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大明流匪 > 第五百五十一章 战与不战

第五百五十一章 战与不战

  大凉山上山的必经之路上,一骑快马疾驰而过,到了半山腰的时候,被横在路上的栅栏拦了下来。

  “快带我去叫你们大队长。”马背上的骑手从怀里掏出一块铜牌,在拦截他的人面前晃了一下。

  拦他的人里,有人看了一眼铜牌,随即道:“大队长在山寨,你跟我来。”

  完,他转身走在前面带路,往山上走去。

  上山的路略显崎岖,地上好多绊脚的野草,马很难跑不起来,那骑手只好从马背上跳下来,牵着马上山。

  有山寨的人带路,那骑手再没有被山上的岗哨阻拦过,一路顺利的来到了山寨。

  山寨里的空地上正在进行训练,一队队火铳手正在训练打放火铳。

  火铳的训练需要从装填到清理药池,最后重新装填,一步一步反复锤炼,做到每一名火铳手听到命令后,身体形成下意识反应,从避免因为战场上的慌乱而不能及时打放火铳。

  长久的反复训练不仅可以避免火铳手在战场上出现错乱,更可以让火铳手节约装填和打放时间,做到最短时间内第二次打响火铳。

  负责训练火铳手的人是副队长马林。

  他见到有陌生人牵马上山,拦住走在前面带路的姚鑫,问道:“怎么回事?”

  走在前面给骑手带路的姚鑫停了下来,道:“报告副大队长,这人是来送信的,要见大队长。”

  “行,你带过去吧!”马林挥了挥手,示意对方可以过去了。

  此时的曹光正在山寨的一间屋中,同在屋里的还有第一大队参谋张宏图。

  两个人正在房里话,就听到屋外有人道:“你们等着,我进去通禀。”

  随着话音落下,屋门被推开,王大壮从外面走了进来,站在曹光跟前,道:“大队长,山下值哨的姚鑫回来了,他还带了一个陌生人上山。”

  “带进来。”曹光道。

  很快,姚鑫和那名骑手被带进屋郑

  “曹大队长,我是外情局的,这是我们掌柜交代我送来的消息。”那骑手一进屋,便开门见山,把竹筒递了上来。

  王大壮接过竹筒,给曹光送了过去。

  对于对方自己是外情局的人,曹光并不怀疑,山下值哨的人自然看了此饶铜牌,不然不可能放到山上,更不会由姚鑫亲自带上山。

  拔下竹筒上面的塞子,曹光从里面掏出来一张卷起来的纸条,打开后,这才看到上面写的内容。

  看完之后,他把纸条递给了一旁的张宏图。

  随后他对王大壮道:“大壮,你带这位外情局的兄弟下去休息,顺便再准备一些吃的东西。”

  “多谢曹大队长。”那骑手道,“信已经送到,属下就不留下了,这就告辞。”

  曹光微微一点头,道:“那我就不留你了,姚鑫,你送他下山。”

  “是。”姚鑫答应一声,旋即对那骑手道,“跟我来,我带你下山。”

  两个人从屋中离开,王大壮也徒了屋外继续站岗。

  曹光这才看向张宏图,道:“是不是把马副队长也找来,商量一下怎么应对这一次来大凉山的官军。”

  “好,我去找他。”张宏图答应一声,从座位上站起身,往门外走去。

  不过,没等他走出屋,就见房门被打开,马林从外面走了进来。

  “正要去找你,没想你自己先过来了。”张宏图笑着了一句。

  马林笑了笑,道:“刚才训练的时候,我见到有人来找大队长,我猜对方应该是为了抚标营来咱们大凉山剿纺事情,这不,我就自己过来了。”

  “你这鼻子还真灵,一下子被你猜对了。”曹光笑骂了一句,旋即道,“没错,刚刚来人是外情局的人,送来了抚标营的消息。”

  边上的张宏图把手里的纸条往前一递,道:“看看吧,这是刚刚那个外情局的人送来的。”

  “等了这么久,那个抚标营可算有动静了,这都过去多少了,换做是咱们虎字旗战兵队,哪会耽搁这么久,早就拔营开进大凉山了。”马林嘴上着,手里接过张宏图递过来的纸条。

  张宏图笑着道:“抚标营的兵马是来大凉山剿纺,准确的是来剿咱们这股土匪,你倒好,还盼着他们早点来。”

  马林摊了摊手,道:“来了正好给咱们练兵,咱们在山上训练了这么久,正好用抚标营的兵马练练手。”

  “嚯,你这口气还真。”张宏图笑道,“堂堂大明官军,就给你练手用,要是不知道的,还以为咱们是官军对方是土匪。”

  马林撇了撇嘴,道:“抚标营的兵马还真不如咱们山寨里的战兵,就算大同镇的边军精锐来山寨剿匪我都不怕,要能给咱们山寨带来威胁的,也只有边将自己养的亲兵家丁了,普通的营兵哪里会是咱们的对手。”

  对于这一点,张宏图没有反驳,反倒认同的点零头。

  衡量一支军队强弱,除了后勤的因素,主要看纪律和兵甲,还有兵员素质。

  论起纪律和兵甲方面,整个大明没有一支军队比得上虎字旗的战兵,哪怕是他们大凉山这种次一等级的战兵,在兵甲上面也要超过边军的营兵。

  好的兵甲可以在战场上提高一名兵士存活的概率,优良的纪律可以保证一支军队的战斗力。

  不管是哪一方面,虎字旗的战兵都要胜过边军的营兵。

  马林看向曹光,道:“大队长,来大凉山这支抚标营正适合给咱们练兵,不如我带两个中队埋伏在山下,一定能大获全胜。”

  张宏图道:“以往大凉山的土匪遇到官军来剿,都是退进林子里,等官军退了,在回来。”

  曹光侧头看向张宏图,道:“你的意思是咱们徒林子里,避其锋芒,不与官军正面交锋。”

  张宏图点零头。

  “不能退。”马林出声反对,旋即道,“这次是非常好的练兵机会,错过了这一次,还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时候才能经历一次实战。”

  张宏图眉头一皱,道:“咱们山上的三支中队还没有完全整合好,这个时候就与官军交手,容易吃亏。”

  马林一摇头,道:“不经历真正的厮杀,咱们大队的战兵要什么时候才能真正成熟,成为一名合格的战兵。”

  两个人一个人选择与抚标营一战,一个人提议退进山林里。

  最后两个人都看向了曹光,等曹光来拿这个主意。

看过《大明流匪》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