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大明流匪 > 第五百七十三章 遭了匪

第五百七十三章 遭了匪

  来到郭家所在的街上,马林便让手下轻声蹑足,尽量不要发出太大响动。

  当靠近郭家院子,马林让自己带来的人全都贴在郭家的院墙边上,而他带着几个人跟在袁逵身后,径直来到郭家大门前。

  啪!啪!啪!

  袁逵走到大门前,用力拍打大门上的门环。

  “谁呀!”郭家院子里面传来一声不耐烦的声音。

  听到院子里传出来的声音,袁逵低声说道:“说话的这人是郭家的门房,叫郭五,从小就卖给了郭家。”

  马林说道:“给他回话。”

  袁逵对着门缝喊道:“快开门,老子回来了。”

  说着,他直接用手掌拍打在木门上。

  “等着!”

  随着声音的落下,脚步声从院子里面传来,很快,大门传来了响动。

  不过,大门并没有打开,而是大门上的一个木窗被拿了下来,露出一张脸,使劲的往外看。

  袁逵往后退了一步,把自己脸凑到门上的窗口前面,不满的说道:“是老子,仔细看看,别看错了。”

  “原来是袁爷回来了,怪不得刚才庄子里的狗一个劲的叫唤,我还以为闹了贼了。”郭五在大门后面说道。

  袁逵一脸不耐烦的说道:“行了,快开门,老子好不容易从大凉山回来,这一路,可累死老子了。”

  “去大凉山的官军昨天晚就回来了,袁爷怎么没跟着一起回来。”窗后的郭五问道。

  袁逵眉头一皱,不满的说道:“老子要是跟官军在一起,就回不来了,行了,别废话,快点开门,老子还有要事去见郭老爷。”

  门后的郭五没动,而是说道:“袁爷怎么就自己回来了,其他人呢?而袁爷身后这几位,看着很面生。”

  “这几位是我以前的兄弟,我带他们去见郭老爷,以后说不得还在郭老爷手底下混饭吃。”袁武解释了一句。

  郭五说道:“天也晚了,老爷已经休息了,不如袁爷等天亮了再来。”

  “放屁。”袁逵骂道,“老子好不容易从大凉山活着回来,你告诉老子明天再来,今晚上老子睡哪?睡大街吗?”

  “这……”郭五迟疑了一下,旋即说道,“袁爷别误会,不是我不放袁爷进来,而是郭管家吩咐过,天黑之后家里不许放外人进来。”

  “你看看老子这张脸,老子是外人吗?”袁逵用手指着自己鼻子说。

  郭五陪笑道:“袁爷自然不算外人,可您身后这几位可瞧着眼生,不像是庄子里的人。”

  “不跟你说了吗,这些人是老子带回来的,等见过郭老爷,以后这些人都将给郭老爷做事,算不得外人。”袁逵说道。

  郭五一脸为难的说道:“袁爷,您就别为难我了,郭管家的话我不敢不听。”

  “你怕郭管家,就不怕老子吗?”袁逵一瞪眼,说道,“今晚你要不放老子进去,明天老子放你的血。”

  听到这话,郭五嘬了嘬牙花子,苦着脸说道:“袁爷,您不是让我为难吗?”

  “别废话,开门。”袁逵用手一拍大门。

  郭五以为袁逵要对他动手,吓得他急忙往后躲了躲。

  就听袁逵继续说道:“老子有一说一,你要是不放老子进去,让老子今晚睡大街上,老子明天就给你放血,老子倒要看看郭管家会不会护着你。”

  郭五说道:“袁爷,让我开门也行,但您进来后不能乱来,更不能让管家知道。”

  “你开门,老子可以不去见郭老爷,先去睡觉,有什么事情也可以明天再说。”袁逵站在门外说。

  “那好,我这就开门,袁爷你可要说话算话?”郭五不放心的又问一句。

  “行了,老子从来是一口唾沫一颗钉。”袁逵不耐烦的摆了摆手。

  这时候,就听大门后面的门闩响起,随后大门从里面被打开,而郭五正站在大门里侧。

  “袁爷,您进来吧!”郭五朝站在门外石阶上的袁逵说。

  袁逵迈步便往里走,在他身后的马林等人也紧随其后。

  从郭五身边经过的时候,马林一把捂住了郭五的嘴,不等郭五挣扎,边上的一人抬手就是一刀,扎在了郭五的胸口上。

  郭五睁大眼睛,惊恐的看着面前几个被袁逵带进来的汉子,最后身子一软,彻底没了呼吸。

  马林把郭五的尸体拽到了大门后面,然后走到郭家大门外,对外面的人招了招手。

  早已等候在外面的四十多个战兵依次进到了郭家。

  最后进来的那人把郭家大门重新关好,又用门闩把门给插上。

  马林对袁逵说道:“你带路,去找郭举人。”

  “郭举人晚上都在后宅睡觉,我带你们去郭家后宅。”袁逵解释了一句,随即走在前面带路。

  马林带着几十人跟在后面。

  这一次马林不在隐藏身形,而是带着人大步走在郭家大院里。

  之前之所以让袁逵把门叫开,是因为郭家大院的围墙比一般人家要高,想要从外面跳进去很难,尤其一下子要进去这么多人,并不容易。

  现在直接从大门走进郭家大院,再无阻碍。

  这么多人出现在郭家院子里,很快便被郭家的下人发现。

  不过,这些下人见到院子里突然出现这么多手持兵刃的汉子,马上意识到不好,高声喊了起来,同时不忘往后院逃去。

  对于这些下人,除非是正好挡在了前面,又或是手里拿着兵器想要抵抗,否则马林一律不理会,只催促袁逵快些带路。

  袁逵一直住在郭家,虽然很少来郭家后宅,却也知道郭举人平时都住在后宅,所以他直接带着马林等人来到郭家后宅。

  咣,咣,咣……

  郭家有人敲响了铜锣。

  同时院子里还有人不停的喊道:“土匪进庄了,土匪进庄了!”

  铜锣一响,郭家不管是睡觉的,还是没有睡觉的,都知道遭了匪。

  郭家的下人纷纷从屋子里面冲了出来。

  有人手里拿着扫把,有人拿着花瓶,还有人拿着两个盘子,但更多的人都躲在屋子里没敢露面。

  毕竟不是什么人都有胆子敢和土匪拼命。

  郭举人听到外面的叫喊声,披着一件衣服就从屋中跑了出来,见到一个下人正要跑过去,急忙用手拉住,问道:“出什么事了?外面怎么这么乱?”

  “遭匪了,老爷,您还是快跑吧!”那下人说完,也不管郭举人,自己转身就跑。

  听到家中遭了匪,郭举人脸是一白,被吓得毫无血色。

看过《大明流匪》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