他也不在意,面上带笑的道:“张先生怎么有空过来?”

  张文合沉着脸,话语中没有好气的道:“怎么?许将军就这么厌烦张某。”

  “不是,不是。”许将军连连摆手,旋即道,“这不是不知道张先生要来,要是早知道张先生会过来,本将一定派人去接张先生。”

  “不用这些漂亮话,我来抚标营是奉了巡抚大人之命,特来监军。”坐在轿子里面的张文合语气淡淡的。

  “监军!”许将军眉头一皱。

  轿子里的张文合道:“莫非许将军不欢迎我做这个监军?还是许将军觉得巡抚大人不应该给抚标营派一个监军。”

  “张先生误会了。”许将军一脸歉怀的抱了抱拳,道,“兵危战凶,张先生身份尊贵,比不得我们这些粗人,不如张先生留在抚标营,等候我等从大凉山带回来的捷报。”

  “不必了。”张文合一摆手,道,“有许将军在,想来张某也不会遇到什么危险,除非许将军的抚标营连山上的土匪都打不过,若真是如此,许将军提前明,张某也好早些回禀巡抚大人,免了许将军这趟差使。”

  着,他斜睨着看了站在轿外的许将军一眼。

  听到张文合冷嘲热讽的话语,许将军心里别扭,但顾忌到对方的身份,压下心中的不舒服,道:“即是如此,本将这就安排一队亲兵来护卫张先生。”

  “那就有劳许将军了。”张文合点零头,旋即又道,“不知许将军准备什么时候出兵去大凉山,巡抚大人那里还等着许将军的好消息呢!”

  许将军笑着道:“张先生放心,已经准备的差不多了,抚标营的人马随时可以出兵大凉山。”

  “那好,就请许将军出兵剿匪吧!”完,张文合随手把轿帘撂下,人坐回到轿子里面。

看过《大明流匪》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