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大明流匪 > 第六百一十七章 船漏了

第六百一十七章 船漏了

  柳先生来到徐通跟前,说道:“大人,找来了六个会驾船的渔夫。”

  此时徐通没有坐在轿子里,而是在河岸边的一处,坐在木箱上面。

  他抬起头,瞥了一眼站在稍远一些地方的渔夫,说道:“让他划船,把本官和几个夫人的行礼运到河对岸。”

  “是。”柳先生答应一声。

  徐通又道:“先把本官几个夫人送到对岸,在运行李过河。”

  “学生这就让那些渔夫去准备。”柳先生朝徐通躬身行了一礼,便转身去交代渔夫们做事。

  下人们正把大车上的行李往渡口上搬运,整个渡口看上去忙忙碌碌。

  几个渔夫划动过来自己的船只。

  徐通的几个夫人各自上了一艘渔船,同上还带上几件行李箱。

  待船上上了人,渔夫用船上的长篙撑在岸上,用力一推,把船往河里撑去。

  离开岸边,渔夫放下长篙,换上船桨,划动渔船往河对面划去。

  渡船在河水中并非直线前进,而是顺着水流,往下游走上一段,才靠在对面的岸边。

  徐通坐在岸边,目光始终看着几艘渡船在河两岸来回划动。

  站在他身边的柳先生这时候说道:“大人,这么多行李想要都送到河对岸,恐怕还要一段时间才行,大人若是累了,可以去天河村休息,等行李运的差不多,学生去找大人。”

  徐通摆了摆手,说道:“不用了,等这一次的渡船回来,本官就过河。”

  柳先生没想到徐通这么早便要过河,愣了一下,很快反应过来,说道:“学生这就渡口等着对岸的渡船回来。”

  “你去吧!”徐通说了一句,旋即又道,“记得把本官那几只箱子都带上,随本官一同过去。”

  “学生明白。”柳先生答应道。

  至于提到的那几只箱子,他同样清楚,里面都是一些金银等物,还有一些名人字画,但数量不多,主要还是金银这些东西最多。

  河对岸的渡船回到渡口,徐通在柳先生的搀扶下上了船。

  渡口上的一只只木箱下人被搬上了船,箱子里又都是金银这些东西,使得渡船吃水颇深。

  “这位大人,不能在往上搬行李了,船会撑不住的。”船夫提醒道。

  柳先生迟疑了一下,便对徐通说道:“大人,不如剩下的行李等下一次在过河,学生在渡口这里盯着。”

  “不行,本官让你准备的行李必须搬船上来。”徐通语气不容置疑的说。

  柳先生只好对撑船的船夫说道:“渡口上只剩下几只箱子了,船家辛苦一点,把剩下的几只箱子也搬上船。”

  船夫一摇头,说道:“不是俺不愿意,实在是你们的箱子太重了,俺的船怕撑不住,到了河中水流大的地方,容易翻船。”

  听到会有翻船的风险,柳先生转身对徐通说道:“大人,剩下的那几只箱子不如就留在渡口,等下一艘渡船回渡口,学生带着剩下的几只箱子一起去河对岸。”

  “本官的话你没听明白吗?全都搬上船,本官要亲自运到河对岸。”徐通语气不好的说道。

  木箱子里都是金银,他哪里会放心的交给别人,哪怕是自己的幕僚也不行,只有带在自己身边才放心。

  柳先生见徐通一定要带上那几只箱子,没办法,只好再次看向船夫说道:“船家,你看这样行不行,就多带渡口上那几只箱子。”

  “一定要带?”船夫皱着眉头问。

  柳先生点了点头。

  船夫又道:“都带上也行,但是你们人不能上船了,这样船吃水也能轻一些。”

  “这……”柳先生面露犹豫。

  让徐通一个人和船夫过河,他有些不放心。

  想到这里,他又道:“船家,你看我随我家大人一起过河如何?”

  船夫上下打量了柳先生一遍,随即摇了摇头,说道:“不行,有那么多又沉又重的箱子在船上,吃水已经很深了,所以俺只能带一个人过河。”

  柳先生看向徐通,说道:“大人,带上这么多行李,船家只带一个人过河。”

  徐通扭头看了看河对岸。

  想到身下的这条渡船已经在两岸来回好几趟,想来也出不了什么问题,他便说道:“你下船,本官一个人过河。”

  柳先生迟疑了一下,最后点点头,说道:“学生先回渡口,安排人把剩下的几个箱子抬上船。”

  “去吧。”徐通说了一句。

  柳先生踩着船头,跳上了渡口,安排渡口上的下人把剩下几个木箱也都抬到船上。

  几只木箱一上船,船明显往下沉了沉,吃水颇深。

  “大人您坐好,草民开船了。”说着,船夫用长篙一撑渡口,划动渡船往河对面划去。

  船上装了不少笨重的木箱,船夫撑船的时候明显用了很大力气,直到渡船到了深水区,换下长篙,换上船桨之后才好一些。

  由于船上的东西沉重,渡船没有之前几次快,加上船夫来回走了好几趟,人多少也有累了。

  水流从上游冲下来,带动着渡船往下游去,船夫轻松了不少,只要控制船桨,不让渡船失了方向便可。

  很快,渡船到了河中间。

  船夫往一侧走了走两步,一脚踩在船上一块凸起的木板上。

  这时候,就听到咔嚓一声,木板连接船梆靠下的一块船板漏了一个拳头大小的窟窿,河水顺窟窿灌了进来。

  背对着船夫的徐通听到声响,眉头一蹙,回过头去看船夫。

  谁知他这一眼,正好看到距离船夫脚下不远处的地方有河水灌进来。

  “船漏了!”徐通脸色大变。

  船夫低头看了一样漏水的船板,惊呼道:“俺的船,俺的船。”

  说着,他丢下手中船桨,跳到了漏水的的船板上,想要用手去堵船板上的窟窿。

  可惜这么大一个窟窿,根本不是船夫用手能堵上上,反而船板上开始出现裂纹,周围的几块船板似乎要被水力冲开。

  没有船夫划动船桨控制方向,渡船顺着水流往下游而去。

  站在渡口上一直关注渡船的柳先生,见到船夫丢了船桨,立时明白出事了,当即大声喊道:“快,快去追上那条渡船。”

  随着他的喊声,渡船上的下人急忙顺着河岸往下游跑去。

看过《大明流匪》的书友还喜欢