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大明流匪 > 第五百五十二章 战

第五百五十二章 战

  曹光手指敲了敲身前的桌子,发出哒哒的响声。

  张宏图和马林两个人谁也没有说话。

  虽然两个人的意见不同,但都有各自的道理,也都是为了他们这个大队好,可最后的大主意,还需要曹光这个大队长来决定。

  “大队长,你是怎么样的,咱们是打还是不打。”马林忍不住开口问。

  “其实张参谋说的很有道理。”曹光说道,“以前我还在大凉山为匪的时候,碰到大同东路的官军来剿,便随潘大当家一起逃进林子深处躲藏,等官军退走后,才敢从林子里面出来。”

  马林眉头一皱,说道:“大队长你的意思是咱们也退进林子里,避让官军的围剿。”

  曹光一摇头,说道:“以前我跟潘大当家在大凉山做土匪,退进林子里面躲避官军那是没有办法,面对官军来剿,只能躲进林子里,正面和官军厮杀根本没有活路,所以那时候是不得不躲进林子里面去,因为只有躲进林子里才能活命。”

  声音顿了一下,他继续说道:“现如今不一样,咱们山上的队伍经过长时间的训练,兵甲样样不缺,现在问你们,若是咱们山上这四百来人和官军正面厮杀,你们觉得有没有可能打退官军?”

  “给我两个中队的战兵,我就能打退这一次来剿的抚标营。”马林拍着胸脯说道。

  张宏图想了想,说道:“抚标营的兵马比大同镇的边军要差一些,以咱们这个大队的实力,打退抚标营的兵马应该问题不大。”

  “那就打。”曹光右手用力一拍桌子。

  张宏图面露担心说道:“另外两个中队来山上时间太短,还未整合好,这个时候和抚标营的兵马厮杀,我担心咱们的人会死伤太多。”

  “当兵打仗,怎么可能不出现死伤。”马林说道,“不能因为怕死,咱们就不打了,我认为只有把官军打怕了,才能让官军再也不敢来大凉山找咱们麻烦。”

  曹光点了点头,认同马林的话。

  “我也没有说不打。”张宏图说道,“我的意思是等等再打,等咱们大队的几个中队彻底整合完,那时候再和官军打。”

  马林说道:“官军明天差不多就能到大凉山,错过了这个机会,下一次想要实战练兵还不知道要什么时候,如今大同境内已经没有匪患,就算有也是咱们虎字旗自己人,而且没有军政司命令,咱们不能擅自离开大同,所以这一次就是练兵的最好机会,一场厮杀下来,我保证咱们这支大队的战兵能够脱胎换骨,成为比三大千人队都不弱的战兵队。”

  虎字旗的三支千人队成立最早,当年流匪大营的老底子最多,是虎字旗公认最强的战兵队。

  曹光对张宏图说道:“这个时候咱们若是退到林子里面,虽然能躲开官军围剿,但山寨盖的房屋都会被官军毁掉,到那时,咱们这个冬天可就不好过了,还有最重要的一点!”

  说着,他竖起了右手的食指。

  “是什么?”张宏图问道。

  曹光郑重的说道:“忠心。”

  张宏图面露不解,一旁的马林也同样疑惑。

  就听曹光神色肃然的说道:“如今咱们山寨里的战兵多是辽东百姓,他们来咱们山寨,很多人只是为了吃饱肚子,对咱们虎字旗根本没有什么忠心可言。”

  张宏图和马林两个人认同的点点头。

  别看山寨现在有四百来人,这些人也都服从他们的命令,但是他们清楚,这些人里面很多人内心并不愿意留在山寨,只因为从辽东逃难过来的这一路饿惨了,留在山寨能有口饭吃,有饷拿,有遮风挡雨的住处,这才留在山上,谈不上有什么忠心。

  曹光继续说道:“这一次官军来大凉山,对咱们来说是一个机会,一个断了这些辽东百姓后路的机会,只要他们杀了抚标营的兵马,杀了官军,以后他们就没有了退路,不管他们愿不愿意,都只剩下留在山寨这一条路。”

  “若是这样,我同意对来大凉山的抚标营兵马用兵。”张宏图转变了话风,放弃他躲进林子里的想法。

  见张宏图不再反对,曹光这才说道:“既然大家都同意,咱们商量一下如何应对抚标营的兵马,争取以最小的代价,取得最大的战果。”

  三个人围坐在桌子一圈,开始商议如何应对即将到来的抚标营。

  ……………………

  大同府通往新平堡方向的官道上,一支六七百人的明军队伍正缓缓前行。

  明军的队伍中间有一个二人抬的小轿,许将军带着几名武将跟在轿子周围。

  “许将军,让你的人加快速度,这么个走法,天黑之前也赶不到大凉山。”张文合掀开轿子一侧的帘子,对骑在马背上的许将军说。

  许将军笑着回应道:“今天肯定是赶不到了,不过张先生放心,明天队伍一定能到大凉山。”

  轿子里的张文合眉头一皱,语带不满的说道:“从大同府到大凉山总共也没有远的路,居然要走一天,你这个抚标营可真是让我大开眼界。”

  话语中的讥讽之意毫不掩饰。

  轿子边上的几个抚标营的武将听到后,脸色都是一沉。

  他们对张文合对于抚标营的摘指,脸上纷纷露出了不满之色。

  这一路上他们已经尽量去赶路了,路上没有丝毫偷懒,而且这一路上的行军速度也不算慢。

  许将军沉声说道:“从拔营出兵到天黑之前应该能走二十多里路,换做是边军中的精锐步卒也就这样,也只有骑兵才能在天黑之前赶到大凉山。”

  张文合自知自己对兵事上不了解,被许将军不软不硬的顶了一句,心中微怒,语气不好的说道:“许将军别忘了,巡抚大人那边还着急等着抚标营剿匪成功的消息,”

  说完,他头收了回来,轿帘重新放下,挡住了轿子一侧的窗口。

  明军沿着官路又走出五里多路,途径一处庄子的时候停了下来。

  “怎么不走了。”

  感觉轿子停下来的张文合,掀开轿帘,语气带着不满问向马背上许将军。

  许将军笑着说道:“天快黑了,队伍准备安营,这里正好有个庄子,今晚队伍就在庄子外面安营,劳烦张先生辛苦辛苦,留在营地忍一宿。”

  轿子里的张文合脑袋往外伸了伸头,见前面不远处确实有庄子,而且庄子里炊烟袅袅,应该是庄子里的百姓正在做生火晚饭。

看过《大明流匪》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