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大明流匪 > 第六百零八章 诛杀一片云

第六百零八章 诛杀一片云

  原本跟在一片云身后的马匪,这时候也反应过来,四散而逃,朝几个不同的方向去逃命。

  不过,他们想要逃命已经晚了,身后的骑兵赶了上来。

  骑兵分出两队,从一片云等人两侧兜了过去,把这些分散逃命的马匪重新驱赶到了一起。

  “诸位这是要去哪?”

  一名骑兵从其他的胸甲骑兵中间走了出来。

  此人身上穿着一件皮袄,并没有穿虎字旗骑兵的那种胸甲。

  “是你!黄鸿!”

  一片云见到说话的这人,双眼几欲喷火,双手握成拳头,骨节被捏的嘎嘎作响。

  “原来是一片云大当家。”骑在马背上的黄鸿拱了拱手。

  “呸!”一片云重重的啐了一口,说道,“你们虎字旗什么意思?说好了放我们离开,为何要在这里拦我们?”

  黄鸿笑着说道:“大当家恐怕是误会了。”

  “误会个屁。”一片云骂道,“你们那个姓马的说了,不愿意留下便可以离开,可你们虎字旗扣了老子的马和兵刃不说,又派人追过来,你们虎字旗的人说话就跟放屁一样。”

  “大当家说错了。”黄鸿微微一摇头,说道,“若是马营正不放大当家离开,你们也到不了这里,而我也不是从营地那里过来的。”

  “这么说你们放我们走?”一片云问道。

  黄鸿笑着说道:“不是已经放了?”

  “算你们虎字旗的人还算守一点信用。”说着,一片云回过头,朝其他的马匪一招手,招呼道,“我们走!”

  几十个马匪跟在一片云身后,朝挡在前面的胸甲骑兵走去。

  没等靠近,就听到马背上的胸甲骑兵端起骑铳,呵斥道:“退后!”

  周围的胸甲骑兵都端起了手中的骑铳,铳口对准一片云等人。

  一片云脸色一沉,扭过头看向黄鸿,冷声道:“你这是什么意思?”

  黄鸿笑着说道:“大当家别急,听我把话说完,等我话说完再走也不迟。”

  一片云后退两步,转过身,看着黄鸿说道:“有话快说有屁快放,老子还急着赶路呢!”

  对于一片云嘴里不干不净的话,黄鸿脸上不见丝毫生气,反而笑着说道:“大当家要清楚,马营正要想不放你们离开,你们根本走不出营地。”

  “什么意思?”一片云眉头一皱,不明白黄鸿想要说什么。

  黄鸿继续说道:“留在营地的马匪,便是我们虎字旗未来的骑兵,选择离开营地的马匪,以后仍然是草原上的马匪。”

  “那又如何。”一片云一脸的不以为然。

  黄鸿笑了笑,说道:“看来大当家还是不明白,我就直说了,你们走不了了。”

  “你要干嘛!”一片云心头一沉。

  眼前的骑兵人数比他们人多,而且地方人人穿甲带兵刃,不像他们,从虎字旗营地里出来便什么都没有,只空着两只手。

  “我在营地外等这么久,就是要送那些选择离开营地的马匪上路。”黄鸿笑晏晏的说,眼底满是寒意。

  一片云下意识后退了两步,惊道:“你要杀我们?”

  黄鸿笑着点点头。

  一片云脸一沉,怒道:“你这是背信弃义,会遭天打雷劈的。”

  他知道自己走不了了,草原上面对全副武装的骑兵,根本没有生还的机会。

  “你一个马匪也配谈背信弃义几个字。”黄鸿面露讥讽,旋即一挥手,道,“送上他们上路。”

  “黄鸿你不得好死!”一片云破口大骂。

  砰!砰!砰!

  骑铳被打响,一个个马匪被打中,随之倒在地上,站在马匪最前面的一片云连说第二句话的机会都没有,便被一铳打在胸口上,当场毙命。

  铳声停下,已经没有还能站立的马匪,血腥气弥漫,周围的战马不安的用蹄子一下一下刨地。

  几名胸甲骑兵从马背上跳下来,走到这些马匪跟前,一个一个检查马匪是不是都被打死,碰上受伤未死的马匪,补上一刀,了结性命。

  做好这一切后,一名骑兵来到黄鸿跟前,说道:“黄头,都解决了,没有活口,尸体还要不要掩埋?”

  黄鸿抬头看了看天,说道:“你们回去复命吧!剩下的事情交由我的人来做。”

  “是。”

  那骑兵答应一声,转身上马,朝其他骑兵一招手,几十名骑兵朝营地方向疾驰而去。

  黄鸿身边,只剩下几个外情局的人。

  “黄头,一片云他们的尸体怎么处置?”黄鸿身边的一人问道。

  黄鸿说道:“丢在这里不用管,留给草原上的狼群,咱们回青城。”

  说完,他一转马头,朝青城方向策马而去。

  营地里,众多马匪吃完午饭,三五成群聚在一起闲聊,谈论着明天训练的事情,和虎字旗军规条例的事情。

  至于离开营地的一片云等人,除了刚开始有人谈论几句,到后面再没有人提起。

  当一片云等人离开营地的时候,选择留在营地里的马匪便知道一片云什么也没能带走,除了跟随他一起离开的那几十人,身上连一件防身的兵刃都没有。

  这让很多马匪庆幸自己没有因为一时冲动跟随一片云一起离开。

  在草原上,没有马和兵刃,行走在草原上很难活下去。

  哪怕幸运的遇到了蒙古人的部落,可一旦被牧民知道其马匪身份,牧民一定会把所有的马匪统统杀死。

  以牧民对马匪恨意,只要抓到马匪,就绝不会放任马匪活下去,所以一片云的下场,已经是营地里所有马匪可以预见的事情。

  一夜过去。

  天光刚刚擦亮,营地里传来了铜哨声。

  在营地里生活了一段日子的马匪都清楚,这声铜哨是来提醒所有人吃早饭。

  陆陆续续有马匪从蒙古包里面钻出来。

  对绝大多数马匪来说,留在营地里,最大的好处便是每天能吃三顿饱饭,不用担心挨饿,还什么事情都不用做,吃饱了便去太阳底下睡一觉,要么就和其他人闲聊打趣,日子过得舒坦极了。

  “退后,退后!”

  谭再旺带着一众骑兵驱赶那些围堵在饭车周围的马匪。

  可惜马匪见到饭车上的食物,根本不把他的话当回事,仍然往前挤,想要最先拿到饭车上的食物。

  “给我打!”谭再旺冷冷的说道。

  在他身侧的骑兵拿起手里的马鞭,朝马匪抽打过去,越是往前挤的马匪,抽打的越狠。

看过《大明流匪》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