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大明流匪 > 第五百七十七章 消息

第五百七十七章 消息

  马林看了一眼袁逵的尸体,说道:“那个王元也解决掉了?”

  “解决了。”曹光说道,“收到你的消息,我便把人杀了,这两个人在山上为匪之时就没少作恶,而且他们对大凉山十分熟悉。”

  马林点点头,知道后一句才是关键。

  两个对大凉山熟悉的人,万一起了不该有的心思,对他们这来说是一种威胁。

  莫约过去半个时辰,郭家哄哄乱乱,郭家庄的百姓都知道郭家遭了匪,可庄子里的百姓没有一家有人出来帮郭家,哪怕去报官的人都没有。

  王大壮押着郭管家,回到曹光跟前,一脸喜色的说道:“大队长,那个郭举人果然没有说实话,属下找到了一个地窖,里面足足有三千二百多两银子,都铸成了银瓜,还有三百两金子。”

  “嗯,做的不错。”曹光点了点头,旋即说道,“都收起来了吗?”

  王大壮说道:“已经装上大车,随时可以带回山上,这些是郭家的地契,还有不少郭家百姓的欠条,那个郭管家说,这些东西加起来值几万两银子。”

  说着,他从怀里掏出来一摞纸张递了过去。

  曹光没有去接,而是说道:“地契都带走,欠条都烧了吧!”

  “是。”

  王大壮答应一声,收起地契,把欠条用火烧了个干净

  被看押的郭管家见到这一幕,嘴角一个劲的抽抽,一脸心疼的模样。

  每张欠条都是银子,上面白纸黑字还有手印,操作好了就是源源不断的银子,而且很多欠条是他白日里逼迫庄子里的百姓写下的。

  就在这个时候,被马林派去装运粮食的小队长跑了过来。

  “大队长,副大队长,从郭家找来的几个大车都装满了粮食,但郭家粮仓里的粮食堆积如山,恐怕要弄一支四**车的车队才能全都运干净。”那小队长说道。

  曹光想了想,说道:“能带多少带多少,带不走的都烧掉。”

  “真要烧了?”那小队长苦着脸说道,“好几个粮垛的粮食,都烧掉也太可惜了。”

  边上的马林脸一沉,说道:“服从命令,烧了。”

  “是。”那小队长挺直胸膛答应道。

  随后跑着离开去烧粮食。

  一旁的王大壮一脸心疼的说道:“大队长,咱们带不走的粮食可以分给庄子里的百姓。”

  他是穷苦人出身,不忍心几个粮垛的粮食都被烧毁。

  曹光瞅了王大壮一眼,说道:“把郭家的粮食分给百姓,那是给庄子里的百姓招祸,而不是在帮他们。”

  王大壮一脸不解。

  不过,曹光没打算给他解释,而是看向马林,说道:“通知咱们的人,带齐东西,准备撤了。”

  “好,我去把人召集起来。”马林答应一声,旋即又道,“这两个人怎么办?”

  说着,他目光看向郭管家和郭举人身上。

  此时郭举人已经苏醒,虽然没了一只手,可人还活着。

  他听到马林的话,脸色煞白,苦苦哀求道:“好汉爷饶命,好汉爷饶命,郭家的一切都给你们,只求好汉爷放过我一条性命。”

  另一边的郭管家跪在地上,一边磕头,一边求饶。

  曹光看向郭举人,又看了看一个劲求饶的郭管家,说道:“送这位郭举人上路,至于这个管家……把他走,和其他下人关在一起。”

  虽然他们顶着一个匪的名号,但终究不是真正的土匪,做不到滥杀无辜。

  马林点了点头,转身抽出腰上的刀,几步来到郭举人身前。

  郭举人见状,顾不得手臂上的疼痛,仓皇的想要往身后逃去。

  可惜马林根本不给他逃走的机会,几步追上去,手起刀落,一刀把郭举人大半个脖子砍断,当场没了性命。

  郭管家见到这一幕,吓得瘫坐在地上,裤裆处湿了一大片。

  没过多长时间,郭家粮仓方向出现了火光。

  曹光带着大凉山战兵大队从郭家退了出来,清点了一遍人数,确定所有人都退出了庄子,便带着队伍连夜返回大凉山。

  天刚一亮,郭家的人便去城里报官。

  当许将军带着抚标营回到大同府的时候,郭家庄被大凉山土匪抢掠的消息也传到了巡抚衙门。

  巡抚徐通铁青着一张脸坐在巡抚衙门的后堂。

  他前脚派抚标营的兵马去大凉山剿匪,后脚郭家就被抢,还死了一个有功名的举人,这不亚于在他脸上狠狠抽了一巴掌。

  “老爷,抚标营指挥使许大人来了。”徐府的下人进来禀报。

  徐通长吸一口气,说道:“让他进来。”

  “是。”下人答应一声,从后堂退了出去。

  时间不长,一身甲胄的许将军从外面走了进来。

  来到徐通身前,单膝跪倒在地,他道:“末将无能,未能完成大人交代之事,请大人责罚。”

  徐通面无表情的看着眼前的抚标营指挥使,说道:“这么说你没有剿灭大凉山的土匪?”

  “还请大人责罚。”许将军叩拜。

  徐通问道:“张先生是本官派去的监军,为何你们都回到大同,而唯独不见他回来?”

  “张先生他……”许将军面露悲切,道,“是末将没有保护好张先生,使得张先生被贼人所害,末将愿意领罚。”

  “什么?你是说张先生死了。”徐通一惊,当即脸色阴沉下来。

  若是郭家被土匪抢掠的消息让他有了切肤之痛,那张文合的死,等于断了他一条臂膀。

  他的很多事情都是张文合替他出面,哪怕以巡抚衙门的名义征缴各种税银和谋夺商人的铺面的事情,也都是张文合出主意,然后亲手去做,他这个巡抚只需等张文合把银子送来。

  正因为张文合能帮他敛财,颇得他倚重。

  “末将无能,未能护好张先生。”许将军低头认罪。

  “你确实无能。”徐通斥责道,“你可知就在大军回来的路上,大凉山山下的郭家庄便遭了匪,被抢光了家财,还有一位举人被杀,若是你能剿灭大凉山的匪患,岂会有这些事情发生。”

  听到这话,许将军愣了一下。

  没想到大凉山的土匪胆子这么大,他前脚带兵返回大同,后脚就下山劫掠了郭家庄。

  徐通瞪圆了眼睛看着跪在面前的抚标营指挥使。

  心中恨对方无能,大凉山的匪患未除,还搭上了他身边倚重的幕僚性命。

看过《大明流匪》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