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大明流匪 > 第五百九十六章 谈合作

第五百九十六章 谈合作

  杨远拿起酒壶,又给自己身前的酒盅添满了酒,端在手中,小口小口的喝。

  好半晌,柳先生开口说道:“你们虎字旗是不是听到什么风声?还是说你们想要对巡抚大人做什么?”

  虎字旗的人敢说出徐通在大同呆不久的话,他相信肯定不会是无的放矢。

  杨远笑了笑,说道:“柳先生作为徐通的幕僚,有些事情不需要我多说,想来也能看出来一些东西。”

  柳先生目光看在杨远的脸上,没有说话。

  杨远放下酒杯,说道:“京中很快会招徐通进京,新的巡抚也会很快来大同。”

  听到这话,柳先生身子一软,靠在了椅背上,自语道:“早就跟他说过,代王府那边的银子不能省,只要代王府承认镇国将军的死是病故,能够继续能留在大同继续做巡抚,以后有多少银子赚不回来。”

  说话时,一脸的哀怨。

  虽说他这个幕僚并不被徐通太过重视,可怎么说他也是巡抚幕僚,愿意巴结他的人有不少,银子也比在老家做一个秀才公赚的多。

  “看来柳先生曾给徐通出过主意,想要买通代王府,看样子没有被徐通接受,可惜了。”杨远面露惋惜的叹了一口气。

  心中却是一惊。

  若真被徐通用银子安抚住了大同的宗室,代王府便不会上奏折弹劾徐通,而没有这份来自代王府的弹劾,恐怕京城的天启皇帝也不会下狠心撤换掉大同巡抚。

  想到这一次,他忍不住重新看向面前的这位柳先生。

  心中想到,能做巡抚幕僚的人,看来都有些真本事,徐通若真按照眼前这个柳先生的主意去做,自家大当家谋划的事情,恐怕会徒生变故,说不得还要重新谋划。

  柳先生看向面前的杨远,说道:“你说的没错,当初发现镇国将军尸体的时候,我便给巡抚大人出了一个主意,希望巡抚大人拿出银子上下打点,让镇国将军变成病故,可惜巡抚大人太过看重金银诸物,这才使得代王府上了弹劾的折子。”

  本来这些话他可以不必和旁人说,但他忍不住对面前这个虎字旗的人说了一遍,似乎只有这样,才能说出心里的怨气,证明此事不是自己这个幕僚无能。

  “可惜,一切都晚了。”杨远笑着说。

  主意再好,徐通不听,也是没用。

  如今新任大同巡抚差不多到了京城,这个时候哪怕代王府再上折子说镇国将军是病故也没有用了,徐通离开大同已成定局。

  “是啊,一切都晚了。”说着,柳先生抓起桌上的酒盅,放在嘴边,仰头一口喝掉里面的酒。

  对面的杨远站起身,拿起酒壶,给柳先生斟满一杯,顺势坐在了他的身旁。

  柳先生端起酒杯,再次一饮而尽。

  “高粱酿烈,柳先生吃点东西压一压。”杨远把花生米的碟子往前推了推。

  “嗝儿!”

  柳先生打了一个酒嗝,抓起碟子的花生米搁进嘴里,嘎吱嘎吱嚼了起来,脸上的失落却怎么也掩饰不住。

  杨远给柳先生斟了一杯酒,又给自己斟了一杯,放下酒壶货,说道:“柳先生以后有何打算?”

  柳先生侧脸瞅了杨远一眼,端起酒盅,一饮而尽。

  放下酒杯后,他说道:“说说你的来意吧!不要说什么你就是为了故意来告诉我这个消息的,我不信。”

  “柳先生是聪明人。”杨远端起酒盅,抿了一口。

  柳先生没有说话,只是看着杨远。

  杨远放下手里的酒盅,说道:“之前张文合在时,柳先生不受徐通重视,但先生作为徐通身边的多年幕僚,想必知道徐通不少事情吧!”

  柳先生犹豫了一下,说道:“虽然我没有张文合那么受巡抚大人重视,但巡抚大人的事情,我基本都清楚。”

  “柳先生喝酒。”杨远拿起酒壶斟满柳先生身前的酒盅,旋即说道,“敢问柳先生一句,徐通知道我们虎字旗多少事情?”

  正准备伸手去拿酒盅的柳先生身子顿了一下,随即说道:“我为何要告诉你?”

  杨远放下酒壶,笑着说道:“徐通进京之后,最好的情况便是去个清水衙门,到时他恐怕不会在需要幕僚跟随,柳先生你就算跟他去了京城,很快也会回到广灵老家。”

  柳先生没有言语。

  心中明白,徐通没了大同巡抚的位子,回到京中不可能有好位子给他,毕竟在他任上死了一位宗室,他是要担罪责的。

  而且朝中好一些的位置早就被人占上,徐通又是已没落的晋党出身,更没可能得到好位置,

  正二品巡抚回京述职,最好的可能就是进入六部或都察院,但他对徐通的了解,徐通的那些人脉在争大同巡抚位置的时候,就已经耗尽了,想要在京中谋夺一个好位置,根本没可能。

  杨远继续说道:“徐通怎么说也是个官,而柳先生不过是秀才相公,京城的高昂开销,想必以柳先生的家底,也坚持不了几年吧!”

  柳先生端起酒杯喝了一口,放下酒杯后,说道:“你到底想要说什么?”

  “那我就直说了。”杨远说道,“我想知道徐通都掌握我们虎字旗什么事情,他又对我们虎字旗的事知道多少,我需要全部知道。”

  柳先生一撩眼皮,瞅向面前的杨远说道:“你们刘东主害怕了?”

  “柳先生只管把我问的这些全都说出来,我可以保证,以后柳先生一家人在广灵过的安稳舒适。”杨远说道。

  “你如何肯定我就一定会告诉你?”柳先生对杨远说。

  杨远笑着说道:“徐通没了巡抚之位,他什么都不是,我相信柳先生不是那种愚忠之人。”

  “可我我什么要告诉你?”柳先生反问道。

  杨远一笑,说道:“我虎字旗不会让柳先生白辛苦,广灵二十亩上好的良田,还有三百两现银。”

  听到这话,柳先生面露迟疑。

  杨远继续说道:“徐通一走,柳先生还要会广灵生活,没必要因为这点小事得罪我们虎字旗。”

  “你们要做什么?”柳先生眉头一皱。

  杨远声音一低,说道:“只要柳先生愿意合作,我们什么都不会做,相信以我们的手段,就算做点什么,别人也很难发现,比如镇国将军死在了城外的护城河里。”

  柳先生心一沉,脸色变得不好起来。

  杨远笑着说道:“柳先生回去后好好考虑一下,我还回来找先生你,相信下一次见面,柳先生能够带来一个我希望的答复。”

  说完,他站起身,迈步走出了酒楼。

  柳先生坐在座位上,好半晌都没有动地方,后背不知不觉湿了一大片。

看过《大明流匪》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