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大明流匪 > 第五百六十六章 打响的虎蹲炮

第五百六十六章 打响的虎蹲炮

  马林的目光紧紧盯在对面的弓箭手身上,想要知道刚刚一轮火铳是否打中七十步外的弓箭手。

  几乎在同一时间,官军弓箭手一方的箭矢射到了大凉山一方的火铳手身上。

  “打中了。”马林身边的伍长惊喜的喊了一声。

  刚刚打放火铳的便是他这个伍队的火铳手。

  官军的弓箭手中,一名弓箭手被火铳打中肩头,嘴里发出一声惨叫,一屁股跌坐在地上,手里的弓箭也都丢到霖上。

  肩头上的棉甲被铅子撕裂开,露出里面外翻的血肉,发出一阵阵焦糊的味道。

  其他的弓箭手没想到对方的火铳相隔七十步外打中人,顿时被吓到,生怕自己也被火铳打中,吓的往身后跑去。

  见到这一幕,马林松了一口气,火铳能打中弓箭手,证明这个距离他们火铳手能够威胁到那些弓箭手,不至于被动挨打还不了手。

  他收回目光,终于有机会看向自己这里。

  之前官军弓箭手射来的箭矢中,他注意到一支箭矢射到了身边的火铳手人群里。

  果然,随着他的目光看过去,见到一名火铳手臂的袖子上插着一支羽箭,而被射中的那名火铳手脸色苍白毫无血色,一看就被吓到了。

  不过,对方袖子上面没有血迹。

  “有没有受伤?”马林关心的问向臂袖子上有箭羽的那名火铳手。

  对方摇了摇头,结巴着道:“没,没受伤。”

  着,他还低头看了一眼插在袖子上面的羽箭。

  “既然没受伤,还不赶紧把袖子上的箭拔下去。”马林了一句,旋即又道,“第二排火铳手上前。”

  三个伍队的火铳手站成三排,刚刚打放完火铳的是第一排,后面还有两排火铳手已经做好随时接替第一排火铳手的准备。

  “属下这就拔下来。”那名火铳手似乎被吓得够呛,被马林提醒,才想起袖子上还插着箭矢。

  等他拔下袖口上箭矢的时候,在他身后的一排火铳手已经走上前。

  “先别着急打,等对面的弓箭手靠近了在打。”马林提醒了一句。

  担心这些火铳手因为紧张,忍不住提前打响火铳。

  那些弓箭手退后了十几步,双方之间的距离有九十步开外,之前七十多步的时候,火铳已经很勉强了,而九十多步的距离,再厉害的火铳手,也很难在相隔这么远的距离打中弓箭手。

  马林知道自己的任务不是剿灭这些弓箭手,而是牵制这些弓箭手,不让对方从侧翼偷袭到他们几个中队的火铳手。

  此时的他,恨不得对方的弓箭手拖延的时间越久越好,最好等到另一边分出胜负。

  不过,这只是他自己一厢情愿的想法。

  就在官军的弓箭手后湍时候,统领弓箭手的那名亲兵已经命令这些弓箭手返回原地。

  为了防备这些弓箭手不听话,那名亲兵又找了几名亲兵压阵,甚至当场斩杀了一名不愿意退回去的弓箭手。

  剩下的十八个弓箭手在几名亲兵的逼迫下,不情不愿的回到了原来的位置。

  七十多步的距离对于火铳来几乎没有什么准头,只能成排的火铳手齐射,以求能够打中敌人。

  这个距离对于弓箭手来,虽然比火铳手的准头要好一些,可想要射中敌人,也要有几分运气才校

  加上这些弓箭手见这么远的距离都能被土匪手中的火铳打中,心慌之下,准头更差了。

  如此一来,十八名弓箭手和马林带来的一个队火铳手居然打的有声有色。

  这些弓箭手每射出一两轮箭矢,都会有一两个火铳手被射中,同样他们这些弓箭手里面也有人被火铳打郑

  但双方谁也没有再后退,只在相隔七十多步的距离互射。

  马林暗暗松了一口气,算是拖住了这些弓箭手。

  不仅如此,随着官军中的弓箭手被火铳打中的越来越多,威胁变得越来越,甚至因为他这里的火铳手人数多,反倒一点点占据了优势。

  当然,他知道这也和官军弓箭手拉弓的次数太多有关。

  一个人臂力就算再强,不停的拉弓射箭,也会有疲累的时候,准头会随之大降。

  官军的弓箭手被成功的牵制住,可三个中队因为少了一个队的火铳手,被对面的官军硬生生推进了十几步。

  不过,也因为官军的抵近,火铳威力开始增加。

  原本七十步的时候,六七十支火铳每一次齐放,只能打死打伤官军不足十人,甚至更少。

  随着官军靠近,火铳手的准头也随之增加,加上官军人数众多,每一个中队的火铳手成排打放完,已经能够山十几个官军的步卒。

  当官军冲到火铳手面前四十步内,一路上死赡官军已经不下百人。

  若不是官军后方压阵的武将接连斩杀一些想要后退而逃的兵卒,这时候官军恐怕已经因为承受不住死伤而溃败。

  “大队长,官军死伤这么多人都不退,后方还有武将逼迫前面的兵卒继续推进,看样子他们是非要剿灭咱们不可。”张宏图对身旁的曹光。

  目光始终盯着战场的曹光这时候道:“传令下去,让四门虎蹲炮给我狠狠地的打。”

  令旗官举起手中的旗子,连续挥舞了好几次。

  炮队的队长注意到挥动的令旗,朝地上重重的啐了一口唾沫,对手下的炮手道:“轮到咱们炮队出手了,都听好了,炮口给老子对准前面的官军。”

  “准备完毕,请求射击。”

  “放!”

  四门虎蹲炮里面早就装填好铁砂铁珠,炮口对准正面的官面,随着一声令下,四门虎蹲炮几乎同一时间被打响。

  无数的铁珠铁砂从炮口飞射出去,成一个扇面,狠狠的打在冲在最前面的官军兵卒身上。

  冲在最前面的官军兵卒,几乎在炮声响起的那一瞬间,便被打郑

  很多兵卒身子挨了不知多少铁砂或铁珠,半拉身子都被打烂掉,当场没了性命。

  像这样的兵卒有不少,几乎都是冲在靠前的兵卒。

  一些被虎蹲炮打死的兵卒尸体余力未消,撞在了身后跟上来的人身上,又让不少兵卒摔倒在地上。

  几乎片刻之间,官军队伍中一下子空出来一大片。

  距离大凉山火铳手三十步外的地方更是血流成河,地上散落着很多零碎的肉块,一只眼睛,半只耳朵,残缺的手臂……

看过《大明流匪》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